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欢

待我熬尽一腔苦意,自虚无中化出一点甜来。
再写点东西,让你欢喜。

【黄叶】无声

1、黄叶

2、OOC预警,40米长刀


叶修觉得黄少天有些烦。比如现在,黄少天劝他不要吃泡面的声音始终萦绕在他的耳边,无论他端着泡面碗走到什么地方,厨房、餐厅、客厅、卧室、卫生间。

叶修很不耐烦的把半熟的泡面倒进马桶,“喂,现在你高兴了吧!”黄少天没有说话,烦扰了叶修足足三分钟的声音消失了。

叶修把自己摔到电脑椅上,登录了荣耀,为了隔绝声音,他特地带上了耳机,并把游戏声音开到最大。激进昂扬的背景音顿时遮盖了一切,叶修进了竞技场,发泄般地砍瓜切菜。拳法家、魔道学者、枪炮师、弹药专家、驱魔师、召唤师、术士……和剑客。

叶修一看到剑客就头痛。

“老叶,老叶,你怎么还不睡觉啊?已经这么晚了,你居然还在打游戏,喂喂喂,快去睡觉啦,熬夜会变成秃头的哦,超可怕的。睡觉啦,睡觉啦,诶呀,你怎么还没有打完啊,哈哈哈哈,老叶你手速退步了哦……”

叶修果然被吵得头痛,把剑客挑在矛尖甩落到熔浆里,叶修扯下耳机,关掉显示器,各样物品在黑夜里留下深深浅浅的影,叶修静坐一会儿,上床睡觉。

无梦到天明,还未睁眼,叶修就听见了黄少天哼着不成调的歌,喊他起床的声音,“老叶,起床吗?快起床吧!早饭我已经做好啦,你要吃单面煎的鸡蛋,还是双面的呀?包子我也买了两种哦,你吃猪肉馅,还是牛肉的呀?”

“黄少天,你闭嘴!”叶修猛地坐起来,愤怒地吼道。

咔嚓,门开了。“少天确实闭上了嘴,他再也不会开口吵你了。”进来的是喻文州。

“你怎么又来了,少天呢?”叶修无奈地摇了摇头。

喻文州定定地看着叶修,脸上没有一丝笑容,“少天已经死了。”

“你不要和他一起胡闹,文州。少天昨天还劝我早睡来着,是不是我不听他的话,惹他生气了?他又想出新法子来捉弄我了?这可不是一个好主意……”叶修扯开一个微笑,转过身手忙脚乱地叠被子。怎么会嘛,少天昨天还吵吵着不让他吃泡面,要他早睡觉,对了,刚刚黄少天还喊他去吃早饭呢,少天说今天早上有什么来着?煎蛋,对,煎蛋他要吃双面的,少天喜欢单面煎的,微微有些溏心的蛋,不过叶修一直做不好……

“呵。”喻文州轻笑一声,通知叶修道,“我来收拾少天的遗物。”

看来苏沐橙说的没错,叶修不愿意面对黄少天的身故,一味地沉浸在自己的“梦”里。他甚至向苏沐橙抱怨说现在黄少天管他太紧,一根烟也不让他抽了。但喻文州不想让他继续做梦了,黄少天已经去了多日,而且再也不会回来。

“文州你不要跟着少天闹了,他是不是出去的时候,有什么东西没有带?”叶修慌乱地四下看着,“他现在在你家吧,我去接他回家,我……”

“前辈,”喻文州打断了叶修的话,“少天已经死了,7天前已经入土。你忘了吗?亏他先前苦求我照顾你,现在看来,你在自己的梦里活得很好。”

叶修的身体不可抑止地发抖,忘了吗?怎么能忘呢?向来如小太阳般热烈的青年不再言笑,双目紧闭,躺在冷硬的床上。已有人为他打理好了仪容,让他看起来像是睡着了一样。叶修知道黄少天睡着后的样子,总是侧卧着,曲着腿,双手揽着叶修的腰或胳膊,一分钟都不肯放开。叶修不敢靠近黄少天,只站的远远的看着人来人往,看着黄少天被推走。然后一方黑色盒子被交到他面前。叶修痛不欲生,几乎想跟着黄少天一起去了,然后被人制住,打了一针安定。

