绯欢

待我熬尽一腔苦意,自虚无中化出一点甜来。
再写点东西,让你欢喜。

【韩叶】写作叶修,读作奇迹 02

1、韩叶,温馨日常向。独立tag:叶奇迹

2、多视点人物写作

3、日更3/29


chapter.2   韩文清

 和兴欣众人及叶家人解释完叶修的来历后,韩文清安静地坐在一边观察众人。

叶母已经擦干了眼泪,红着眼坐在叶父身边发呆。叶父长舒一口气,叹道:“回来了就好,我先去找人把叶子的身份问题解决了。”

叶秋突然抬头,惊呼道:“现在哥哥其实是我弟弟了!”

叶母一怔,表情复杂地点了点头。

“你也别伤心了,甭管叶子一年后是什么情况,现在孩子还在咱们身边就好。”叶父揽过叶母,安慰道,“你以前不是常遗憾没参与叶子的成长嘛,现在正好补回来。” 

“我上楼看看叶子去。”叶母叹息一声,推开叶父起身上楼。

兴欣众人坐在房间的另一侧,一直在聊天,韩文清听到他们的话题从“叶修为何会重生”,到“如何把叶修留在兴欣”,再转到“如何把叶修教导成一个教科书级别的战队吉祥物”,不由得地皱紧了眉头。

兴欣战队很不靠谱,恐怕会教不好叶修,最好能把叶修带回霸图放在自己身边教导。

韩文清思索了一下,觉得这事还是要和张新杰商量一下,定一个方案出来,于是起身请辞。

韩文清载着张新杰驶离上林苑,突然开口说道:“我想把叶修带回霸图。”

语气平静的仿佛在说,我要把这盘菜打包带走一样。

“你喜欢叶修。”张新杰肯定地说道。

“嗯,我喜欢他。”韩文清坦然承认。

张新杰沉默了,偏头看着灯光一朵接一朵地飞速后退,内心十分凌乱。

该说什么呢?说叶修死而复生,千年难遇,韩队你要抓紧时间,不要等失去了才追悔莫及。

说叶修如今年方十八,单纯可爱,远不如曾经的他心脏狡猾,韩队把握好本次机会啊。

还是说霸图因为林敬言的退役,刚好有一个战术位置空缺,叶修的到来可以完美填补这一空缺。

张新杰张了张嘴,吐不出一句拒绝的话。他不是不知道韩文清对叶修的感情,甚至觉得一直不向叶修表明心迹的韩文清有点怂,但是韩文清要把叶修带回霸图,这事有些棘手。

“呼……”后座传来若有若无的呼吸声,张新杰敏捷地解开安全带回身去看,只见叶修抱着自己的被子,蜷缩在后座上打着小呼。

“叶修!”伴随着张新杰的一声轻呼,韩文清咣叽一声把车停在了路边。

经历了这么激烈的震荡,叶修也只是哼唧了两声,把被子裹得更紧了一些。韩文清扶额,叶修身上这么瘦,肉是不是全长心上了——心大的能在重生当天睡死的,韩文清只见过叶修一个。

听说叶修从嘉世退役那天,他睡得也很不错。一想到这个,韩文清就觉得心更塞了。

“韩队,我来开车吧,你去后面照顾叶修。”张新杰说着,开门下车换位置。

韩文清换到后座,让叶修枕在自己大腿上,犹豫了一会儿,才小心翼翼地把手放在叶修头发上,缓缓加重了力道。

你啊,颠簸了半生,终于来到我的怀里。可以在这里停泊吗?我等了你太久,我的爱人。

韩文清抱着叶修回到上林苑时,又经历了一场混乱,这次叶修在众人的吵嚷声中醒了过来,被迫认识了那些他毫无印象的好朋友们。虽然在心里对自己的状况有了一些状况,但是面对一屋子哭着嚎着要往自己身上扑的陌生人,叶修依旧有些慌乱和茫然。

叶修左手被母亲抱着,手背上涂满了泪水;右手被苏沐橙抓着,手心里一滩水迹;肩膀被包子从沙发后面扣着,脖子上也蹭了一片液体。一旁的魏琛瞅着左边默默擦眼镜的安文逸和右边悄悄拭泪的乔一帆,觉得自己有必要挺身而出拯救一下死气沉沉的气氛。

“修宝!你还记得我吗?我是大明湖畔的琛儿啊!”魏琛撅着嘴唇凑上来,装模作样地要向叶修献吻。

“我就没去过大明湖,魏琛你就别来凑热闹了!”叶修哭笑不得的蹬开魏琛,这里有一个他认识的人,而且脸皮厚度与从前一般无二,这让他多少有一丝熟悉感,“好久不见,索克你的脸皮越来越厚了。”

“老夫只是把你不要的脸都捡起来了而已。 ”魏琛把包子轻轻推开,让老板娘把他带到一边坐着,“现在你回来了,老夫正好还给你!”

说罢,魏琛猛地挠向叶修的肋下。叶修身上很是敏感,怎么可能受得了这个?立时笑的直滚到魏琛怀里,大声喊着叶秋来“救命”。叶爸爸本来很看不惯这个“吊儿郎当”的大龄青年,但看着从进门起就红了眼眶,眉头微皱,统共也没从嘴里蹦出十个字的儿子 ,现在笑的见牙不见眼,也就默许了这人的胡作非为。

“叫哥哥,叫哥哥我就救你!”叶秋也冲叶修伸出了魔爪,三个人在地毯上滚作一团,周围的人纷纷回避。那边包子见老大受了“欺负”,急忙折身来救,方锐也横插一脚,和包荣兴比划起了武功。且不论这二人的街头风暴VS传世气功,那边的叶修连扑带爬地往叶明远膝盖上一趴,抱紧爸爸的大腿求救。叶明远把叶修提溜起来, 拍拍土,见这仍然是个唇红齿白、神采飞扬的好儿子,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没出息。”

“已经快11点了,大家是不是该去休息了?”安文逸见张新杰露出疲态,高声提醒道。

“嗯,有事明天再说,今天先去休息一下。”叶明远顺手把叶修交到韩文清手里,“为防止这小兔崽子半夜整什么幺蛾子,先让他跟着韩先生待上一夜吧。”

“麻烦韩先生照顾叶子了。”叶母陆岫拍拍叶修的肩膀,又给他整了整衣领,叮嘱叶修道,“你半夜不要踢被子,小心着凉,不要开一夜的空调,会感冒的,别给韩先生添麻烦,小心他揍你。”

“老韩不会揍我的。”叶修乖巧地低着头,一副乖孩子好宝宝的模样。

他在家里的十五年中,始终以这副模样示人,听话懂事安静温和,似乎天生就没有任何棱角,像一块温润细腻的玉石。任叶明远和陆岫怎么想也不会想到,叶修会在一个雨夜离家出走,十年未归。回家时,便是尸骨无存。陆岫不知道目前站在自己面前的究竟是她的大儿子叶修,还是她做得一场梦。陆岫伸出手,把叶修搂在怀里,感受着叶修的体温和真真切切的存在,长舒一口气。

如果这是真的,那她真真要感谢上苍怜悯,把叶修送回到她的身边。

如果这是假的,那她希望自己一生都长睡不醒,永远活在梦中。


评论(10)
热度(74)

© 绯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