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欢

待我熬尽一腔苦意,自虚无中化出一点甜来。
再写点东西,让你欢喜。

【all许】未完待续(下)

1. 恋与bl同人,ooc,全员爱许墨,注意避雷

2. 中间丢了次文档,一直到今天才完结,十分抱歉。

3. 完结撒花。

曾以为许墨醒了就万事大吉的李泽言现在只想回到过去对自己说一句“to young,to simple”。起了个大早给许墨做了营养早餐的李泽言表示自己心很累,因为不听话的小教授正毫无重病患者自觉地席地坐在半开的窗前,抱着一沓草稿纸,对着笔电奋战。

李泽言把餐盒放到床头柜上,走到许墨旁边蹲下,这才注意到许墨白净赤裸的双脚。

哦豁,不但没穿鞋还不穿袜子。

李泽言的怒气值成几何系数翻了不知多少倍,念了好几句“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才压下把这人拖到床上,摁在腿上打屁股的念头。拣起地上散落的草稿纸,李泽言温声问

道:“忙了几个小时了?半夜不睡觉起来瞎折腾,我看你病得不轻,脑子都不清醒了。”

好吧,李泽言根本就不会温柔地说话。许墨也不恼,收了笔接过李泽言整理好的文稿,仔细理清顺序,解释道:“没多久,我睡醒了才起来的。”

李泽言当然不信,桌上地下乱糟糟地摊着十几二十几张纸,这可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写完的。等许墨整理好文件,便抱起他扔到床上,果然的,这人皮肤一片温凉,手脚更是冰冷。李泽言扯开被子,把许墨包的严严实实,连手都不露,就一个脑袋露出来,还被李泽言摁在自己怀里。

许墨挣动几下,又被李泽言压制住。

“别动。”李泽言长叹一声,摩挲几下许墨冰凉的脸,捂住他冻的有些发红的耳朵。许墨一侧靠着李泽言的胸膛,一侧耳朵被李泽言捂住,一时间满耳都是李泽言强劲有力的心跳声。深秋的朝阳带着些许凌冽,打在眼睛上让许墨有些头晕目眩,光影斑驳,许墨恍惚觉得世界一瞬间缩得很小,只有一个李泽言。

等感觉到怀里的人暖和一点了,李泽言才放开许墨,打开满满当当的饭盒,摆在许墨面前。

许墨对食物的不在意程度几乎达到“厌食”水平,其进食宗旨是:只要没饿死,吃不吃无所谓。长期的不规律饮食不但破坏了他的肠胃,也破坏了他的好胃口,每餐吃得比猫还少。

前些天周棋洛还在时,每天给许墨做专属吃播,诱哄着许墨多吃两口又两口,这几天由李泽言投资悠然策划的周棋洛新综艺开录,自是不能时时前来探望许墨。

李泽言跟许墨闹腾了几次,终于掌握了些许墨饲养秘诀。今天小桌板上七七八八地摆了满桌餐点,洋洋造型精致,气味诱人。许墨挑挑拣拣,拿了个小白兔式样的豆沙包,虽然他看不见红豆的颜色,但单凭造型就足够吸引人。李泽言帮许墨拣了几样配菜,都是他喜欢的咬起来咯吱咯吱的浅渍腌菜,量也不大,不知不觉中许墨就吃了不少。

李泽言看着许墨乖乖舀净碗里的米粥,才松了口气,把剩下的食物一卷而空。吃完饭,许墨巴巴地瞅着李泽言。他的研究方案还没有写完。

李泽言哪能不知道他的小心思呢?抬手看了看手表,叮嘱道:“上午你能工作到十点半,然后我们下楼去散步半小时。”

许墨向来是珍惜时间的好孩子,当下就拿起笔继续努力。李泽言思量着,若是把周棋洛和悠然的贪玩贪睡分一半给许墨,再把许墨对工作的热情切三份之二给了那两个……只怕许墨都会是个加班狂魔。

不过李泽言到底没有待到十点半,一通电话急急地把总裁大人拉上谈判桌。不过,全身心投入科研事业的许墨并未发觉李泽言的离开,以及白起到来。

10:30,秒针一跳过12时刻度线,白起就伸手捂住许墨演算用的白纸,提醒许墨休息时间已到。许墨叹了口气,又记了两笔灵感,才慢吞吞地收了纸笔。

“白警官来了,今天不忙吗?”许墨向白起打招呼。

“嗯,今天我调休。”白起已经从衣帽钩上取下许墨的大衣,无声催促着许墨。

然而许墨半点加快动作的意思都没有,这些天他早已摸清了身边几人的性子,白警官听着唬人,其实最是心软,真遇到什么事情,最先妥协的人就是白起。

只是今天阳光看着确实不错,出去走走也好。况且白起会控制风,跟他出去完全不必担心风大不适。许墨思量着,张开手套上外套,任由白起给他系上围巾。

“走吧。”白起陪着许墨慢吞吞地在小花园里逛。深秋的景色着实有些寥落,半枯的草地上点缀着片片黄叶,踩在上面会发出咔擦咔擦声;偶尔有叶子在身边划落,坠下时的声音让人难过。

白起走着走着,就不断向许墨靠近,趁着一阵风刮过的间隙,白起伸手拉住许墨的手。

“怎么这么凉?”白起看着许墨诧异的眼神,状似自然地说着,把许墨的手揣进自己口袋里,“我给你暖暖。”

许墨不说话,只是笑。他肯定是看出来了,白起的眼睛游移不定,看向不远处的松树,松树摆了摆头;看向侧方未凋的月季,月季笑弯了腰;看向头顶太阳……

“我们再走一会儿,就可以上去了。”白起突然说了一句,拉着许墨闷头往前走。

“今天中午我们吃什么?”许墨问道。

“你饿了!”白起的声音里带着几分惊喜,脑袋里转过几样餐点,“我带你去吃东北菜吧,酸菜粉条炖猪肉,你想不想吃?”

