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欢

待我熬尽一腔苦意,自虚无中化出一点甜来。
再写点东西,让你欢喜。

【黄叶】叶叶莺歌

1、童话叶活动7h报道,改编自安徒生童话《夜莺》,改动较大

2、黄叶。

3、OOC。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国家叫做蓝雨,蓝雨国有个小皇帝,他叫黄少天。不要问我为什么蓝雨王国的皇帝不姓蓝而姓黄,大家都不是看童话的小朋友了。【冷漠脸】

小皇帝黄少天非常厉害,在他和他的丞相喻文州的治理下,蓝雨王国发展的富强民主文明和谐,临近的国家都到蓝雨学习先进的治国经验。这天百花王国的张佳乐参观完小皇帝的御花园,兴冲冲地对黄少天说:“你花园里的那只夜莺唱歌真好听啊!”

黄少天一愣,他从不知道他的花园里有一只会唱歌的小鸟儿。黄少天喜欢听悦耳的声音,可他更喜欢说话,他一说起话来,就听不到别的声音了。他的丞相喻文州是这个王国最熟悉他的人,也是最能忍受他滔滔不绝的废话的人了。小皇帝想听夜莺的歌声,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喻文州。

“丞相丞相,你知道御花园的夜莺吗?就是一只会唱歌的鸟,张佳乐说他在御花园里听到了夜莺的歌声,快乐的要哭出来了,可是我完全不知道我的花园里还有这样的一只鸟啊,丞相你把它带来给我好不好?好不好嘛~”黄少天朝喻文州撒(dao)起(dao)娇(dao)来,喻文州对黄少天来说,亦师亦友亦兄亦臣,最是扛不住撒(lao)娇(dao)的黄少天。

捂了捂自己的耳朵,喻文州笑着应下来:“好。”

喻文州转身去了御花园,小皇帝的御花园十分的广阔,要在御花园里找一只鸟,难度不亚于从小皇帝的文字泡里找到他的中心思想。虽然喻文州极擅长归纳总结中心思想,但这也并不代表他擅长找鸟。喻文州沉思片刻,叫住了路过的小宫女们,朝她们露出了和善的微笑:“你们知道花园里的夜莺在哪里吗?”

小宫女们齐齐地做出西子捧心的动作,按住自己扑通扑通直跳的小心脏,羞涩地摇了摇头。她们在花园里听到过银铃的声音,听到过金玉相击的声音,听过声如磬的瓷器声音……但她们没有听过夜莺的声音。喻文州闻言,眉心微皱,一副非常难过的样子。小宫女见此只觉得心脏像是被人捏了一把,感到非常难过。

“我……我知道夜莺在哪里……”花枝招展的小宫女身后传来了一个细细的怯怯的声音,是小侍从许博远,“我在皇宫角落的碧蓝之海边听到过夜莺的歌声,他唱的好极了,让我不禁想到当初在荣耀大陆上游荡的快活时光。”许博远说着,哼起歌来,“来呀,快活呀~反正有,大把时光~来呀,爱情啊~反正有,大把虚妄~”

“哦,那你愿意带我去寻找夜莺吗?”喻文州打断许博远的魔音,询问道。

许博远无不遵从,带 领丞相大人朝碧蓝之海走去。碧蓝之海的东畔就是御花园的边缘,而夜莺则常在碧蓝之海的西侧活动,因此喻文州走了好久好久才看到夜莺。

那是一只灰色的小鸟,羽毛并不绚丽,体型也不大,此刻正静静地站在指头望着夕阳。

“亲爱的夜莺,很抱歉打扰了您的休息,我带了王宫里的丞相大人来倾听您美妙的歌声。”许博远上前恭敬地问安。

夜莺低头望向许博远和喻文州,黝黑的眼睛里光华流转,如同最最纯粹的黑曜石,在阳光下闪烁的光芒,“丞相大人?什么是丞相?我只看到了一个前来倾听音乐的普通人。”

“夜莺你好,我是喻文州,是代表蓝雨的皇帝陛下前来邀请您高歌一曲的。”喻文州听过夜莺对他不以为意的评价后,并不恼火,依旧笑眯眯地向夜莺打招呼。

夜莺听说皇帝要听他唱歌,顿时感到非常高兴,他清了清嗓子,唱起歌来:

“蓝雨在东头啊,

蓝雨的皇帝是话痨啊,

诶嘿哈嘿是话痨啊,

说到缺氧不带停哇。

想说他就说哇,

张口就说不带停哇,

诶嘿哈嘿不带停啊,

一大段子全废话哇。

路见话痨一声吼哇,

该出手时就出手哇,

拿起秋葵堵他嘴哇,

该出手时就出手哇,

拿起秋葵堵他嘴哇。

嘿依啊,依儿啊,

诶嘿哈嘿依儿呀~”

这歌旋律磅礴大气,歌词朴实易懂,夜莺的嗓音也十分美妙,唱得荡气回肠,情真意切,深深地表达了蓝雨人民对蓝雨皇帝黄少天的关切和拥戴……个鬼啊!眼见着许博远已经憋不住笑,佝偻着身子抖个不停,但考虑到小皇帝毕竟是自己一手扶持起来的,喻文州的唇角也只向上提了一点点。

