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欢

待我熬尽一腔苦意,自虚无中化出一点甜来。
再写点东西,让你欢喜。

【肖叶】捡到一只叶不修

1.all叶倾向,主肖叶,肖时钦生日快乐
2.叶修松鼠化,时间接第八赛季叶修被迫退役
3.旧文,忘了发没发过

听到叶修退役的消息后,肖时钦很有些惆怅。第二天五点多,肖时钦站在窗边,看着微微有些发白的天色,轻叹了口气。

退役总是令人伤感的,更何况退役的人是叶修——这个名字几乎可以与荣耀并立。

肖时钦记得,他初入战队时,引导他的前辈有天神神秘秘地说要带他去参加个聚会。也许把这聚会说成线下网友会更合适,地点定在一家不起眼的小网吧里,缔造了王朝的嘉世豪迈的包了场,霸图的黑脸队长、微草的新秀、百花气质迥异的最佳搭档……联盟里近半数的选手都来了。一群人吵吵嚷嚷地打荣耀、追剧、聊八卦,甚至开黑,看起来和普通人没有任何不同。

前辈带着他在网吧里转了一圈,终于在吸烟区的角落里找到了叶秋大神。

叶秋打完一轮竞技场,没搭理下一个来挑战的选手,转头看肖时钦,“这就是你们雷霆下个赛季的秘密武器啊?叫什么?什么职业?”

听他介绍完自己,叶秋随手抓了把花生米给他,“小肖啊,来一把吗?”

“好好叫人家名字,什么哭哭笑笑的?”肖时钦一偏头就看到叶秋旁黑着脸的霸图队长把一捧剥好的花生米放到叶秋旁边,“快吃,给你剥了这么多了。”

“老韩你管的比雪峰都多,迟早得变成婆婆妈妈的老爷爷。”叶修拈起两颗花生米,轻轻搓搓去上面的红皮。

这样子,突然让肖时钦想起了古代仕女图上拈花一笑的美人。

一笑一颦皆是美。

初遇便如此美丽,让肖时钦彻底跌入了一条名为叶修的河,分明会水,却甘愿溺毙。

第四赛季结束,轮到霸图请客,开了个KTV房间,蓝雨的话唠剑客抱着话筒哼哼哈哈个不停。霸图的众人被围着灌酒,连韩文清都未能幸免。

叶秋身边的人换成了魔术师王杰希,王杰希抓着把瓜子嗑瓜子仁,都堆在叶秋怀里的白瓷盘子里。

叶秋见他过来,抓了一小把瓜子给他,刚接过便听到王杰希的抱怨:“谁来你都给他,我剥上好半天,你随随便便就给别人了。”

叶秋笑,和王杰希闹了一阵子,便把瓜子仁吃光了以示珍惜。

第五赛季,换做喻文州咔擦咔擦地剥碧根果。坚果的香味飘满了整个茶室,喝不惯绿茶的职业选手们纷纷找叶秋讨坚果吃,可是这次叶修没怎么分人,似乎很喜欢碧根果的样子。

第六赛季,周泽楷拿着夏威夷果的开壳器,把夏威夷果仁堆成了一座小山,

第七赛季,肖时钦特地带了一大包巴旦木去赛后的聚会,果然讨叶修喜欢。

“前辈既然喜欢吃坚果,为什么不自己剥呢?”肖时钦笑着问叶修。

“啧,手累。”叶修甩了甩手腕,他的手掌并不宽厚,手指却十分修长。

肖时钦低头继续剥巴旦木,他是舍不得让叶修来剥坚果的,这样的手应该被握在手心,护在怀里。

肖时钦拿起一包坚果往训练室里走去,推开门就看到了缩在他椅子上的一大团毛茸茸的东西。肖时钦心里猛地一惊,反手握住门边的防狼长棍,悄悄走了过去。

这团毛绒绒软绵绵团在椅子上睡得正香是叶修。

叶修是半精灵的事,在联盟里并不是秘密。但叶修的本体是什么,却没有几个人知道。

肖时钦也是此时才发现,原来叶修的本体是松鼠。叶修睡得很熟,双手环抱着尾巴和膝盖,蜷在宽大的椅子上,尾巴随着呼吸轻轻地抖动着,头上顶着的松鼠耳朵也在微微颤抖。

真是于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

肖时钦把棍子轻轻放下,走近叶修,很容易就发现了地上未曾消散的魔法传送阵。肖时钦扶了扶眼镜,悄手悄脚地从柜子里拿出魔法检测仪,把魔法阵扫描进去了。

只是个普通的传送阵。

肖时钦松了口气,走到叶修身边,揉了揉他的耳朵,“前辈,醒醒。”