许墨对这个菜没什么概念,可还是点了点头。半小时后,小黑轰鸣着把二人送到老巷口的旧餐馆,许墨下了车,打量着店面老旧的装修。

“这环境不太好,不过菜真的很好吃。”白起停好车,有些不好意思地解释道,“你别嫌弃。”

“嗯。”许墨应了一声,撩开棉质门帘,进了餐馆。

白起对这里很是熟悉,还没看菜单就报出好几样儿菜。许墨也没看菜单,蹲在门边笑嘻嘻地跟老板家的小姑娘玩笑。许墨这人很有孩子缘,这家的小姑娘才三四岁,还没有桌子高,平时总是怯生生地躲在后面,从帘子缝里往外面瞧。今天倒是稀罕,跟才见了一次面的许墨玩得不亦乐乎。

小姑娘拉着许墨,摆弄着几副小拼图。那本就是幼儿玩具,一副拼图才20块板,许墨略看几秒,只怕是可以闭着眼睛拼出来的。不过他完全不急,领着小姑娘一块块辨识上面的图案,对着完成图寻找位置,不时地停下来听小姑娘讲些天马行空的事情。如此反复,直到菜上齐了,才拼好了一幅图画。

老板娘对小女儿打扰顾客用餐的事情很是抱歉,可是,小姑娘抱着许墨不撒手,一见妈妈有带走自己的意思,就只打雷不下雨地干嚎。许墨倒是不介意哄孩子玩儿,把小姑娘抱在腿上,边吃东西,边看她拼图,还拣些软甜的食物喂给她吃。

小姑娘可爱得紧,自己吃一口,必定要许墨吃好多口,倒不用白起费心了。临走的时候,许墨很认真地跟小姑娘拉钩,约定好下周还来陪她玩,才顺利脱身。白起在一旁看着许墨哄孩子的模样,觉得许墨以后必定是个好爸爸。若是妈妈就更好了。

傍晚白起和李泽言交了班,吃饭时许墨对李泽言也说了小姑娘,不过李泽言一直是兴致缺缺的样子。

“你很喜欢孩子。”李泽言肯定的说道。

“你不喜欢吗?”许墨反问。

“很吵。”李泽言皱着眉说道,略停了停,补充道,“如果是和你一样的孩子,也许我不会特别讨厌。”

“我小时候也很吵。”许墨笑了一下,“一直吵着要爸爸妈妈陪我玩,想去游乐场和电影院,为了一颗糖闷闷不乐一下午……”

“那你们去游乐场了吗?”李泽言打断许墨的话,问道。

“去了。”许墨又扯起一点唇角,而后微笑消失在他的脸上,他怔忪着望向虚空,似乎又看到了幼时无忧无虑耍宝爱娇的自己。

随着许墨笑容的消失,李泽言心头的重量愈发沉重,伸手扳着许墨的肩膀,让他靠在自己怀里,李泽言轻吻着许墨的头发许诺道:“等你出院了,我带你去游乐场玩。”

“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李泽言。”许墨闭上眼睛,拒绝了他。

“但你仍有撒娇和被无限包容的权利。”

不过,带着许墨去游乐场轻松玩耍的愿望一时半会儿很难实现。许墨还没有出院,就开始每天下楼去evol特别科出诊,因为evoler超级明星周棋洛的大力宣传,许墨的专家号如今是千金难求。即使是恋语市首富李泽言,要见他也得提前一个半小时预约;特别调查署的长官白起,也只有带着犯人hades前来就医时才能在白天见到他。李泽言瞅着自己排的松散的行程表,和许墨时间紧凑的日程安排,冷着脸唤来魏谦。

“把下个周的报告会全部提前,通知各部门准备年中检查。”

刚准备趁总裁休息,自己也歇个假的魏谦苦着脸出门通知各部门,华锐顿时一片兵荒马乱,哀嚎声不绝于耳,远胜恋语医院。

好不容易等到许墨各项身体检查指标全部合格,院长很是松了口气,一边劝导许墨工作时也要注意身体健康,一边把人送出医院大门。可怜见的,许墨住院期间,院长一天要被那三个冷面人威胁八百遍,如今可算能送走这几尊大佛了。

可是还没等院长把心放进肚子里,就看到三人从不同的方向走过来。

“许墨呢?”周棋洛问道,“我今天可算能休息了,我要和许墨玩一整天!”

“小许教授刚刚回家,他今天出院,又恰逢他调休,就和女朋友回家休息了。”院长答道。

“女朋友?”李泽言双手抱在胸前,右手食指有节奏地点着左臂。

“许墨就住在悠然对面,悠然……”

“不好!”三人惊呼出声,各自往许墨家里奔去。许墨不会喜欢悠然吧,这下麻烦大了,添了个这么大的情敌!

而许墨家中,正照顾许墨的悠然却连打几个喷嚏,反引得许墨关切地问候了好几句。看着许墨温润细腻的模样,悠然渐渐红了脸颊。

正此时,窗外风骤起……

————————END————————

完结撒花~

说了是未完待续就是故事故意不写完啦,嘿嘿

他们的未来会有无限可能。

评论(11)
热度(84)

© 绯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