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欢

待我熬尽一腔苦意,自虚无中化出一点甜来。
再写点东西,让你欢喜。

【周叶】逆鳞

1、神话叶24H,9:00报道

2、周叶,神仙恋爱的那点小事

3、太赶了……真的太赶了……【捂脸】


【上】

传言毓璜顶上有仙君,名为周泽楷。仙君出身锦州周家,是周家这一代首屈一指的人物。周仙君不但法力高深,使得一手好的机关之术,而且仪表堂堂,风流倜傥,长身玉立,甚是不凡。

叶修不知这传言有几分真假,只是明白这个有仙君之称的人绝非真正的仙人。仙人多辟谷,不食人间烟火,而周仙君处理鱼的手法甚是熟练……叶修焦躁地在水桶中转了个圈,尾巴一摆跃出了水面。然后被周泽楷眼疾手快地摁了下去。

叶修本是东方守护之神青龙,此次下凡纯属闲的无聊,他化形做一尾金色鲤鱼,游遍天下名水,却不想在这无名之处遭了劫数。叶修自然不服,却受天界条例束缚,不得随意在凡人面前显露真身,被称为仙君的修仙者也不行。

幸而周泽楷今日收获颇丰,还未轮到叶修便收了手,用草绳提了收拾好的鱼,又拎起盛着叶修和其它河鱼的水桶慢慢悠悠的回了家。叶修瞧着,觉得这个小修仙者有点意思,凡修仙之人,大多少念俗情,不事俗物,来去之间或御剑,或用符,再不济也要掐个缩地成寸的法诀。叶修本人亦然,心念一动,摆尾即是一千里。像周泽楷这般如凡人慢慢行走的,少见。如周泽楷般,亲自洗手作羹汤的,更少见。

叶修神识超凡,身在水桶之中也能感受到周泽楷烤鱼的火候。周仙君显然不精于此事,大火猛烤之下,一条又一条的鱼牺牲在烤架之上。即使不用神识去探,叶修也能嗅到空气中浓浓的焦糊味道。在心底无声地叹了一口气,叶修摇摇头,看着仍旧游得自由自在的鱼儿感叹一声,无知是福啊。想他堂堂东方青龙孟章神君,不但被一个小小的修仙者所抓,即将被做成一盘烤鱼,而且还是一盘焦糊的烤鱼。想到这里,叶修悲伤地落下两滴泪水。就是不知道那个小仙君看到真仙君时,是什么反应呢?

有趣,有趣。

叶修尾巴一甩,潜入水缸底部养神儿去了。

几日过去,其余的七八条鱼都惨遭“周”手,最后一条鱼伙伴还未上烤架,周泽楷怀里的传讯法宝突然一亮,周泽楷放下鱼,急急地用了张传送符,走了。

周泽楷一走,叶修就从水缸里跳出来,化作人形。走到刚点起来的篝火旁边,叶修拿起地上插着的鱼,扒拉了几下旁边散落的调料瓶子,把鱼放到火上烤了起来。闻了这几天的小烧烤,叶修也被勾起了馋虫,一边翻烤着鱼,一边嘀咕着:“鱼兄你可别怨我啊,咱俩算是半个同根生,今天我烤你呢,是为了帮你解脱啊。你不知道刚才的那个人有多可怕,跟咱俩同缸的那些鱼,都叫他烤糊了。被烤糊的鱼算好鱼吗?不算吧,那可是被祸害咯……”

正说得尽兴,叶修没有注意到自己身后多了一个人。周泽楷嗅着麻辣烤鱼的重口味香气,一边吞着口水,一边忍着不把这人掀出去——这可是他周泽楷的小鱼儿!

叶修烤完鱼,捏着竹签一转身,正撞在周泽楷身上。

“诶呀,我的鱼都要掉啦!”叶修惊呼一声,这才抬头看人。

周泽楷,胸前一大片油渍的周泽楷。不经主人同意就烤了别人的鱼,还蹭了主人一身油……饶是叶修脸皮够厚,也无法理直气壮地让周泽楷再赔他一条鱼。

举起烤鱼递到周泽楷面前,叶修说道:“大兄弟,吃鱼不?我分你一半?”

周泽楷嗅了嗅,接过鱼说道:“好。”

美食最能拉进人与人的距离了,两个人吃完叶氏秘制烤鱼,也就好的像朋友一样了。

“我还有一条鱼,也给你烤……”周泽楷说着,便朝养了鱼的水缸走去。

叶修吃得慢,本来还蹲在篝火旁品味最后一口细嫩香软的鱼肉,听到还有一条鱼这句话,立时就打了个激灵,大步朝鱼缸走去。不过,周泽楷身高腿长,叶修赶到时,他已经扒着鱼缸发现了最后一条鱼的事实。

“那个,其实我……”叶修还未说完,便被周泽楷打断了。

“你吃了?”