叶修空张着嘴巴,却发不出一点声音,眼泪终于找到了出口,于是一拥而下。嘴巴里酸苦一片,满心的苦水都涌了上来,叶修想把它们吞下去,却都梗在喉头,噎得他阵阵干呕。

喻文州见叶修跪在地板上,蜷曲着身子,也大为不忍,安慰他道:“前辈,人死如灯灭,活着的人总要往前看,你不能只活在自己营造的美梦里。”说着,喻文州掏出一沓信封放到桌上,“少天半年前就计划着要和你外出旅行,他一直在计划旅行路线,预定机票和民宿,如果前辈有心,就代替他走这一趟吧。如果不想,那我就替少天去了。”

叶修许久未曾动作,喻文州也不再开口,转身进了储藏间,把黄少天的旅行箱找出来,赌气般的往里面塞着黄少天日常喜欢的东西。喻文州不喜欢旅行,但黄少天的遗愿不能没有人去完成,叶修不去,那他就去。只是少天,队长对不住你,劝不动你最爱的人,让他去看你爱的这个世界。

等到喻文州推着箱子走出来,叶修终于动了,他蹒跚地走过去,扑倒在那个半旧的行李箱上,像护崽的母鸡一样,把箱子藏在身后。“你不能把它拿走,这是少天的东西,是少天留给我的。你不能拿走……我会去的,我会和少天一起去旅行,文州你不要带走我的少天。”

“少天一直爱着你,他希望你能好好的,平平安安的过完一辈子,叶修,你……”喻文州说了什么,叶修听得不是很清楚,他满心只想着留下箱子,留下黄少天的东西。

天已经半黑了。叶修颤抖着手打开行李箱,密码是他的生日,和黄少天其他的密码一样。

压在最上面的是一条很长的蓝色绒围巾,这是黄少天的粉丝团送给他的礼物,黄少天戴了很多年,每到冬天就迫不及待地拿出来挂在衣帽架上。黄少天怕冷,围巾总是缠很多圈,要把鼻子也包起来。叶修把脸贴在上面,奇怪,它一点也不暖。

下面放着黄少天常穿的衣服,有一件黄白间色连帽卫衣,是黄少天和叶修的第一件情侣装,黄少天经常穿它,叶修不喜欢衣服上的风帽,只在黄少天闹得很时才拿出来穿。叶修换上衣服,朝镜子扯开一个干巴巴的微笑。这衣服还是黄少天穿起来好看,明亮又帅气,叶修摸了摸镜子里的衣服。I don't love the world, I only love you. 衣服上的字母原本就是这样的吗?

箱底压着黄少天自己做的相册,有他俩的合照,也有叶修单人的偷拍照,每张照片旁边都啰里啰嗦的记了一大段话,写日期、天气、地点、心情,写和叶修在一起很开心。眼泪落在纸上,圆圆的一滴,不一会儿就把纸张泡皱了,叶修不敢再看,扯着袖子抹了眼泪,把相册放到一边。

一个大的袋子里装着许多杂物,旅游纪念摆件、冠军戒指盒、手表、打地鼠机、榨菜包、假结婚证……叶修还记得它们的位置,一一摆放回去。

证件袋夹层里放着一个随身记事本,黄少天用它写垃圾话和突如其来的灵感,叶修翻了翻,差点被逗笑。你看你,死了还这么会逗我开心。叶修想着,抿紧唇不再露出牙齿,眼泪又要啪嗒嗒地跳下来。记事本的最后一页贴着一张世界地图,有几页纸潦草的写着一些旅行地点。

春天,日本樱前线,在樱花树下和叶修喝酒,然后为所欲为。

鄂尔多斯草原,夏花烂漫。

去摘葡萄,在木桶里踩烂做酒。

哈尔滨的雾凇还是沙滩阳光?这是个选择。

黄少天一直说要去旅游,要周游世界,自己是怎么回答的来着?叶修闭着眼睛仔细回忆,他围着黄少天走了一圈,然后说:“好了,我已经环游了我的世界。”

烂俗的土味情话。

黄少天开心的不得了,把自己环游世界的宏伟目标抛到脑后,凑上来亲吻叶修的唇,然后把他压倒在床上……

叶修关掉花洒,没有了热水给予的温暖,皮肤上每一个毛孔都在抱怨着冷。穿上连帽卫衣,叶修把笔记本放进口袋,拖着拉杆箱出了门。

路过理发店的时候,叶修顿了顿,走进去问Tommy老师:“能帮我把头发染成金黄色吗?”

I love you, so I love the world. 


评论(9)
热度(54)

© 绯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