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欢

待我熬尽一腔苦意,自虚无中化出一点甜来。
再写点东西,让你欢喜。

【all叶】NEVER 24

1、ABO,黑化,囚禁。

2、OOC,私设多,刀!刀!刀!

3、热度影响创作者心情,从而间接影响文字质量【疯狂暗示】

4、前文戳tag:NEVER

5、叶修生贺十连更,2/10

【23】接上

关好门,叶秋捡起枕头走到叶修床头边,帮他摆放好。

叶修大爷似的往后一靠,舒舒服服地伸长双腿,说道:“说吧,咱家这几年怎么了。”

“自从你走后,妈就一天比一天强势,只要听到半句关于你不好的消息,妈都能跟爸闹别扭。一开始他们还只是吵架,后来妈就开始跟爸动手了,不过爸从来不还手的。”

“在外人面前爸可威严可强势了,只要一没人,爸就秒怂,各种认错道歉哄着妈。要是把爸的哄媳妇语录记下来,光靠出书我都能发家致富。”

叶修沉默,半晌嘴角抽动了一下,感叹道:“为母则强啊,我在家那会儿,妈还是温柔贤良的样子呢。”

叶秋一副心有戚戚焉的样子, 说道:“这和你也有关系,妈常说,你一个小Omega都能在前线冲锋陷阵,她也不能落后你太多,必须要强势起来,为你发声。妈还说,你在外面保家卫国,她在家里守护你应有的权益和地位。哥,妈这些年一直都很想你。”

叶修垂下眸子,抿紧唇角,沉声道:“是我不孝。”辜负了母亲的守候和父亲的期待,年少轻狂,离家十余年不归;出入险境,常置生死于不顾。家国大业固然重要,但也确实有负父母恩勤。

“别想这些了,咱们一家人现在终于团圆,你也很快就能好起来了,这是好事。”叶秋见不得叶修难过的样子,只要那张和他一模一样的脸皱成一团,嘴角往下一弯,鼻子一皱,眼睛里泛起一汪水汽,叶秋就觉得心脏好像被人捏了一把似的,难受地他只想把叶修紧紧抱在怀里,安慰他,也安慰自己。

“真没想到,哥哥这么大了,居然还会在爸面前哭鼻子。”叶秋急忙转移话题,调侃叶修道。

“你不知道,”叶修轻声说道,“爸已经十五年没说过我是好孩子了。”

【24】

叶父母到了以后,方士谦再次向叶修和叶家人强调了一遍腺体切除手术的必要性和可能会有的副作用,得到确定手术的答复后,就开始了各项术前准备。

腺体切除手术的危险系数不高,仅就操作性而言,算是一个小手术,当天傍晚,叶修就进了手术室。

手术室外的长椅上坐满了人,叶爸爸、叶妈妈和叶弟弟,苏沐橙和楚云秀挤在一起,王杰希挨着黄少天,周泽楷和孙翔靠在墙上抱臂站着,对面是张佳乐和韩文清。

韩文清近些日子忙得脚不沾地,也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方法,让军部下发任务的老顽固们闭了嘴,不再对叶修横挑鼻子竖挑眼的嫌弃和排挤,特别行动的案宗也被销毁。而曾经的施暴者却未能逃脱惩罚。

叶修因为病痛的折磨而瘦的脱了形,韩文清看起来也很不好。他也瘦了一圈,曾经合身的黑色军服如今虚罩在身上,肩膀下垮地厉害,背微微佝偻着,眼睛看向地面,脸上是遮不住的疲态。

王杰希看着他,喉结滚动了几下,最终什么也没有说,一声长长的叹息从嘴角溢出,消散在风中。

手术室外长久的静默着,直到安文逸走出手术室,宣布手术成功,叶修一切平安,人群才小小的骚动起来。苏沐橙立刻联系兴欣众人,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他们;王杰希也给乔一帆和高英杰打了电话;黄少天摸出手机编辑了一条两百来字的消息发给喻文州;周泽楷松了口气,和孙翔相视一笑;而叶爸爸也有了收拾韩文清的心情。

“韩将军是叶修第二性别调查行动的组织者吧,听说是你带头囚禁强【暴】了叶修。”叶爸爸起身说道。

“是我。”韩文清立刻起来,立正站好,没有半点为自己辩解的想法,干脆地承认下来。

叶爸爸点了点头,又说起另一件事:“韩将军近来奔波劳碌,为犬子叶修发声,叶某不胜感激。”

韩文清没有说话,等着听叶爸爸接下来的话。

“但是对于伤害叶修的人,叶家绝不会轻易放过。”

韩文清嘴巴里泛起一阵苦意,他怎么会觉得,就凭自己为叶修消除了这点社会不利舆论,扫清了一些政治不利因素,就能获得叶家人的原谅,获得叶修的原谅呢?