“没有没有,我就烤了一条鱼,刚烤好你就回来了,我都没来得及吃呢,就给你分了一半。”叶修向来诚实,不是自己的错坚决不认,“其实我就是那条鱼,但我……”

周泽楷一听到叶修便是那条金色锦鲤,面容一肃,伸手从乾坤袖里摸了张符纸,吧唧一下就粘叶修脑门上了。叶修猝不及防被糊了一脸,伸手把符纸扯下来一看,那并不是捉妖的符纸,仅是帮助人收敛气息所用。 

“附近修仙者多,你带好。”周泽楷简单地嘱咐道,顿了一顿,有道,“以后,也能帮我烤鱼吃吗?”

叶修哑然,这周小仙君显然是将他当做鲤鱼精了。不过,降妖除魔乃修仙者之天职,人人遇而诛之。周泽楷竟给了他这么一张收敛气息的符纸,不知是当真为美食而折服,还是本身就纯良的可爱。叶修把玩着那张符纸,跟在拎着水桶渔网等物的周泽楷的后方——周小仙君没吃够烤鱼,定要立刻去捉鱼,即使这是在月黑风高的晚上。

周泽楷虽说烹饪手法极差,但捉鱼的手法却甚是熟练,那一把普普通通的木杆包铁的鱼叉,竟被他使得像斗神的战矛却邪一般威风,凡叉入水,必得鱼出。叶修想到前些日子,自己被渔网网住的经历,暗暗咽了口唾液,还好还好……

兴许是感知到叶修的情绪,周泽楷回头朝叶修笑了一下,安慰他道:“不叉你。”

叶修一口气梗在喉咙里,你这个修仙人好没道理,说好的悲悯万物,怜惜弱小,扫地恐伤蝼蚁命,爱惜飞蛾纱照灯呢?你不保护我们这些弱小可怜又无助的小鱼儿,还要用渔网捉我们,用鱼叉叉我们,甚至都不把我们做成好吃的!现在你要用不抓我来向我示好吗?我就不理你!

叶修越想越气,折了段柳枝,蹲在上游打水玩,水面上水花溅起,水面下鱼儿纷纷逃窜,如此一来,下游的周泽楷如何能捉得到鱼?

观察了片刻,周泽楷抬头看向坐在上游石滩上的叶修,抿了抿唇,拎起水桶走向叶修,扯了下他的衣服领子:“回去吧。”

待回了周泽楷居住的小屋,已是黎明时分,东方一片红霞破开混沌,如龙游蛇行一般,朝着西方漫溯而去。

叶修的动作很是利落,不一会儿,两条香喷喷的烤鱼便出了炉。二人吃了鱼,自是要去休息了。周泽楷家中只有一张床,不过周泽楷并不介意同叶修分享,叶修行走江湖多年,也不在乎与他人同睡一事。伴着雨打芭蕉的声音,二人很快入眠。

与其他勤学苦练的修仙者相比,周泽楷过得日子简直可以说奢侈。吃得是叶修——天界最会做饭的神仙做的饭,睡得虽不是丝帛绫锦,也算得上柔软舒适。叶修把脸埋在柔软的被褥之间,舒服地叹了口气。真是难得,修仙者家里也能有这么舒服的床来睡大觉,而不是打坐修炼的硬榻。

周泽楷叉的鱼很多,二人炒着吃、煮着吃、蒸着吃、烤着吃,吃了三天才吃完。待叶修揉着小肚子,感叹那整桶的鱼终于消失不见,周泽楷又提着几只野兔回了家。吃罢野兔又有山鸡,吃完山鸡还有山羊……

就这样,叶修在周泽楷家中一住便是半载,二人的感情也愈发亲密起来。

这日周泽楷从山下买了卤味回来,叶修又用鲜蘑菇炖了只山鸡,七七八八地摆了一桌子,二人相对而坐,品评美食,甚是惬意。

“你这日子过得,着实不像修仙者。”叶修喝了口鸡汤,感叹道。

“修仙者,不好。”周泽楷摇了摇头,说道。

“哦,如何不好?你可知世间凡人可都羡慕修仙者的紧呢。”叶修眉毛一挑,问道。

“凡人见到亲人就亲近,见到朋友便欢喜,遇到美食美酒美景美人,就可以去尝去品去看去欣赏。如何不好?”周泽楷解释道。修仙者被要求克制自身的情感和欲望,从不看重感情与物质,两相对比,便当真不如凡人了。

“那你为何修仙?”叶修又问。

“蒙家族看重,不得不为。”周泽楷一句话,便概括了他这一生的无可奈何。

“那么,你大概不会选择飞升了吧。”叶修说道,心里不知是难过还是高兴。

“不。”周泽楷很快就给出了明确的答复,“仙人虽与天地同寿,却断情绝欲,反不如凡人,一生长不过百年,却活得轰轰烈烈的好。而且……”说到这里,周泽楷顿了一顿,“若有来生,我想做一条鱼,和你一起修炼。”

叶修看着周泽楷,嘴巴张了又张,好像感觉哪里怪怪的……究竟是哪里呢?是来自心脏的不正常悸动吗?还是头脑里不受控制的那股热流呢?

