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欢

待我熬尽一腔苦意,自虚无中化出一点甜来。
再写点东西,让你欢喜。

【all叶】NEVER 33

1、 ABO,复仇。

2、OOC,私设多,刀!刀!刀!

3、热度影响创作者心情,从而间接影响文字质量。

4、以上都是鬼话,前文戳tag:NEVER


【33】

大选当日,叶修为了避嫌提前与苏沐橙、方锐等人会和,一起去了会场。

这是叶修自被囚后,首次出席公众活动。甫一下车,摄影师的镜头就都对准了叶修,记者也纷纷将话筒尽可能的伸到警戒线内,一时间会场外人声嘈杂,格外喧嚣。方锐和乔一帆把叶修、苏沐橙护在中间,并不理睬记者们,径自往会场里走。本次会议的安保工作由微草军团负责,担任引导员的高英杰急急地迎上来,伴在叶修身边,引着他进入会场。

“叶军长不必理会这些记者,咱们直接进去。王军长让我给您带句话,叫您在会前甭接受媒体采访。”

叶修点点头应下了,朝着高英杰温和地笑了笑,安抚他略有些紧张的情绪。

高英杰腼腆地笑了一下,进入会场后,带着兴欣一行避开内场采访区记者们的长枪短炮,凑近叶修耳边极快地说道:“叶军长什么都不必担心,我们王军长都安排好了。”

叶修直觉王杰希有事瞒着他,但面上半点不显,只说了一声:“好,我知道了。”就带着苏沐橙、方锐、乔一帆进了会场。

大多席位的选举结果在大选前便已见分晓,仍旧无法预料结果的职位说来也只有两个——总统和元帅。关于两个分别象征着政坛领袖和军部统帅的职位的斗争,不到最后一刻,便不会结束。

元帅的选举首先进行,选举采用各军区军团长提名和议院投票选举相结合方法。几天前叶修就和父亲并苏沐橙、方锐等人商量出了兴欣军区的提名人选。拿到提名册后,叶修提笔略略犹疑了一瞬,还是按照原定方案,端端正正地写下自己的名字。

纵然叶修是个omega,但他的个人素质足够他担当元帅一职,叶爸爸犹豫良久,还是支持了苏沐橙等人提名叶修的决定。哪个家长会真正觉得自己孩子能力不足,难堪大任呢?

提名的时间不长,整理提名的时间也很短,不多时,一张写有提名人选的文件纸就被交给了会议主持人。

在所有人期待的注视下,主持缓缓展开这张薄纸,在看清提名人选后,猛地一愣。

结果公布前的每一秒,都比一年还长。众人也都愣住了,有人紧张地握紧双拳,身体前倾,几乎控制不住自己,要翻过桌子,冲上去从主持人手中夺下那张纸,替他公布结果。

“各军区提名人选有——”主持人故意顿了一下,目光从坐在前排的各军区高层一一扫过,最终停在了坐在中间的那个腰板笔直,身形略有些瘦削的军官身上,“叶修。”

“本次提名,二十个军团全部提名兴欣军区叶修军长。”

满场寂静,叶修下意识地向韩文清看去,却只看到他如往常般紧绷的侧脸。

“现在,投票开始。请各位议员通过投票器投票。”

在唯一提名的前提下,投票也不过是走个过场,投票很快就被统计出来,除了少数几张弃权票,叶修几乎拿到了全部票数,立刻就被确立为联邦第一位元帅。想来这样的局面——在大选中获得唯一提名,议院全部通过任命提案——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不会再次出现。这堪称奇迹。

没有片刻停顿,会议立刻转向第二个项目:总统竞选。

与军部相比,政坛总是更加委婉,也更加冗余一些。三位总统候选人分别发表了竞选演讲,才开始投票。

议员们虽说早有支持人选,可在当今元帅即出于叶家的情形下,也不得不再思量一下要支持的人选。如今虽说比之前几年略微安宁了些许,但虫族毕竟还在,军权的力量其实是高于政权的。只是联盟政府早年便开始打压各军区高层在政治上的影响力,军部自己也收缩力量,非无必要绝不涉政,才有了如今军政平衡的局面。而叶修回归叶家的行为,无疑是为叶家增加了一颗极重要的砝码。再加上先前韩文清、王杰希、苏沐橙等人屡屡参加政治聚会,为叶修增加了不少政治影响力,许多在三位候选人间摇摆不定的议员,都将票投给了叶明远。

