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欢

待我熬尽一腔苦意,自虚无中化出一点甜来。
再写点东西,让你欢喜。

【all叶】NEVER 31

1、ABO,黑化,囚禁。

2、OOC,私设多,刀!刀!刀!

3、热度影响创作者心情,从而间接影响文字质量【疯狂暗示】

4、前文戳tag:NEVER

5、叶修生贺十日连更,进度9/10


【31】

打那天安慰过张新杰,叶修就再没见过他,扯过方明华问了一下,才知道因着自己已经好了大半,张新杰自请回了指挥部坐镇。

近日霸图军区指挥部可是忙得不得了,韩文清长时间坐镇B市军部,张新杰跟在叶修身边,指挥重任竟全落在前年才借调过来的张佳乐,和初出茅庐的宋奇英身上。幸而张佳乐早年在百花军区也是只手遮天的军团长,经验老道,宋奇英年纪不大,却也在霸图有着不小的威望,这才联手将军心稳固下来。

叶修知道了张新杰的去向,也就丢开手不去管他,专心做起了复健。只是他前日里因为用力过度,如今没有一个人肯纵着他给他加训,一达成规定数量,就立刻把他抱走。一想到这里,叶修就忍不住要捂脸,周泽楷和孙翔一把把他抄起来抱走就算了,连安文逸都能把他从单杠上扯下来,摁在自个儿怀里抱出训练室。亏得他单独占一间作训室,否则怕是要把自己羞死。

日子就这么平板无波地过着,这日叶修刚完成了一组跳跃训练,训练室的门就被人大力撞开,张佳乐奋力甩开孙翔阻拦他的手,扑倒在叶修身边,扯着他的手就把叶修往外面拉。

“老叶,老叶你快去劝劝张新杰,他他……他要去消亡界送死啊!”

消亡界是霸图军团东边的一处海沟,因为临近虫巢而格外危险,是霸图军区的重点守卫地带。每年冬天,霸图军区都会在消亡界组织一次大的清剿行动,而在虫族行动较为活跃的春夏秋三季,则仅以在消亡界外阻拦虫巢为主。而张新杰虽然是alpha,却偏向于智力型,体能素质仅仅为A,他的机甲也是辅助供能性的,作战时多隐在作战小队之外,为攻坚性机甲及时补充能量——就像游戏里的牧师一样。他若是在没有主力攻坚手的情况下,进入消亡界,和送死真没什么区别。

“你们怎么一个两个的都这么不省心!”叶修低骂一声,就跟着张佳乐冲出了复健室。周泽楷和孙翔都跟在他后面,生怕叶修再遭遇什么意外。

机甲停放舱中,张新杰已经换好了机甲装备,一身黑红相间的抗荷服看得叶修胆战心惊,就怕过两天再看见张新杰时,红色的就不是染料的颜色,而是血……

“张新杰你胡闹什么呢!”叶修冲过去,两下就扒开张新杰的抗荷服上衣,把衣服远远的扔开。

“侦察营来报,说消亡界里有一波大规模的虫巢,消亡界现有的守卫军难以抵挡,需要支援。我就打算带兵过去,叶修你知道的,消亡界后面就是我们军团的驻地了。霸图军区多是平原地形,如果不能把它们挡在消亡界外,抵挡虫巢便会难上加难。”张新杰说着,就要去捡自己的衣服,却被叶修一把抓住了腕子。

“就算要去,也不必让你去。你一个奶妈,现在韩文清不在霸图,张佳乐不去,宋奇英也不去,白言飞久战力疲,你去了前线发挥的功能也很有限。”

“张新杰,你作为联盟的四大战术大师之一,不可能没有想到这一点。”叶修冷哼一声,继续说道,“你不过是不想见我罢了。既然这样,你直接说一声,我走就是了,何苦要你拿性命做要挟。”

张新杰还没有说话,张佳乐就急急地替他辩解道:“不会的,老叶你别多想,我们怎么会赶你走呢?”

叶修不听他的分辨,甩开张新杰的手就往外走,这下慌得反倒是张新杰。张新杰伸手就把叶修扯到自个儿怀里,刚揽上叶修的腰,就想到了什么,忙把叶修扶稳了,自己往后一跳,拉开了与叶修之间的安全距离。

“我不是要赶前辈走,我只是……只是……只是我没脸再见叶军长了。”张新杰垂着脸,叫人看不清他的神色,“我对不起叶军长良多,本就该受千刀万剐之刑。纵然叶军长心宽良善,原谅了我。我也不能就这么简单的放过自己。”

“血债血偿,命债命偿,我还好端端地站在这里呢,你却要是在这件事上死了,那岂不是说我还欠你半条命?”叶修知道现在不是慢慢掰扯道理的时候,就故意拿些歪理去激张新杰,“你害我半条命还不够,居然还想要我另外半条,张新杰,我竟不知道你恨我到如斯地步!”