“时钦啊。”叶修耳朵前后动了动,眼睛睁开条缝,又闭上了。

“前辈?去我房间睡吧。”肖时钦推了推叶修,不盖被子睡觉很容易着凉。

“嗯。”叶修的尾巴甩了一下,从椅子上滑下来,整个人都扑在肖时钦怀里。不知道是不是变成本体的缘故,肖时钦觉得叶修的身体又软绵又娇小。

好像可以抱在怀里,像抱洋娃娃那样。

这样想着,肖时钦把叶修打横抱起,送到自己的房间。

看着叶修蜷卧在床上,睡得正香,肖时钦叹了口气。打开房间里的电脑,登上QQ,向为叶修退役后的去向讨论了两天的职业选手们提供了这个消息。

生灵灭:叶修前辈在雷霆,有个魔法传送阵把他送到雷霆的训练室了。

一石惊起千尺浪,以黄少天为首的职业选手迅速开始刷屏。

(此处省略一万字)

管理员开启了全员禁言。

大漠孤烟:叶修呢?叫他出来说话。

管理员关闭了全员禁言。

生灵灭:叶修前辈在睡觉,我拍张照片。

夜雨声烦:松鼠?!哈哈哈哈,叶修的本体居然是松鼠?!哦嚯嚯嚯嚯,他之前不会是用他的小短爪敲键盘打荣耀的吧?还是说他用那条毛绒绒的尾巴和大板牙来辅助比赛?叶修起床起床起床!来pkpkpk!

沐雨橙风:然而你打不过他。

王不留行:然而你打不过他。

飞刀剑:然而你打不过他。

冬虫夏草:然而你打不过他。

一枪穿云:然而你打不过他。

无浪:然而你打不过他。

风城烟雨:然而你打不过他。

索克萨尔:然而你打不过他。

夜雨声烦:队长你接什么啊?有没有队友爱了dhwiajsnkoxigxitfitfiyftsursjrdiyf

索克萨尔:对不起,我们已经开始训练了。

王不留行:叶修一直睡觉的话,可能是魔法阵遗留的影响,建议给他喝一点抗魔法药剂。

石不转:Xxxx牌子的比较好,不要喝Yyyy的,那个虽然名声大,但是疗效不好,添加剂太多,还可能让人产生依赖感。

生灵灭:好,我这就去买。

大漠孤烟:[QQ红包:拿去买药]

生灵灭:韩队客气了,我有钱。

与此同时,刚起床打开手机的刘浩差点从床上跌下去,他明明是让那个半吊子魔法师把叶修传送到最穷的地方的,为什么叶修会到了雷霆的训练室?!

好气哦,可还是要保持微笑给半吊子魔法师付钱。

肖时钦掏光了口袋,连硬币都拿出来才凑齐了抗魔法药剂的钱,一边在心底抱怨着张新杰这个土豪推荐的药怎么这么贵,一边小声嘀咕听店员说这药的副作用也不小,服用后三四天还是会晕晕乎乎的,之后还有半个多月的时间会有魔法失控的情况。不知道会不会影响到前辈的身体状况,可是出来时连钱包都没拿,只带了昨天买夜宵省的零钱,掏出来的唯一一张卡居然是生灵灭的账号卡,为此被老板娘鄙视了半天。

早知道就把韩文清的那个红包领了,结果红包被孙翔顶着“一叶之秋”的群名片领走,还二兮兮地得瑟了半天手快。

真不习惯啊,叶修前辈不用一叶之秋的日子。

肖时钦回到房间时,叶修还在睡,脸色苍白,有些虚胖,眼下一圈黑青,很有些憔悴的样子。

肖时钦把叶修摇醒,递给他冲好的抗魔法药剂。

叶修揉着眼睛,有气无力地靠在床头,叼着吸管咬来咬去地,就是喝不了多少药。

“前辈,还是很难受吗?喝了药再睡会吧。”肖时钦接过药瓶,把它往上面举了举,让叶修喝的快一点。

看着叶修喝了药,又喂了叶修些水,肖时钦刚转身把水杯放好,就发现叶修已经滑进被子君的怀抱里,和它一起共度良宵了。

肖时钦在床边坐下,把被子帮叶修掖好。小心的把叶修的手臂移入被子里,静默良久,肖时钦轻轻地握住叶修的手,看脸上叶修分明是有些肉的,可是细瘦的手腕还是暴露了叶修身体偏瘦的事实。

