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欢

待我熬尽一腔苦意,自虚无中化出一点甜来。
再写点东西,让你欢喜。

【all叶】NEVER 34

1、 ABO,复仇。

2、OOC,私设多,刀!刀!刀!

3、热度影响创作者心情,从而间接影响文字质量。

4、以上都是鬼话,前文戳tag:NEVER

【34】
光明慢慢从房间内消退,屋里一片昏黄,韩文清睁开眼睛,怔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自己在哪里——医院病房内。原来虚弱无力地躺在病床是这种感觉啊,韩文清觉得自己的骨头都快散了架,肌肉酸软的感觉比负重跑了一万米更甚。
床铺极软,头被放在羽毛枕上,半只脑壳都要沉没下去,身体埋在棉絮里,使不上半点力气,沉淀淀地往下坠,思维一时也被无尽黑洞所吞噬。
韩文清慢慢闭上眼睛,眼前却浮现出另一番景象:那时他双手撑在身下人两侧,动作用力粗暴,一低头就能看到那人的脸。叶修偏着头,半阖着眼,下唇被咬的出了血,鼻息咻咻,喉咙里是被强自堵住的闷哼。满脸都是隐忍和倔强。韩文清大感不满,强硬地捏着叶修的下巴,把叶修的脸别过来,要求叶修看着他。叶修缓缓抬眼,目光幽邃,暗藏着愤恨、不屑和绝不服输的倔强。韩文清被这样的眼神看着,不由得的下腹一紧,愈发兴奋起来。
征服他!征服他!征服他!
带着这样疯狂的欲念,韩文清低头含住叶修柔软红肿的唇,将叶修的鲜血和痛呼都吞入腹中,而后闷哼着射了出来。
韩文清喘息着缓缓退出来,叶修被折腾地已近昏迷,双唇微张,嘴巴红肿,面色苍白,双目失神。极度脆弱且哀伤的模样。韩文清不忍再看,伸手捂住叶修的眼睛,又扯过被子,盖在叶修身上。白色的被子一寸寸地覆盖叶修身上的斑驳伤痕,如一场盛大的落雪遮掩住所有罪恶,叶修静静睡去,仿若岁月静好。
与越野训练相比,这种软塌塌的床铺显然让韩文清更加难受,稍稍恢复了一些气力,韩文清便从床上爬起来,刚起到一半,就看见叶修独自坐在被黑暗笼罩的沙发上,手里把玩着一只小巧的银色左轮手枪。
韩文清一惊,胳膊一软又趴回到床上。叶修注意到这边的动静,取过小几上放着的弹夹,咔擦一声装入枪中。
韩文清脑中警报大作,翻过身伸手就去按呼叫器,可是呼叫器却没有半点反应……
“你不必想着逃跑,韩文清。”叶修走到病床边站定,面色阴沉冷肃,缓缓开口道,“我已经肃清了这一层所有的人,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韩文清慢慢松开呼叫器,抬头直视着叶修。叶修低头看着他,眼睛里没有任何东西,就像在看一个已经死去的人。韩文清的心倏地就凉了,想来叶修一定是恨透了自己,恨自己不顾他的意愿强迫他与自己交媾,恨自己剥夺他的自由,恨自己明明伤害了他却没有说过半句道歉的话。
“我很抱歉,叶修。”韩文清叹息一声,放松了身体,经历了那样的折辱和伤害,叶修要杀死自己也不是无法理解的。
“伤害后才说抱歉,不觉得太晚了吗?”叶修抬起手,冰冷的枪管抵上韩文清额头,叶修手指按在扳机处,只要稍一用力……
“我那天本以为只要我标记了你,便可以使你……”韩文清辩解道,刚起到一半,就被叶修用枪逼了回去,渐渐将话吞了下去,“免受……他人伤害……”
“所以你强迫我,囚禁我,都是为了我好?”叶修冷笑一声,中指缓缓扣紧。
“我……”韩文清慢慢闭上眼睛,面色回归平静,“我很抱歉。”
“砰!”
暮野四合,枪声划破寂静的夜空,击碎了最后的绮想。

评论(15)
热度(109)

© 绯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