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欢

待我熬尽一腔苦意,自虚无中化出一点甜来。
再写点东西,让你欢喜。

【all叶】NEVER 35

1、 ABO,复仇。

2、OOC,私设多,刀!刀!刀!

3、热度影响创作者心情,从而间接影响文字质量。

4、以上都是鬼话,前文戳tag:NEVER

5、三次事忙,最近更新较短。
(希望LOF能有字数统计功能,这样就能让本公子知道,到底写得有多短了……)

【35】

随着那一声枪响,韩文清条件反射地闭紧了眼睛,身体好似直坠入万丈深渊,眼前各种物象飞速后退着,十年前第一次见到的叶修,在战场上与自己并肩厮杀的叶修,胜利归来笑容肆意张扬的叶修,月下对酌持樽笑的温和的叶修,梦醒时分身旁安然沉睡的叶修,持枪对准自己扣下扳机的叶修……

意料中的疼痛并未到来,韩文清才在心中感叹了一声,叶修竟温柔如斯,连射杀自己都……不疼的……

察觉到事情有异,韩文清猛地睁开了眼睛,只见叶修浑身颤抖着,强自压抑着自己极激动的情绪,持枪的手垂着,眼睛紧紧地盯着韩文清,一双眼因充血而变得通红,嘴巴微张着,极艰难地吞咽下一口苦水。

“我不杀你,是因为虫族尚未缴清,是因为联邦初立军部必得团结一心,是因为……因为你我十年故交……”

韩文清怔然,张口欲说话,泪却极不整齐地先掉下来,眼前的景物糊成一团,叶修的面目亦褪去了颜色。

“现在,强我负我的韩文清已经死了,活下来的是霸图军区军团长韩文清将军。”叶修大口喘息着,弯腰按住闷痛的心脏,“韩将军,好自珍重……”

“不,不……”韩文清慌忙翻身坐起,却被拖沓的被子绊住了腿,连人带被子一齐滚了下来。韩文清浑然不顾,直直地扑过去,抱住了叶修的腰。叶修太瘦,让韩文清觉得这人随时都会从自己怀中消失。

“叶修,你不能这样对我!你不能把那些都一笔勾销!我欺负过你,我……我凌辱过你,是我带头强迫你的,囚禁你的也是我啊!叶修,我还欠你那么多,你不能,不能把这些都抹去……”

“我还要赎罪的,你要让我向你忏悔的呀,我……我愿意用我的一生来向你忏悔,来补偿我曾经犯下的错!”

韩文清本是因为劳累过度和情绪激动才昏倒的,此刻尚未恢复,大悲之下更是虚弱,踉跄着往前扑倒。叶修则是久病初愈,哪里能承受得住韩文清的重量?便被韩文清带着往地上摔去。韩文清见状,愈发焦急,张开臂膀护着叶修,让他摔在了自己身上。

受了这一下子,血气翻涌,韩文清半天没能说出话来。

倒是叶修先缓了过来,想要掰开韩文清的手,爬起来。可是韩文清虽然脑子还懵着,身体却完全做着自己长久以来都想做的事——拥抱叶修。叶修挣了两下,没有挣脱韩文清的束缚,索性放弃了挣扎,干笑两声,问韩文清道:“你居然不替自己辩解,说些信息素影响,身不由己的鬼话吗?”

韩文清张口欲答,舌头却打了好几个结,该说些什么呢?说自己真的是受到信息素的刺激,身不由己,可万一叶修就此原谅了自己,和自己一刀两断了怎么办?说自己就是蓄意谋害叶修,那叶修怒极,真与自己不共戴天了怎么办?

“我确实是受了信息素的影响,可我爱你,想和你结为伴侣,想要标记你,也是真的。”韩文清沉默了片刻,斟酌着开口答道,“那时情况急迫,连我自己都无法分辨究竟有几分是顺心而为,几分是顺水推舟。可我真的是想着,若我先标记了你,就能让你免受他人伤害……而且,你我相识多年,若你一定要被标记,那我,我定是比他人更好一些……”

韩文清确实是比他人都要好,否则叶修也不会同他相交十年之久,叶修默然。韩文清昏迷期间,不知有多少人劝过叶修,说韩文清为他付出良多,近期韩文清为元帅之位奔波劳累,最后的紧要关头更是主动退让,推了叶修上位。况且韩文清与他是十年故交,总归于旁人不同……

可正是这份不同,让叶修无法轻易原谅韩文清。叶修可以简单地与江波涛、张佳乐、喻文州等人形同陌路,只有韩文清不能,只有韩文清。

“你与我相交十年,若你真的想要与我结为伴侣,真的……爱我,为何先前却不与我说?”叶修哑着嗓子问道。

“我……”韩文清哑口无言,为什么不提前表白心迹呢?为什么要用那样狂暴的方法呢?

“韩文清,你就是个懦弱的混蛋!”叶修反手一胳膊肘打到韩文清胸口,逼着韩文清退开,翻身爬起来,便向外跑去。

韩文清跌跌撞撞地爬起来,刚追出病房,就看到叶修被王杰希扶着从楼梯间下了楼。

“军长,”张新杰叫住韩文清,快步走过来扶住了他,“你……放手吧。”

“你真能放手?”韩文清反问道。

张新杰默然不语,过了很久才叹息一声,道:“谁能放下呢?叶修是这样耀眼而美好的存在啊。”

评论(14)
热度(114)

© 绯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