前辈,辛苦了。

叶修昏昏沉沉地睡了一整天,第二天早上才迷迷糊糊的睁开眼,一翻身便撞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小肖?!哥怎么在这里?”叶修眨了眨眼,终于确定了自己现在和肖时钦在一张床上,而且自己穿得还不是原来的衣服的事实。

“前辈昨天早上被魔法阵传送到了雷霆训练室,然后睡了一整天。衣服是我帮前辈换的,是一套我没穿过的睡衣。”肖时钦坐起来,慢慢地带上了眼镜,“魔法阵只是传送阵,其中有致人昏迷的魔法,我昨天喂前辈喝了些抗魔法药剂,前辈现在还好吗?”

“还好,就是头有些晕。”叶修揉了揉太阳穴,接受了肖时钦的解释。

既来之,则安之。

适应能力满点的叶修安安稳稳的坐在雷霆的经理室里,和雷霆的经理谈论着自己担任雷霆教练的工资问题。

“五百万啊,我觉得有些少,不如一千万吧!”叶修捏起一颗开心果丢进嘴里,看着经理笑得狡颉。

“叶神,五百万可是你在嘉世工资的五倍还多了!”雷霆经理也很无奈。

“我那是给嘉世的友情价,雷霆吗?还没办法用友情价吧。”叶修望向窗外,阳光很好。“我觉得呢,蓝雨微草轮回应该都能出的起一千万,特别是霸图,出钱最爽快了!小肖,你带手机了没?帮忙定张去Q市的车票。”

“一千万肯定不行,叶神您这一年又没办法当选手,教练的话没法上场,对于比赛结果的影响实在是有限,要不八百万吧。八百万是您这一年当教练的年薪,等您明年复出了,再拿一千万的选手年薪,您觉得怎么样?”叶修调教人的本事,雷霆经理早有耳闻,与其说黄金一代是被叶修虐着长大的,不如说黄金一代是被叶修调教着长大的,那时候,免费的小灶肖时钦吃得不要太爽。

“你是说当选手啊,那可就不止一千万了。”叶修懒洋洋地说道。

“哦?一千万还配不上叶神您吗?一千万可是联盟当今的最高身价了。”经理很是无奈,叶神啊,您不去谈生意真是可惜了。

“一千万身价的是老韩吧,霸图给他一千万是因为他每年都能带领霸图打进季后赛,而我,则自信可以带领雷霆走得更远。”叶修的语气里充满着自信,一谈起荣耀,他整个人都变得闪耀起来了。

“这个,叶神您知道我们雷霆比较拮据……”

“小肖,帮哥在群里问一下,哪个战队的城市比较好玩。”

“一千二百万,不能再多了!”

“啊哈?!”

“再多,我们就要从队长的工资里扣了!”雷霆的经理恨铁不成钢地看着帮叶修端茶倒水剥开心果的肖时钦说道。好我的雷霆队长肖时钦啊,平时怎么没见你这么……贤惠,这么……狗腿呢?!不知道咱们的开心果是摆来当装饰的啊!那可是我在淘宝秒杀回来,准备自己吃的!

“那就先这样吧,合同准备好了吗?准备好了就签字吧。”叶修把开心果塞进嘴里,嗯,这开心果有点潮了,品质也不太好,没沐橙买得好吃。

签字时,叶修的名字问题终于暴露出来了。肖时钦的脸色变了几变,终是什么都没说。

前辈,一定有自己的原因,只是现在的我还不足以让他依靠,还无法知晓前辈的秘密。

而在知晓前辈的秘密前,如何帮助叶修解释名字问题便足够肖时钦和雷霆经理头疼的了。

一签完字,叶修就冲回了肖时钦房间。还未等肖时钦把门关好,叶修的头发里就冒出了一对毛绒绒的耳朵,紧接着,尾巴也窜了出来。那个魔法阵中有着压制魔力的黑魔法,以至于叶修现在还无法长时间地随心控制自己的尾巴和耳朵。

