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欢

待我熬尽一腔苦意,自虚无中化出一点甜来。
再写点东西,让你欢喜。

【all叶】NEVER 28

1、ABO,黑化,囚禁。

2、OOC,私设多,刀!刀!刀!

3、热度影响创作者心情,从而间接影响文字质量【疯狂暗示】

4、前文戳tag:NEVER

5、叶修生贺十日连更,6/10


【28】

“叶修,之前我还觉得,咱们兴欣军区已经发展成熟了,你这一病,才发现我们还有很多不足之处。这些天里,大家都很辛苦。沐橙在军部那边受了很多委屈,唐柔回家给咱们拉了很多赞助,罗辑也从他老师那里获取了一些支持,方锐和包子天天被记者追着刁难,小安跟着方士谦学了很多,小乔才分化成alpha,他还等着你教他呢。我知道我们没资格说辛苦,是我们太弱,才让你受了那么大的委屈。但是叶修,你要快点好起来,我们还都需要你……”

叶修闭着眼睛,静静听着陈果絮絮叨叨的话,脑海里浮现出苏沐橙妆容掩不住的疲惫,方锐故作轻松的笑脸,安文逸欲言又止的样子,包荣兴眸子里难掩的愤怒,和许久未见的一帆、罗辑以及唐柔。

那个本应在战场挥洒汗水的耀眼的女孩,在家中会是什么样子呢?会向叶秋一样,面上挂着礼貌温和的假笑,心里却向往着自由吗?

叶修在心里长叹一声,他歇的够久了,便是伤患未愈,也要披衣起身继续前进了。兴欣军团——这个他一手建立起得新军团,宛如他亲手养育的孩子,尚且嗷嗷待哺,无法独自前行。他怎能在此时撂挑子,做甩手掌柜,看着小孩子汲汲皇皇地忙碌呢?再躺下去,只怕是……亲者痛,仇者快。

“老板娘,你再哭下去,一会儿方士谦过来会以为我尿床了的。”叶修闭着眼睛说道,倒把陈果吓了一跳。

“你醒了还闭着眼睛装睡!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吗?”陈果抬手欲打叶修,最终却只是把手轻轻放在叶修额头上试了试温度。

“我这不是怕吓到你,先给你一段缓冲的时间吗?”叶修把手从被子里伸出来,细细抹去陈果的眼泪。

陈果有些不好意思起来,用手胡乱抹了抹,抿了抿唇,叱道:“你还知道你吓到我了,你这三天两头的病情加重一下,让我……我多担心你呀。”

陈果向来是刀子嘴豆腐心,硬气不到三秒钟,心就软成一团了。特别是对叶修。

陈果红着眼眶,把叶修的手塞进被子里放放好,又仔细给他掖好被角,怕他觉得不耐烦,细心解释道:“小安说了,你这次发烧没什么大危险,吊两瓶水,捂捂汗睡一觉就好了,只是不能踢被子晾了汗。我知道你烦热,但也忍着点别踢被子……”

叶修噙着笑,安静听着,难得没有怼她。陈果说了几句,又觉得自己好像说得太多了,叹了口气,在叶修头上揉了一把,说道:“你别嫌我烦,等你好了,我绝对一个字都不和你多说的。”

“你不烦的。”叶修安慰她道。

说话间,方明华进来查房,周泽楷跟在后面。确认了叶修开始退烧,方明华嘱咐叶修多喝水,又让陈果去取病号餐。

“叶修,王军长有急事先赶回B区了,兴欣的人也跟着他走了。你身边还不能断人,这两天让周泽楷守夜可以吗?”叶修这几天已经经历了几次情潮,频率虽然已经大幅下降,但仍有隐患。守夜的人不但要照看叶修,还有可能要帮他舒缓情潮。先前担任此项工作的一直是王杰希,刚刚王杰希收到一条重要消息,急急地赶赴B区处理,夜里自然便要换个人来。

叶修想了想,身边确实没什么合适的人选,而且他已经几天没再有过假性发情期,应该不会出现什么尴尬的事情吧。

用过晚饭,又逼着叶修喝了两大杯水,陈果才离开房间自去休息。

“小周也累了吧,把沙发床展开了去休息吧。”叶修温和地对周泽楷说道,“麻烦你帮我把帘子拉上。”

病床周围有一圈布帘,叶修平日里没什么避讳的,王杰希对他也是发乎于情,止乎于礼的,这帘子也没用过几次。只是对着周泽楷,叶修到底不能完全放得开,看着周泽楷拉好布帘,才闭上眼睛沉入梦境。

也不知到了几更时候,叶修咬着被角止住口中的呜咽声,双手慢慢摩擦着那物,帮自己舒缓突然而来的情潮。

“前辈?”周泽楷敏锐的察觉到叶修的异常,出声问道,“是难受了吗?”

“唔……哈,我没事……”叶修连声音都娇媚起来,带着些许平日不常有的柔软,拖着一点勾人的尾音,喘息更是撩人。

周泽楷犹豫良久,再次出声问道:“可以让我,帮前辈吗?”

