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欢

待我熬尽一腔苦意,自虚无中化出一点甜来。
再写点东西,让你欢喜。

【all叶】NEVER 30

1、ABO,黑化,囚禁。

2、OOC,私设多,刀!刀!刀!

3、热度影响创作者心情,从而间接影响文字质量【疯狂暗示】

4、前文戳tag:NEVER

5、叶修生贺十日连更,进度8/10

【30】

下午轮到安文逸查房,推开门看到叶修并未在床上躺着,而是坐在床边地板上,极认真地用一张软布擦着自己的佩剑。在热兵器时代,佩剑不过是军服上的装饰,而叶修却是世间少有的剑术高手,因此他的佩剑与那些中看不中用的花样子大不相同,是传世的神兵,剑长三尺,重九锵,寒光凌冽,剑身上一个铁钩银画的“叶”字,更是威仪赫赫。

“前辈,该吃药了。”安文逸停稳小推车,把备好的药物放在桌子上。叶修卧床久已,本就不甚强健的身子愈发瘦弱,弯腰时背脊隐隐突出,令人心疼。可挺直了背,整个人就像他手里的剑一样,挺拔锋利,光芒隐在剑鞘里,偶尔一现,便让人胆战心惊。

叶修收了剑,自己撑着床铺坐起来,接过药丸,就着安文逸的手喝了些水,把药服下。叶修吃了药又叫住收拾东西准备离开的安文逸,问道:“小安,我现在能进行康复训练了吗?”

安文逸略一思量,答道:“就军长目前的身体状况,应该是可以开始了。但是方士谦前辈担心军长受不住……”

叶修本想再问方士谦担心他什么,自己略一思量,也就明白了。还是先前因为心里犯懒,不想理这些事物,又三天两头的病情反复,把这些人吓到了,只敢让他好好休养着,半点压力都不敢给他。

“若是我现在开始康复训练,要过多久才能吊打韩文清?”叶修认真问道。

安文逸没有直接回答叶修,只说:“这个我要和前辈们商量后,确定了训练方案,还要看军长的训练状况,才能给您确定的答复。”

这倒符合安文逸一贯的谨慎性子,叶修点点头表示知道了,顺从地躺平睡下。这晚过得极其安稳,情潮和高热都没有来打扰叶修的睡眠,倒教周泽楷生出了一些摸不清的遗憾。

一大早,安文逸就拿着一沓文件过来,是叶修的训练计划表。表中事无巨细地安排了各项训练,从做多少训练项目,每项所需的时间,到每餐的食谱,甚至规定了就寝和起床的时间——典型的张新杰风格。叶修仔细翻看了一遍,觉得并无不妥,将文件夹递给安文逸,撑着桌子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朗声笑道:“那就从现在开始吧。”

周泽楷急忙去扶住他,满脸都写着不赞同,“前辈,还需要休养……”

“没关系的,我已经好了很多了,”这样的话显然不能让周泽楷信服,叶修急忙补充道,“在床上躺了太久,你照顾我还没觉得烦,我自己都觉得腻了。”

说话间,安文逸已经将轮椅推来,叶修不再逞强,自己坐上去,招呼周泽楷来帮他:“麻烦小周送我去康复室,今天的训练也要让小周帮我了。”

上午的训练做得异常顺利,阳光从头顶照下来时,叶修已经可以撑着助步器,走上十来步再倒进周泽楷怀里了。张新杰站在康复室外看了一会儿,敲了敲门进入康复室,提醒道:“叶军长不要太勉强自己,训练强度过大,也可能会对身体造成一定损伤。”

周泽楷一见到张新杰,就把叶修牢牢地护在自己怀里,既不让叶修见张新杰,也不让张新杰看到叶修。恶狠狠地看着张新杰,周泽楷磨了磨牙,虽然一句话都没有说出来,但还是从鼻子里挤了个“哼”出来,以示不屑。

张新杰眼神暗了暗,还是坚持着把话说完:“上午的训练已经完成的很好了,叶修……叶军长可以休息一下,准备吃午饭了。”