“夜莺的歌声果然如传说中的一般美妙,想来皇帝定会喜欢的,不知阁下可愿同我入宫为皇帝歌唱一曲?”喻文州邀请道。

“好吧,我跟你走一趟。”夜莺偏过头思考了一下,答应下来。他展开翅膀,从树枝上掠下来,在空中翻转一圈,化作了一个身穿灰袍的青年男子。男子皮肤白皙,脸部弧线略微有些圆润,看起来亲和力很强。最美的是他的眼睛,从眼角就展开完美地弧度——是音符划过青空的弧度,瞳仁很黑,里面明明白白地倒映着整个世界,喻文州与他对视时微微晃神,他有些怀疑上帝在创造叶修时因为太过偏爱他,而将整个星空放进了他的眸子里。眼尾微微下压,带出一分乖巧来。

“我是夜莺精灵,我叫叶修。”叶修自我介绍道。

“叶修阁下。”喻文州向他点头致意,而后带着他向皇宫走去。许博远则快速地向皇宫跑去,向皇帝报告这个好消息。

黄少天自然欣喜万分,连胜吩咐皇宫总管春易老准备一场盛大的晚宴来招待叶修。当然,他也没有忘记许博远,当即就升了许博远做副总管,并赐名蓝桥春雪。

叶修到达宴会厅时,晚宴早已准备完毕,饶是叶修见多识广,也不由得的大吃一惊。整个宴会厅被烛火照的通明,每隔九步,大厅过道里就放置着一个硕大的烛台,烛台是由27只小蜡烛和一只巨大的雕刻成盘龙样式的蜡烛组成的,远远望去犹如一棵火树。叶修就踏着满堂明光走进来,走进黄少天的眼睛里。

“夜莺精灵——叶修,见过陛下!”叶修向黄少天行了个标准的宫廷礼,他的姿势十分优美。虽然黄少天已经见过了一万名臣子,可是他们的礼仪都不如叶修的好看。

“快快免礼!”黄少天看到叶修非常高兴,眉毛都要飞起来了,如果不是因为身边还有侍从、大臣和喻文州看着,他几乎要从王座上蹦起来,跑下御座去,枕在叶修的腿上,让他唱歌给自己听了。

两人尬吹了几句,黄少天想要听叶修唱歌的欲求远超过他想要说话的欲求,便请叶修高歌一曲。叶修欣然应允,唱了一首“我的皇帝啊”。

太和殿门口

还请皇帝多保重

富国的路不好走

我为皇帝来祈福

可愿立高楼

风雨如刀不温柔

几分阴雨几分晴

你需细细思量久

……

听着叶修的歌,黄少天眼里多了几朵泪花,自登基以来,便无人对他说过这样温柔的话。侍从们只会一味奉承他,大臣们只会逼迫他处理政务,即使喻文州能听听他抱怨的话,也只揉揉他的头发,劝他继续努力。第一次听到心疼他,关照他的话语,黄少天的心立时就变成了一只吸了猫薄荷的猫,软地一塌糊涂。

“叶修你唱的太好了,果真是歌声曼妙,玉润珠圆……嗝儿,歌词也好,非同凡俗靡靡之音,真是唱到朕心里去了。就是今天的菜太辣了,辣的朕眼泪都出来了,春易老,给厨子赏……”黄少天抹了抹没有掉下的泪珠儿,他是皇帝,皇帝是不可以哭的。黄少天扫了一眼桌上的菜,一道放了辣椒的都没有,话梗了一下,再说出来时就变了,“春易老,你去给厨子赏一份意大利面吧。”

从这天以后,黄少天就把叶修留在了宫廷中,无论去哪里都要带着叶修。他赐给叶修数不清的金银珠宝,穿不完的锦衣华服,吃不了的玉盘珍馐,所有人都羡慕叶修得到的帝王宠爱,可是叶修本人并不开心。

他再也不能随意地穿梭在蓝天白云之间,也不能再随意地去他想去的地方,他的手腕上系着一根细细地金链,另一头就接在黄少天的腕子上,若是黄少天有朝政要事处理,则将链子交给春易老,让十二个人一起看管叶修。黄少天太害怕失去叶修——这个唯一可以理解他的人了,他每天一定要和叶修一起睡觉,要把叶修抱在怀里才能睡得着;黄少天也要时刻听到叶修的歌声,如果几个小时未曾听到叶修的歌声,黄少天就会非常烦躁,他一烦躁就会说个不停,直到抱住叶修听他唱起安慰的曲子。

小皇帝还太小,不明白爱并不是完全拥有。

他太在乎叶修,这无疑会引起一些人的不满,这些人开始散布谣言,拼命地寻找叶修的缺点,这个说叶修的羽毛太过暗淡,一点也不符合皇家歌者的赫赫声明;那个说叶修太过随性,一点也不庄重端方;还有人说叶修的歌声美则美矣,只可惜相貌平平……