肖时钦面无表情地推了推眼镜,看着旁若无人地脱下棉衣换上睡袍的叶修抿紧了唇角。

“前辈,雷霆的房间比较少,恐怕要委屈前辈和我住在一起了。”肖时钦一副很正经的样子,看起来对于雷霆窘迫的经济状况十分无奈。

“没事,没事。”叶修把睡袍的带子胡乱绑了个结,随手打开电脑,“有张床就行,哥不是挑剔的人。”

肖时钦看着自己那张一米六的双人床,嘴上说着“好啊,一会儿在网上找找合适的单人床,买两张”,心里想得却是这床太窄,让叶神委屈了,回头买了房子得买个king size的才好。

肖时钦往房间里搬了两张单人床,一台电脑,便算作开始于叶修同居了。

对此,雷霆的队员们虽然觉得有些诧异,毕竟雷霆的空房间还有七八间呢,但更多的是对叶秋的到来表示欣喜。

叶修不负“荣耀教科书”之名,这一赛季,雷霆打入了四强赛,虽说惜败于霸图,但到底算是有了突破。

打完比赛的那个晚上,休息室里的气氛很有些沉闷。叶修针对他们设计的特训很好,针对霸图设计的战术也很好,可因为每个人或多或少的小失误,一点点累积下来被张新杰抓住机会,打了场漂亮的反击战。

“都振作一点啊,失落啥呢,”叶修抽完烟从外面进来,“你们止步四强就失落成这样了,那张佳乐还要不要活了?”

雷霆的众人抬头看他,一个个都眼巴巴地,透着股失落劲,像是被主人遗弃的大犬。

叶修走到有些呆愣的肖时钦旁边伸手揉了把他的脑袋,拍了拍他的背,“都别发呆了,你们吃夜宵吗?”

“不吃!我只吃肖叶!”戴妍琦猛地一拍扶手,高声喊道。

“宵夜和夜宵有什么不同之处吗,小戴?”肖时钦扶了扶眼镜,直觉告诉他,这个答案绝不是他想听到的。

“当然有不同了,肖叶是队长你为攻,叶神是受。叶肖是叶神是攻,队长是受。”戴妍琦看着肖时钦眼镜上寒光一闪,立刻跳起来高呼,“队长最厉害了!队长最攻了!小戴只吃肖叶!”

这一刻肖时钦心脏狂跳,如同推倒了心中高逾千尺长逾万丈的城墙,所有伪装都灰飞烟灭,一切秘密都明明白白地暴露在人前。

甚是惶恐。

肖时钦的身体一寸一寸地僵硬起来,手指握紧了木椅扶手,像是被什么看不见的东西缠缚,紧裹。他挣扎着要逃脱,颤抖着唇要辩解,却发不出一个音。

心思被发现了啊……就要被前辈嫌弃拒绝了啊……

“小戴你吃肖叶啊,这个cp可是够冷的。”叶修饶有兴味地看了肖时钦一眼,开口解围道。

“叶神你也知道啊!”小戴激动的跑到叶修身边,“是沐橙姐和你说得吗?”

“嗯,不过她比较喜欢韩叶。”叶修叼了根烟,却没有点燃,天知道他刚知道这事时,有多惊讶。

差点把烟囫囵吞下去。

“小戴你究竟吃不吃宵……东西?”肖时钦总算缓了过来,故作镇定地起身整了整衣服。

“吃吃吃!小戴想吃烤生蚝!”戴妍琦旋转跳跃着想要飞上天。

“好,我去买。”肖时钦僵硬的点了点头,同手同脚地就要往外面走。“还是我去吧,小肖你一会儿还要参加新闻发布会呢。”叶修拦住了肖时钦,又对方学才小声说道,“把小肖看好,我觉得他现在的状态不太好。”

方学才看着精神恍惚的肖时钦,认真的点了点头。

肖时钦缓过来的时候,就发现所有人都拖着椅子围坐成一圈,把他围在中间。场面说不出的诡异。

“怎么了?有什么事情吗?”肖时钦坐直了身体,略带防备的看着他们。

“没有……”

“没事……”

“没什么啊,队长!”