“这是您应有的权力。”韩文清答道,自己欺负了人家的孩子,人家来报仇也是应有之义。

说话间,叶修躺在担架床上被推了出来,麻药药效还没过去,叶修仍旧侧躺着,脖子上缠着厚厚一圈雪白绷带,愈发显得双颊凹陷,下巴尖细,面色苍白。众人都扑到叶修身边,只有韩文清依旧站在原地,紧紧盯着叶修,直到叶修被推离这条走廊,韩文清才迈开步子。走到拐角处,韩文清一个踉跄,险些摔倒。扶着墙角站起身来,韩文清闭了闭眼,坚定地向另一个方向走去。

叶修被推进病房后,方士谦瞅着乌泱泱的一大片人皱起了眉头,“留一个人守着叶修就行了,这么多人在这站着,也不利于病人休养。”

王杰希立刻说道:“那我在这里守着吧,我照顾叶修的经验比较丰富。”

方士谦哪有不同意的道理,点了点头,让安文逸和张新杰把其他人都带出去,自己和方明华安置好叶修,将检测仪器给叶修带上,又转头嘱咐王杰希道:“今天晚上叶修醒了以后,可能会有一次比较激烈的假性情潮,你不用太担心他,必要的时候,可以动手帮他舒缓一下。”

王杰希点点头表示明白,俯身拨了拨叶修额头垂下的碎发,问道:“他会难受吗?”

“应该会的,现在叶修的生殖腔闭锁,不能用各种道具舒缓,而且他目前十分敏感,你要小心不要弄痛他。”方明华嘱咐道,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今晚你辛苦一下,明天早上你们定个值班表,这几天叶修身边不能离了人。”

看着王杰希熟练的手法,方士谦对着方明华缓缓露出一个微笑,带着三分挑衅,三分老父亲般的欣慰,三分幼稚性骄傲,和一分胜利的感慨。

关好病房的门,方明华迅速转身瞪视着周泽楷,狰狞地笑着说道:“你,马上去学撩修一百零八式!”

病房里,王杰希仔细给叶修掖好被角,想了想还是重新掀开被子,躺在叶修身边,靠过去伸手抱住了叶修。叶修身上的味道算不上好闻,和许多久病的病人一样,身上总带有消毒水和药物的苦味,兴许是刚刚割除腺体的原因,还有一丝香柠檬的气息。混在一起,像柚子皮的味道一样,淡淡的苦意和酸涩。王杰希却觉得这味道闻起来令人十分安心,鼻尖抵在叶修肩膀处,深深地嗅闻着,终是没有忍住,在叶修圆润的肩头上吮吸出一点红痕。

半夜,叶修从昏迷中醒来,头昏昏沉沉的,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难受,想要缩成一团,又想要竭力伸展四肢,想要被拥抱和爱抚,又想要远离人群,汲取清凉……

叶修呜呜咽咽地抽泣着,身体在床单上蹭来蹭去,枕巾被他扯下来攥在手里,被子也被踢掉了。王杰希很快意识到,这就是方士谦所说的假性清朝,因为大脑一时无法接受腺体消失而闹得小别扭。王杰希见过其他Omega在发情时的表现——疯狂而热情的渴望交媾,觉得叶修如今只是自己蹭着床单的动作可爱又可怜。像他家里的那只狸花猫,每到春日就哀哀地叫着,无助地在地板上翻滚。

王杰希作为一个资深铲屎官,拥有十分丰富的安抚发情期猫咪的经验。他伸过手去,把叶修揽在怀里,顺着脊背慢慢抚摸着叶修。

“别担心,我会帮你的。放松一点,叶修。”

孰料此举却遭到了叶修的推拒,“不要……”叶修抽泣着,无力地摇着头,双手抵在王杰希胸口,用自己仅有的,微弱的力量推着王杰希。

“离我远一点,不要……唔……别碰我……”

王杰希慢慢放松了手臂的力量,任由叶修慢慢挪到床边,蜷成一团,双腿轻轻摩擦着为自己纾解。过了片刻,王杰希握起叶修的手,慢慢展平他的手掌,在上面落下一个轻轻的吻。

“叶修,不要怕,是我,王大眼儿。”

“这里没有别人,我不伤害你,让我帮你,可以吗?”

“叶修,你可以信任王杰希吗?”

叶修难受的不得了,眼泪糊了一脸,哽咽着唤道:“王杰希……”

王杰希听到他沙哑的声音,心中一喜,继续诱哄道:“我在,我一直都在守候你,让我帮你,叶修。”

“王大眼儿……”叶修反握住王杰希的手,身体向王杰希的方向伸展开些许,应允道,“帮我,好难受……”

王杰希托起叶修的脑袋,看向他茫然的眼睛,低头吻向叶修的唇。轻柔的吻像冬日飘落的雪花,将叶修覆盖。



大家都说23太短小了,那就再补上一段吧。24应该不算短小了吧……而且还……嘻嘻嘻,520快乐,我爱你们。

520收到了小可爱们的表白真的好开心,谢谢大家的支持!

喜欢我,你就告诉我!你越喜爱,我越可爱哦~么么哒~

评论(10)
热度(136)

© 绯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