周泽楷没有任何反应,双臂紧紧地将叶修箍在怀里。不听,不管,不认可,这是现如今大家普遍对张新杰和张佳乐的态度。张佳乐身在军营,无事时倒还能躲避一二,张新杰作为医生,随时守护在叶修身边,时常会遭受冷暴力。

张新杰没有多留,说完话便转身离去了。

“唉……”叶修从周泽楷手臂的缝隙处看得分明,张新杰离开时,素来骄傲的头低低的垂着,背上不知道扛了多么沉重的压力,微微佝偻,脚步拖沓无力。因爱而生的伤害从来都是双向的,爱的人和被爱的人都会伤痕累累,难以自愈。

兴许真的是越急越错,第二天晚上,叶修便又发起了高热。叶修蜷在被子里,低低的喘咳着,耳朵听着安文逸吩咐张新杰不停地做着些杂事,心里突然就生出了些物伤其类的悲哀来。当年他在嘉世,也有过这样一段时间,被所有人排挤着,即使是无名后辈,也能欺到他头上去,明里暗里地使绊子。纵然心知自己行走在正确的道路上,明白为了最终的目标,无论做些什么都是值得的,但是心里总归是难受的……

“小安……”叶修哑着嗓子唤道。

安文逸急忙走到床边,半蹲下握住叶修伸出被子的手,轻轻放回被子里,仔细给他掖好被角。

“前辈怎么了?又觉得难受了吗?还是想喝点水……张副,麻烦倒杯水来。”

叶修摇了摇头,让他们别忙活了,又低咳了两声才开口说道:“我没事。不过你呀,知道人家是副军团长,还跟叫小护士似的使唤人家……咳咳,就算是小护士,也不能这么对别人啊,咳咳……”

叶修到底是气短,又使不上力,急急地说不了两句话,就是一顿咳嗽。安文逸又急又恼,伸手帮叶修顺着气,高声分辨道:“可张新杰他……他是伤害过你的人啊,叶修,我如何能谅解伤害了你的人呢?”

“他伤害过我,可他却没有过任何对不起你的事。”叶修肃了脸,教训安文逸道,“小安,我们总要知恩图报……”

“我不!我绝不原谅他!我永远不会和他好好相处!”安文逸突然高声吼道,不觉间便已是泪流满面,安文逸扯着袖子,狠狠抹了把眼泪,语气十分决绝,“他伤害了你,你怎么还能帮他说话!他是个混蛋啊!”

说罢,也不再听叶修又说了些什么,快步走出病房。门“哐”的一声被摔上,叶修急促地喘息了一阵,便被一个人扶起,略有些凉的掌心贴在胸膛上,温柔的,带着恰到好处的力道替他顺着气。叶修觉得好了一些,靠着床头,低声道了句谢,便听到那人极压抑地哭声。

“你,为什么要帮我说话?”

“因为你……”叶修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张新杰打断了。

“你为什么总是对人这么好,就算被伤害了也不怨恨吗?”

“呃,也不是……”叶修觉得自己并没有张新杰所说的那么好,他并非不怨恨,甚至还存着等自己病好了,就把这几个人挨个暴打一顿,再扔他们去前线的想法。

“你知不知道,你每次这样帮我,总会让我忍不住生出一点妄念,想要喜欢你,甚至以为,你也是喜欢我的。叶修……你能不能别对我好了。就像刚才,你不过是为我说了两句话,我就很想拥抱你。”说到这里,张新杰已是泣不成声,他极绝望的捂住眼睛,不教叶修看到他阴沉悲伤的眸子。踉跄着后退一步,张新杰跪倒在地上,头深埋在膝盖中间,身体微微颤抖,哭声被封锁在喉咙里,像一只困兽发出绝望的吼声。

叶修掀开被子,翻身下床,犹豫了一下,拍了拍张新杰的背,伸手轻轻地拥住了他。

张新杰缓缓抬头,满眼都是不可置信,直到水光散去,看清了叶修微微上翘的唇,才敢相信自己正经历的一切。

这一刻,跌落深渊的恶徒被他的神明所拯救。





先让张新杰出来打个酱油,过几天再去料理韩文清。韩文清可是超级大BOSS啊,得等到修修身体好了,再让他去打BOSS

评论(13)
热度(133)

© 绯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