“没……”

一圈人齐齐的摇头,越发让肖时钦觉得这其中必定有鬼了。

“既然没事,那我们就准备去新闻发布会吧。”肖时钦压下心中诡异的感觉,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学才,小戴,你们两个跟我去参加发布会。”

略去那些惯有的套路不提,第三位记者的提问便相当犀利,“肖队长,请问您认为本次比赛雷霆能够入选四强,取得了在季后赛中的重大突破,与叶修在雷霆战队担任指导有直接关系吗?”

“叶修对雷霆的帮助是毋庸置疑的,”肖时钦肯定了叶修对雷霆的积极作用,“前辈拥有高超的技战术,丰富的经验,以及出神入化的战术意识。训练中,他对我们倾囊相授,毫无保留。备战时,他对对手的分析一针见血,言必有中。叶修对于雷霆的帮助不仅仅体现在本赛季的成绩中,这半年来,我相信大家是能够看到我们雷霆的进步的。无论是个人技术,还是战术配合,我们都有了极大的提高。请叶修来做雷霆的战队指导,是雷霆战队做出过得最正确的选择。”

“那您认为,嘉世战队的出局和叶修的退役有必然联系吗?”这名记者继续发问道。

“这个问题我也无法给大家确切的答案,”肖时钦扶了扶眼镜,虽然在心里仰天大笑,觉得嘉世这次真的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做了个联盟开创一来最糟糕的决定,但是面上还是要意思意思的,“就战队的战力来说,孙翔选手比叶修更加年轻,操作上也许有一定优势,但是他的经验并不如叶修丰富,与战队其他人的磨合也不够好,这也许是嘉世出局的原因之一吧。当然,我相信经过一年的磨合后,嘉世能够重返联盟,并取得不错的成绩的。”

说着,肖时钦向司仪示意准备结束吧,又回答了个不痛不痒的问题便将发布会现场让给了赢得胜利的霸图战队。

前辈现在应该已经买好宵夜在等他们了吧,很快就可以和前辈一起吃宵夜,一起打荣耀呢。

肖叶这个词,还真是不错啊。

半夜,肖时钦从床上坐起来,打开台灯,愣愣地看着旁边床上睡着的叶修。

是从什么时候对前辈有了不可告人的心思的呢?

还要将心底的想法隐瞒多久呢?

自己又能,隐瞒多久呢?

肖时钦第一次对未来产生了迷茫,不知道该怎么做,告白还是隐瞒?不知道该做些什么,继续维持不亲不疏的朋友关系还是顺从心声靠近他,亦或是慢慢地远离他忘记他呢?如果被人发现了该怎么办,要否认吗?还是主动承认呢?应该不会被发现吧,那么就这样让这段感情无疾而终……自己真的不甘心啊!

胡思乱想了好一阵,肖时钦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没有发现叶修不知何时也醒了过来,躺在灯下的阴影里静静地看着自己。

“小肖啊,不睡觉想什么呢?”叶修睡得迷迷糊糊的感觉不太对劲,一睁眼就被灯光闪到了眼睛。

“在想前辈……”肖时钦被叶修猛地一问也愣了,话没经大脑思考就从唇边掉了出来。

“嗯?”叶修适应了灯光,双手撑着床坐了起来。

“我,喜欢前辈。”肖时钦吞了口唾液,缓缓道出了潜藏于内心深处的想法,“很久了。”

“哦,哥知道啊。”叶修听了他的话倒是松了口气,原来是这事。

肖时钦却是被叶修的话震住了,前辈早就知道了……

“为什么不说?”肖时钦有了一种被欺骗,被隐瞒的感觉,到底是二十几岁的青年人,肖时钦突然就愤怒起来,“为什么不告诉我?!”

“啧,喜欢这种事,你都没说呢,我又能说什么呢?”叶修靠在床头上,伸手去摸床头柜上放着的烟。上次跟嘉世比赛时,苏沐橙就看出来这事了。

“现在前辈知道我喜欢你了,”肖时钦坐到叶修的床边,抓住他摸烟的那只手,“那前辈喜欢我吗?”