“我们喝酒。”周泽楷说着,不知从哪里提来一小坛酒,放在桌子上巨大的声音把叶修惊醒了。

“周泽楷,周泽楷你冷静一点,你们修真者都是禁酒的吧!”叶修慌了神,上次他和好友苏沐秋喝酒,只略尝了一口,便醉倒在桌子上不省人事,而周泽楷的喝法……

好在周泽楷并不劝酒,自己抱着坛子咕咚咕咚地灌着,仿佛喝 的是水。叶修捏着筷子,紧张地盯着周泽楷,打算周泽楷一倒下,便伸手去接,绝不会让周泽楷的一张帅脸摔在地上。

一坛酒喝完,周泽楷放下酒坛,醉眼迷离地看向叶修说道:“叶修,我们来成亲吧。”

【下】 

一夜荒唐,晨起周泽楷猛地跳下床去,只歪歪扭扭地披着一件中衣,满脸慌张地看向叶修。叶修倒没了昨晚的惊慌和推拒,冲周泽楷扬起笑脸,只是说不出的渗人。

“小周,我们来成亲呀。”

“前辈成亲了……”周泽楷呐呐地说道,“我也,也成亲了。”

突然,周泽楷灵光乍现,一个箭步冲到床边,把叶修抱在怀里,唤道:“娘子!”话音未落便吻上了叶修。

而后便被叶修一脚蹬开,“你叫我什么?娘子!就算成亲了,也该我叫你娘子才是!叫声相公来听听,哥就饶过你昨晚发酒疯的事!”

周泽楷看着叶修胸膛上斑斑点点的红痕,脸刷的一下就红了,嗫嚅道:“相……相……”

终是没有说完,周泽楷又抬头看了眼叶修,缓缓凑上去,轻柔地吻上叶修的唇角。

“不是发酒疯,我是真的,想和你成亲。”

“想和你一起修行。”

“一起做饭吃。”

“一起变老。”

“一起陨落。”

“一起转世。”

“下辈子也在一起。”

二人间气氛正浓,突然衣服堆里放出强光来,周泽楷顾不上和叶修温存,急急地从衣服里翻出传讯符。那块玉尺之上浮现出一行潦草的字——家有难,速归!

周泽楷为难地看向叶修,踌躇片刻,嘱咐道:“我很快就回来,你等我!”说罢,从乾坤袖里去了套衣服胡乱套上,又把各种袖箭劲弩机关等安放好,捏了个传送符走了。

叶修坐在床上楞了一下,笑着摇了摇头。人活在世上,总有这样或者那样的羁绊。逃不出,理不顺,剪不断,分不开。既然周泽楷要自己等,那便等他好了。

山中不知岁月长,转眼间便是月余以后。

叶修独自下山,去买一些过冬的用具,抱着一床大红色鸳鸯锦被面的被子从店里出来,便听到有人在议论锦州周家。

“……我听说,周家满门上下都被抓了,连同有半仙之称的周老爷子,和周家那个少年天才周泽楷,都被人挑了灵根,穿了琵琶骨,吊起来用刑……”

“可不是,那周家上下真是硬气,听说连几岁的小孩子都不吐一个字。唉,可怜啊……”

“还不如说了算了,那些宝物虽然贵重,又怎么比得上人命啊!”

叶修一听这话,便有些慌神,勉强稳住心神,把那床鸳鸯锦的被子收进乾坤袋里,向那几人打听了几句,匆匆出了门,捏了个法诀往锦州赶去。

后来的人对这事知之不详,只有一些老人还记得锦州城内的那一场大雨,噼里啪啦地下了大半个月,大风夹杂着雨丝冲开了周家紧闭数日的大门,洗净了满地的血污。后来雨停了,周家也有人出来收拾了残局,就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一个周家的孩子,曾与小伙伴说起过这样一个故事:

第一道天雷落下来的时候,有个穿着青色袍子的漂亮哥哥撑着一把很奇怪的伞走进周家,那人一出现,他的小叔叔周泽楷就很激动的样子,想要说些什么,可是他对自己下了禁言术,什么都说不出来。漂亮哥哥自称是泽楷小叔叔的内人,说他知道那件宝物的下落,只是要坏人们把周家人都放了。周家人自然是很害怕漂亮哥哥真的说出宝物下落的,不过那个小哥哥很聪明,他什么都没说出来,却让坏人们相信他是知道宝库地址的。

于是就有很多坏人跟着他走了,过了大概半天,突然地动山摇,只听到外面有噼里啪啦的激烈打斗声,周泽楷小叔叔更加激动了,几乎要挣脱束缚,要知道他们是用捆仙索困住周泽楷小叔叔的。突然,屋顶破开一个大洞,所有人都向外看去,之间坏人们困在一团雨雾中,向未知的敌人劈砍着,而云层中飞舞的赫然是一条青龙。

也不知过了多久,那个青衣服的小哥哥终于回来了,他给所有人都松了绑,然后拉着周泽楷小叔叔一起给老爷爷磕了三个头。他们就一起走了,再也没有回来过。

而锦州城内一首歌谣传唱开来:东方苍龙,至仁至灵,角尾之间,赫乎明庭,青旂苍玉,礼祠维肃,蜿蜿蜒蜒,来降景福。


评论(8)
热度(204)

© 绯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