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欢

待我熬尽一腔苦意,自虚无中化出一点甜来。
再写点东西,让你欢喜。

【all叶】震惊!韩文清产子孩子竟不是他的!

1. 韩、黄、王×叶

2. 轻度生子梗,注意避雷


叶修站在手术室外,心里七上八下地十分不安。周遭一片灰白,白色的墙壁顺着黑色踢脚线无限延伸出去,永无尽头,只有“手术中”的字样亮着红光。两扇大门仿佛是巨兽的嘴巴,钢牙铁齿紧紧闭合着。


不要进去,不要进去,不要进去。


内心有个声音在疯狂哭嚎着,叶修深吸了一口气,再度观察一圈周遭环境。漫长昏暗的走廊,亮起红光的信号灯牌,和两扇金属大门,一切都没有丝毫变化。


我是在做梦。


叶修想到这一点,强行把自己的心按回去,伸手推开了面前的大门。反正是在梦里,如果遇到可怕的事情,只要找个台子往下一跳就好啦。


一进手术室便有一阵强光袭来,叶修眨了眨眼,过了一会儿才适应了环境。一步步走进手术室内,叶修的心也越来越慌,前面一定有什么事情发生了,带着这样的心情,叶修看到了病床上的韩文清。


韩……韩文清?


果然是梦吧,叶修肯定了自己的这个想法。老韩怎么会生病呢?他昨天晚上还龙精虎猛的……跟我……


嗯,总之,现实中的老韩肯定不会生病的。


韩文清满脸汗珠,整个人仿佛是刚被热水焯过一样,头发上甚至还隐隐冒着热气。这样子很像刚生完孩子诶。


叶修已经无力吐槽这一个梦,听说梦境是大脑将个人经历无意识拼凑起来的产物。那么自己的大脑还真是厉害啊。


刚想到孩子,韩文清就托起一个小小的襁褓,满脸都写着幸福地招呼他去看:“叶修,你来了。快来看看我们的孩子,刚生的,还热乎着呢。”


喂喂喂,只要是个活人,他就一直是热乎的好伐。叶修想着,脚自己朝床前走去。


这是一个皱巴巴红乎乎的小孩,看不出是男是女,模样也看不清晰,眼睛紧紧地闭着,顶着一头黄毛。


等等,这一头黄毛可有点眼熟阿鲁。


“你看他多像你啊。”韩文清说道。


叶修嗯嗯啊啊地附和两声,转头去看韩文清。这小孩哪里像我了,就凭他着一头黄毛,也更像黄少天吧。可是老韩怎么会有少天的孩子呢?明明……他俩都是我的攻吧。


韩文清带着慈祥的笑容,把小孩小心翼翼地托高了一点,用胡茬去扎他嫩生生的小脸。叶修深吸了一口气,难以接受韩文清慈爱温柔的模样。


这时,孩子动了动小手,哇的一声哭了出来,眼睛也睁开了……


一大一小。


叶修倒吸一口冷气,这……王杰希……震惊间,叶修猛地后退一步,摔倒在地上。


“老叶老叶你快起床呀,你再不起床韩文清就要杀进来亲自叫你起床了哦,听清楚是韩文清要来叫你起床了。韩文清可是已经把早餐买好了啊,猪肉灌汤包、奶黄包、豆沙包、羊肉烧麦、麦多馅饼、八宝粥、小米粥、紫米粥、皮蛋瘦肉粥、牛奶豆浆巧克力可都在桌子上等着你吃呢,你怎么还不醒?你快清醒一点啊!”


孩子的哭声诡异的和黄少天的声音重合,让叶修一瞬间分辨不出是现实还是梦境。呆愣愣地看着天花板,还未等他想清楚自己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的哲学问题,一条冷毛巾就拍到了他的脸上。


冰凉的触感让叶修猛地打了个激灵,一下子翻身坐起。摘下毛巾,就看到一大一小的眼睛。


王杰希。


“快起床,就等你一个了。”


王杰希的话音刚落,门就被人用力打开,“叶修,你还要赖床到什么时候?”


韩文清大抵是刚刚晨练结束,脸上的汗渍还未擦干,身上热气蒸腾,一下子就让叶修想到了梦里的那个老韩。


“老韩?孩子呢?”


“啊?”这下震惊的就是另外三个男人了。


“老叶你想要孩子吗?唉,这可有点难过了,你不能生孩子呀……不过我们可以领养诶,我们一起去领养一个孩子吧,你喜欢男孩子还是女孩子呢?要不我们各要一个?”黄少天挂在叶修肩膀上,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


“我看你像个孩子。”叶修奋力挣脱出来,把黄少天压在床上,狠狠地掐了一把,听见黄少天嗷呜一声,才相信了这是韩文清不会生孩子的现实。


“你要是还不起床,就别起了。”韩文清说着,单腿跪在床上,一手撑在叶修身侧,来了个“床咚”。


叶修被逼地向后躺倒,却枕在了王杰希的腿上。


“前辈既然想要一个孩子,那就来做吧。”


评论(4)
热度(58)

© 绯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