张新杰大为挠头,急的几乎要跳起来,恨不得周身长上一百张嘴,一千条舌头来替自己分辨。张佳乐也急的抓耳挠腮,又怕自己笨嘴笨舌的弄坏了事。孙翔这个直肠子的小伙儿,却是信了叶修的鬼话,一把拨开叶修,把他推到周泽楷怀里护着,伸手就拎着张新杰的衣领把他揪了起来。

“张新杰,亏我还以为你们霸图的都是些正直的好男儿,没想到啊!”说着,就要提起拳头揍张新杰。

这毕竟是在霸图军区,旁边的军士如何肯看着自家长官被打?一窝蜂地过来,把孙翔和张新杰各自架开。张新杰苦笑一声,道:“叶军长,你是故意这样说,好叫我心中有愧,不再去前线找死的吧。”

叶修不说话,站的笔挺,一双眼极愤恨地瞪着张新杰,似乎真把他恨到了骨子里。

“新杰本就是贱命一条,自己死了不可惜,可若是因此让叶军长难受,就太不值得了。”张新杰自己拨开站在前头保护他的士兵,缓步走到叶修面前,定定的看着他,道,“叶修,既然你不让我去,那我不去就是了。不过,你能不能再怜惜我一点,叶修,你罚我吧。你不罚我,我心里难受……”

“我倒没见过,自己上赶着要惩罚的。”叶修气极反笑。

“趋利避害,是人之本能。但爱你不是本能,爱你是我心里埋藏最深的情感。”张新杰看着叶修,慢慢的单膝跪下,竟是在霸图士兵众目睽睽之下,向叶修表达起了爱意。

“我这一辈子,只做了一件错事,就丢掉了你的爱。我后悔的不得了,恨不得把自己的心挖出来,问问它当初怎么就忍心伤害你。我不敢奢求你的原谅,更不敢奢求你的爱。可是你能不不要无视我,就像……就像一片叶子掉到你头上,你随手就把它扔到一旁那样,把我也扔到一边不管不顾。叶修,我太贪心,还想要你再看看我。你不让我死,那你能不能再给我个惩罚,让我活着也能有个奔头。”

叶修闭了闭眼睛,看着张新杰心如死水,万念俱灰的样子,知道他心里不好过,心里那股子怒气忽然就散了个干净。事情已经过去了,何必再揪着这些人不放呢,喻文州自残;江波涛自己把自己流放去了危机重重的边疆;韩文清也用了大量的抑制剂,虽说没割去自己的腺体,结果也差不了多少;张新杰又一心求死地要往虫巢里扎;剩下一个张佳乐,天天跟游魂似的飘着……

要报复,要反击,也总得落到实处去,这么吊着他们,自己委屈,他们也难过。

“那你就好好地反思个一百年的,慢慢愧疚去吧。”叶修伸手把张新杰扯起来,推到一边,“一百年哦,少一年都不行!”

张新杰被叶修推得一个踉跄,站稳了反应过来,顿时哭笑不得,“您这算是什么惩罚啊!”

“那你就给我守好了这片土地,要是虫族破坏了人类现有的和平,我可饶不了你。”说着,叶修一个眼刀飞到张佳乐身上,补充道,“还有你,张佳乐,你可把烟花给我放好咯,如果虫族踏过消亡界半步……”

张佳乐这个幸运E,没想到这好事还能掉到自己头上,急忙赌咒发誓:“诶诶,你就放心吧老叶,有我守着,绝对不会让虫子破了咱的防线的。你只管吃好喝好,养好身体,擎等着瞧我的吧。”

“不是说虫巢快来了吗?还不快去前线守着,站在这碍我的眼干嘛呢?”叶修又瞪了张佳乐一眼,把他瞪得脖子一缩,拔腿就往机甲库跑去。

这阵危机过去,叶修心里提着的那口气也就泄了,眼前模模糊糊地开始发黑,心脏一阵阵的抽痛,尽管倚着周泽楷,身体还是一直往地上滑去。众人跟着叶修三天两头的担惊受怕,倒也演练出了一套极有效的应对机制,孙翔也不用周泽楷和张新杰吩咐,直接就跑着往医疗室去搬救兵,周泽楷护着叶修,慢慢把他放在地上,张新杰出手给叶修做着按摩,缓解病情。

“本来想着,帮叶军长分忧解难的,可还是让你又替我操了次心。我……”说着,张新杰又哽咽起来。

叶修跟霸图打了十年交道,也是这两天才知道霸图的汉子这么能哭,安抚他道:“那你还不快把我治好,我还等着好起来,打你们呢。”

“好,我等着你来打我,你打我时,我绝不还手,你想怎么打都行。我是医生,你打的多重都没关系,我会给自己治好的,你不用留手……”张新杰眨了眨眼睛,透过眼泪,仿佛就见到了那个意气风发的青年朝自己奔来,身形如燕。


评论(16)
热度(134)

© 绯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