小皇帝自是不信,只是说的人多了不免也会有所不满,会去想如果叶修能再好看一点……

如果叶修再好看一点,也许就会和周泽楷一样受到大臣们的喜爱和追捧,就没有人会对自己把他带在身边而有所不满。周泽楷是轮回献上的宝物,是一个不但会唱歌而且美貌的歌者。他一出现,大臣们就找到了攻击叶修的突破口,他们拼命的鼓吹周泽楷的歌声和美貌,不断地抨击叶修歌声的老旧和他略显黯淡的容颜。黄少天在大臣众口一致的称赞声中,也有些飘飘然起来,牢牢攥着金链的手也不知不觉的松开了……

叶修坐在一边,他没有去看周泽楷惊为天人的容颜,也没有去看大臣们扭曲的面容,他盯着黄少天手里攥着的那截金链。“叮”的一声,金链坠地。这声音在嘈杂的大殿中并不惹人注意,而叶修听着却非常的震耳,仿佛是直接砸在心上的一样。

叶修叹了一口气,捏了个法诀,让金链自然打开,而后穿过人群,走了出去。

黄少天刚刚得到一个新的歌者,自然是无限欢欣的,他偶尔也会想起叶修,但也只想到那么一刻,就会被周泽楷的歌声吸引过去,周泽楷有新的唱法,也有从轮回带来的新思想,新歌词。这完全吸引住了黄少天的注意力。

可是时间久了,黄少天便愈发想念起叶修来,周泽楷唱歌好听,周泽楷长得好看,可是周泽楷不会在他烦心时听他念叨,不会在他疲惫时抚慰他,不会跟着他胡闹玩那些小孩子的游戏,也不会陪他睡觉……

黄少天逐渐放开了对于歌者的着迷,他爱上了山水,时常一个人在碧蓝之海深处游玩,希望能在这里再一次遇到叶修。

这一天黄少天甩开侍从独自去碧蓝之海散步,旁边突然蹿出几个蒙面的死士,他们持着锋利的刀,向黄少天冲去。

世人皆知黄少天是英明的皇帝,鲜有人知黄少天也是当世一流的剑客。不过,也许这几个蒙面人知道也不一定,他们的剑法也许并不高明,功力也是用药物催发出来的,可是他们的剑法刚好与黄少天的剑招相克,又都是悍不惧死的死士,便是拼着被砍伤,被杀死,也要拿下黄少天的首级。黄少天且战且退,可是碧蓝之海着实太大,他又把自己的侍卫甩得一干二净,如今遇上危险也无法求援。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黄少天渐渐力不从心起来,突然一个蒙面人抓住破绽,挺剑向他心口刺去。黄少天看得分明,却无力提剑格挡,绝望之时,只见一根怪模怪样的长矛从旁边刺来,将那蒙面人扫到一边。黄少天旋身看去,正是身穿普通灰袍的叶修。一如初见。

只是当初那个高高在上的小皇帝,如今衣襟染血,满身尘土,甚是狼狈。

叶修的功夫很厉害,三下五除二就为黄少天解了围,那柄会变形的伞砰地撑开,为黄少天挡住了纷纷扬扬的血迹。

“当初你听我唱歌落下眼泪一颗,今天我也就救你一命吧。”叶修笑着说道。

“不,不要救!”黄少天惊呼一声,扑上去抱住叶修,他冲地太猛,倒把叶修带的踉跄一下,同他一起跌坐在地上,“一滴泪怎么够换我一条命呢,命可是很值钱很值钱的,你知道有人将灵魂出卖给魔鬼时,会拿到多少金银珠宝吗?那可是人一辈子也享用不尽的财富啊。何况你救的不仅仅是我的灵魂,你应该拿走更多东西,比如我的心……不对不对,不应该是我的心,我的心早已经给了你。我还能给你什么呢?我同你分享我的江山好不好?我的江山很大,很稳固,而且它很漂亮,你喜欢它的是不是?你应该留下来,做我的王后,同我一起分享这大好河山……”

黄少天一边说着,一边观察叶修的神色,见他稍有异动,便再次扑上去,吻住叶修的唇,将所有的话都统统吞下。

包括叶修给他的肯定的回应。

叶修自然是愿意留在黄少天身边的,这源于那颗泪水,如今却也不仅仅是因为那颗泪水。黄少天说泪水很不值钱,可是他不知道,一颗诚挚的心落下的泪水有多么的昂贵,它的价值远非珍珠钻石所能比的。叶修走过很多地方,为许多人唱过歌,却只有黄少天一个人因为他的歌声落下泪来。对于一个歌者来说,没什么比一颗会欣赏他的心更为珍贵的东西了。

只是叶修也给黄少天提出了他的要求,他要求黄少天不能再将他禁足于皇宫中,他要随意出行的自由。对此,黄少天自是应允,并时常陪伴他出行,考察民情并时常助人为乐。因而,蓝雨王国的百姓都非常爱戴他们行侠仗义的国王和皇后。

现在,皇宫总管春易老又要准备一个和夜莺相关的盛大宴会了,这次是为了欢迎夜莺精灵叶修先生成为他们的皇后而举办的宴会,皇宫里再一次忙碌起来。


评论(10)
热度(159)

© 绯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