“啊哈……呜,帮我……”叶修已经难以说出完整的句子,一开口便是甜腻的喘息。

得了许可,周泽楷慢慢撩起帘子一角,走进这片充斥着暧昧气息的密闭空间。叶修此时衣衫散乱,四肢和棉被纠缠在一处,头埋在胸前,半边圆润的肩头露出来,月光洒在上面,像昙花未绽的花蕾,引得人不由得的想要接近,想要碰触,想要它绽放在自己的掌心。

周泽楷走到床边,侧身坐下,先揽过叶修,叶修高热仍未完全退去,面色潮红,唇瓣水润,眼眸半睁半闭,眼角沁出一点泪水。周泽楷只看了一眼,便不敢再看,闷头把被子整理好,重新给叶修盖整齐了,才伸手到被子里,握住叶修的手。

周泽楷技巧不错,不多时便让叶修泄了几次,总算是又熬过了一波。给叶修换了衣服和被褥,周泽楷试探性地倚在叶修床头,手指隔着虚空描摹着叶修的眉眼。

叶修被他弄得痒痒的,握住周泽楷的手,劝他去休息:“今晚,咳,辛苦小周了,夜还长着,再去睡一会儿吧。”

“床太短了,伸不直腿。”周泽楷委委屈屈地说道。

叶修听了果然心软,自己往旁边让了让,示意周泽楷躺在自己身边,“那……你在这里讲究一晚吧,明天让他们来给你换个床。”

“嗯。”周泽楷从善如流,立刻便钻进被子里,躺倒在叶修身边。

单人病房的病床比一般的要大一些,但容下两个身材高大的成年男子还是有些勉强,两人的肢体不免会有些碰触。叶修正要找个话题缓解一些略有些凝滞的氛围,就听到周泽楷问他:“前辈,还会有宝宝吗?”

“方士谦说,他给我保留了生殖腔,不过机率不大就是了。”

叶修说完,周泽楷又沉默了,过了一阵,叶修感到一只手小心地隔着衣服贴在了他小腹的位置,开口问道:“你正在想什么?”

“在想,前辈的孩子……会是什么样子的。”周泽楷把手贴过去,又不动了。

“应该是很调皮的吧,我妈说我小时候比猴子还皮。”叶修悄悄舒了口气,把手敷在周泽楷手上。他是一个Omega,也曾幻想过和自己的Alpha和和美美的生活在一起,养育儿女的情形。而战争的到来,无情地打破了他的幻想。

“如果有孩子,叫周萌萌。”周泽楷不知道想到哪里去了,饶有兴味地开口问道,“好不好?”

“就算要叫萌萌,也应该叫叶萌萌吧。”叶修十分不满,在周泽楷手背上拧了一把。

“嗯,叶萌萌。”周泽楷很高兴叶修能采纳他的取名建议,伸手和叶修十指交扣,按住了叶修作妖的手,不让他再有机会掐自己。

“萌萌一听就是个女孩子的名字,万一是个男孩子该怎么办。”兴许是夜色太浓重黏腻,让叶修没有察觉到这事的不同寻常,反而想得更远了一层,“他长大了,会不会和叶秋一样,抱怨父母没有给他取个好名字呢?”

“男孩……叫叶一一。”周泽楷想了想,建议道,“一生一世,一心一意,择一而终,还……好写。”

“他长大了,肯定很厉害,每天都要在好多文件上签名,要给他取给容易写的名字。”周泽楷补充道。

叶修扑哧一声笑出来,想到自己平常也要签署不少文件,有时不耐烦了,就仗着军部只有他一个姓叶的,只写姓氏。周泽楷身为军团长,想来境况与他相似,只是小周实诚,必是不肯偷懒的,每天要写无数个“周泽楷”,难怪他会想要给孩子取名作“一一”。

“我是认真的。”周泽楷以为叶修是在笑他,有些委屈的解释道。

“嗯,好,若是个男孩,就叫他一一。”叶修拍了拍周泽楷的手臂安抚他,哄道,“我们现在先睡觉好不好?”

周泽楷应了,听话的闭上眼睛,呼吸渐渐变得悠长。待叶修睡着了,周泽楷却睁开了眼睛,极认真地对着叶修说道:“前辈晚安,一一和萌萌,晚安。”



之前的评论里,发现大家对于喻文州的反应比较激烈。

我在写文州时,并没有想那么深,给他安排较为激进的行为,一方面是映射现实——以自己生命逼迫他人的魂淡。而且时间大多数事物都可以量化计算,唯有爱不可以,这是我写喻文州这条支线的根本观点。所以文州他……走在错误的道路上,最终必会与目的地越隔越远。

一方面是为了强迫叶修振作起来,我的修修是要勇敢站在阳光下的,而不是在家中受人保护的存在。

文州的事情还没有结束,我会尽快写完这条支线,然后把他踢出去。

大家有什么想法,都可以告诉本公子哦,我都会很认真的考虑的。

本公子有很多考虑不到的地方,还请谅解。

评论(12)
热度(136)

© 绯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