“唔,不讨厌吧。”叶修也没说喜欢。

“那我现在可以开始追前辈了吗?”肖时钦用额头抵住叶修的手心,叶修手心里暖暖的温度让他渐渐地平静下来。不讨厌,那就是还有机会咯。

“脱单可是件大事情啊,小肖。”叶修伸手摸了摸肖时钦的头发,笑着说道。

“没关系,我可以从小事情开始做。”肖时钦抬头看着叶修,满眼坚定。

“那么,先拿个冠军?”叶修被他认真的样子逗笑了。

“好,先拿个冠军。”肖时钦拥住叶修,在他耳畔轻声说道。

时间还很长,只要你在我身边,叶修,我就什么都不怕了。

这夜之后,二人的关系虽说有了些变化,行动中变化却不算太大。两个人一起训练、一起吃饭、一起睡觉,除了戴妍琦电脑里的隐藏文件夹越来越大之外,雷霆和以往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同。

第九赛季的上半赛季很快过去,再有几天就该到叶修可以复出的日子了。雷霆经理的意思,是想让叶修公开露个面,肖时钦得知了消息后,心下有些忐忑,担心叶修会因为拒绝露面而惹经理不高兴。孰料叶修并没有拒绝这一提议,很快就答应了下来,然后向雷霆经理举荐了几个人:微草队第八赛季的小透明乔一帆、唐柔、包荣兴、罗辑,还有嘉世的技术人员关蓉飞。

这几个人肖时钦也都认识,都是叶修在网游里挖出来的人才,帮着叶修在经理面前说了一会儿,很快就定下来了让这几个人来雷霆试训的事情。

第九赛季冬季转会窗的最后一天,雷霆战队宣布了转会期内最重要的转会消息——叶修复出雷霆战队,并担任队长一职。

对于这个消息,不少粉丝都难以接受,在他们看来,叶修退役后在雷霆做教练,已经是在背叛嘉世。而此时正值嘉世惨遭淘汰,叶修非但没有回去帮助嘉世,而是选择复出雷霆,更是忘恩负义。

“叶修先生,您去年选择退役是真的难以应对高强度的比赛,还是因为不看好嘉世的前景呢?”一位记者直接抛出了这个尖锐的问题。

叶修呼吸一窒,还未来得及回答,话筒就被肖时钦拿了过去,“对于这个问题,我这里有个统计图要给大家看一下。”

投影上适时地放出了一幅联盟选手平均工资和叶修工资的统计图表,很明显的,联盟选手平均工资在逐步上升,而表示叶修工资的曲线则一直是一条平稳的直线,像一条宣布死亡的心电图,且与平均工资相差地越来越多。

“各位,我相信这样的一幅图表,可以明确地表达出叶队之所以要退出嘉世了吧。”肖时钦扶了扶眼镜,有些生气地说道,“如果诸位还有问题,那么,这份叶队的退役合同应该能解答大家的疑惑。”

话音未落,投影屏幕上便滚动播放出叶修的退役合同。很快,现场便一片哗然。

叶修微微偏头,躲避疯狂闪个不停的闪光灯,眼睛被耀眼的灯光所刺激,沁出一点泪花,欲落不落地挂在眼角。这一点细节很快被眼尖的记者发现,次日,一篇名为《言旧事叶神伤心落泪,低薪酬嘉世不公不法》便见了报。

而这一切似乎对叶修并没有什么影响,他依旧为荣耀比赛劳心劳力,训练新人,编排战术体系,分析对手,磨合战术……

以及,等着被肖时钦追到。

第九赛季很快结束,这次雷霆战队依旧败于霸图,拿了亚军。

“辛苦前辈,要再等一年了。”肖时钦平静地向叶修说道,然后转身进了训练室。

第十赛季,一定要拿冠军!

第十赛季时,雷霆终于拿到了总冠军。接过冠军戒指后,肖时钦转身面向叶修,单膝跪地,现场立刻尖叫连连,导播切出对二人的特写镜头,以满足电视观众的好奇心。

“叶修,到现在为止,你已经有了四个冠军戒指。你愿意再接受一枚戒指,填补你手上唯一的空缺吗?”肖时钦从口袋里掏出一只小盒子,黑色的绒面上两只造型大方的铂金镶钻戒指闪着耀眼的光。

“可以啊,哥正好还缺一个。”叶修拈起一只戒指就要往手上戴,却被肖时钦攥住了左手,一枚指环轻轻地套住了叶修的手指。接着,是一枚轻柔的吻落在叶修的掌心。

“我盖过印了,你可不能反悔。”肖时钦笑着看叶修给他带上另一枚戒指,起身拥住了叶修。

“那你可别给哥后悔的机会。”叶修反抱住肖时钦,话说得嘲讽,眼底却满是温柔。

评论(5)
热度(84)

© 绯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