议院的投票逐渐向叶明远倾斜,军部更不必说,众人出于各种目的——为叶修本人的也好,为叶修卓著功勋的也罢,都为叶修马首是瞻,军部的投票便一票不落地都进了叶明远的口袋。至于被大财阀掌控的议院席位,虽说叶明远占比不多,但唐家和楼家,及其众多附庸们也纷纷支持叶明远。如此一来,总统的位子也被叶家收入囊中。

至此,重要的选举便告一段落,众人自发起立鼓掌,恭贺联邦第一任总统和元帅就职。这其中,叶秋最是真心,也最为激动。他爸是总统,他哥是元帅,想来不久以后,他就可以过上梦寐以求的纨绔二世祖日子了。至于叶明远和叶修今后如何盘剥叶秋的剩余价值,便都是后话。

选举完毕,紧接着便是就职演说。叶明远早有准备,一番讲话从上层建筑讲到经济基础,说的激情澎湃,好似为众人画下一只超级至尊三层肉饼五层夹心的牛肉汉堡,引得台下人心浮动,齐声叫好。

轮到叶修这里,却是换了一种风格。叶修本身对这事全无准备,也不是能够即兴演讲半小时不带停的演讲好手,要他胡说八道倒是可以,只是这场合也没个能给他捧哏的人物。叶修慢慢地往台上走,路过王杰希身边时,手里神不知鬼不觉地被塞进了一张纸条。

叶修如今再不明白先前高英杰所说的“王杰希早就安排好了”是什么意思,那就连离家出走都不会成功了。

什么众望所归,这里面不知道掺了多少做戏的成分,叶修攥着那张纸条走上演讲台,定了定神,往台下扫视一周。蓝雨军区只来了黄少天和徐景熙;轮回军区的江波涛也没有到场,周泽楷带着孙翔和方明华列席,与他目光相对的那一刻,咧开嘴巴冲他露出了一个极灿烂的笑;韩文清坐在霸图军区席位的最中间,定定的看着叶修,从面上辨不出喜怒来。

手指灵活的转动着,叶修展开那张纸铺在演讲台上,纸上的字是手写的,是行楷字体,骨架平稳端方,撇捺处又带着些灵动随性。叶修暗自发笑,王杰希这个人最是稳妥老成,做起事来却总有些婆婆妈妈的家长范儿,他要是想护着谁,恨不得从头到脚从早到晚都给这人安排的好好地。对高英杰如是,对叶修也如是。

叶修一目十行地扫完发言稿,极安心地照着上面的话念了起来。王杰希的这篇稿子中正客观,不偏不倚,根本挑不出半点错处。叶修读完,台下自是掌声雷动。

把稿子攥成一团捏在手心里,还未来得及找地方销毁,叶修就被叶明远扯到怀里,大力地拍打着肩背。对于叶修当选元帅一职,叶明远听着,觉得比自己成了总统还高兴些。

他的孩子,终究是天上的雄鹰,便是逆风飞翔,亦可扶摇而上,翱游于天际。

叶爸爸热泪盈眶,全然没有注意到叶修把一个小纸球塞进了他的西装口袋里。

大选完美地落下帷幕,众人纷纷起身离去,叶修和王杰希、周泽楷、楚云秀等人说着话,便落后了一步,临出会场时,看到韩文清一个人站在台阶下的阴影里,身形笔直,面色泛白。叶修在韩文清对面站定,刚要开口说点什么,韩文清却身形一晃,直直的往地上倒去。


这篇写的很艰难,我对政事并不熟悉,又要考虑到敏感词等诸多因素,更是磕磕绊绊,行文滞涩。写到这里never便告一段落,叶修终于从诸多囚笼中挣脱出来,剩下的是纯粹的吊打环节。

濒临崩溃,灵魂在狂吼,身体却连一滴泪都不敢落下来,耳边是无意义的繁杂聒噪,心里是被猫挠成一团乱麻的毛线球。

体内虚火燃烧,口干舌燥,理智全无。大概真的是熬到份上了,身上时冷时热,头脑昏昏沉沉,时而觉得生命空虚,一无所有,时而又觉得有一堆东西坠在身上,沉甸甸的压得喘不过气来。

不如意事常八九,可与人者无二三。

评论(15)
热度(124)

© 绯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