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欢

待我熬尽一腔苦意,自虚无中化出一点甜来。
再写点东西,让你欢喜。

【叶受】BLACK 04

chapter. 04

气氛一下子就冷了下来,黄少天看着喻文州平静的表情,心里越来越慌。世界一下子就安静下来,只听得到自己心跳如擂鼓的声音。

是你错了,是你错了,是你错了……

无数声音从远方传来,一声接一声的戳进黄少天体内,他紧张地盯着喻文州,不放过喻文州一丝一毫的表情变化。喻文州也被黄少天看得发慌,难道……这其中真的有自己没有看出来的问题?

喻文州知道自己经验不如叶修丰富,也没有黄少天敏锐的感知能力,他所依仗的是自己缜密的逻辑分析。而如今仅凭推论是无法解决当前蓝雨所面临的问题的。

无论怎么分析,他都只能得出蓝雨必胜的结论。这当然不是喻文州妄自尊大,而是白朵朵带来的思维定式,在她的世界里,她会赢,所以无论喻文州如何思考,他都只能得出这个结论。

但这显然是错误的结论。且不说世界本身的规则,便是同为穿越者的白依依和白莲莲也都有这样的想法,同样,受她们影响的霸图和微草战队也都有这样的思维定式。

战队会因为新队员的加入而强大,并在新队员的带领下取得胜利。

喻文州压下心中的疑惑,笑了一下,安慰黄少天道:“我骗你的。资料给我拷一份,我回去研究一下。”

这是一句假话,但黄少天此刻正需要这样一句话,让他空落落的心能有个着落。黄少天顿时就松懈下来,若非喻文州及时出手揽住他,黄少天几乎要一头栽倒在地上,他紧抓着喻文州的手,把汗津津的额头贴上去。喻文州一边拍抚着黄少天的肩背安慰他,一边思量着。黄少天在大事上向来严肃,是从不会开玩笑的,当下的表现更无半点作假。如此看来,便当真是白朵朵有问题了。

喻文州拷好了资料,又邀请叶修到蓝雨面谈,叶修一口答应下来,说这周六蓝雨主场比赛时就会去观战。

这之后的几天一切如常,因为叶修马上要来蓝雨,黄少天和他的交流便有所减少,把时间更多的用在了训练上。队里的气氛又有所回升,让喻文州略松了口气。只是周六的比赛很不尽人意。

蓝雨单人赛和擂台赛的成绩极佳,连夺4分,但团队赛中期,喻文州心里便觉得不妙。白依依的打法大开大合,勇猛无敌,虽然弥补了蓝雨正面火力不足的问题,但很容易与团队脱节。眼见着蓝雨被对方带着节奏,越打越乱,喻文州终于做出了选择。

“弃朵蜜。”

“少天隐蔽,流云掩护。减少对我的治疗量,box-2。”

喻文州无法完全舍弃白朵朵,但也不能拉着全队去送死,所以他选择自己策应白朵朵,同时保留黄少天和卢瀚文的战力,随时准备翻盘。

喻文州虽然手速不高,但全力策应一人并不困难,很快就将对方的两个人送下场,box-2的计划初步达成。接着,朵蜜遭到集火,喻文州带领卢瀚文顺势咬住对方牧师。

同归于尽。

双方的第六人都未到场,此刻蓝雨战队仅有三人,对方只有两人。蓝雨有牧师。

剑光藏在温暖和煦的阳光中,黄少天的身影被树影吞没,只有一线杀机泄出。光剑卷着血线,带起残红数朵。流云挥舞着巨剑跟随在夜雨声烦左右,灵魂语者给二人各套了个回复术后,转身缠住对方第六人。

待对方血尽而亡,夜雨声烦和流云齐齐挽着剑花收剑入鞘。霎是潇洒。

叶修笑了一下,起身找地方去抽烟。小孩子还是爱胡闹,不过胡闹也好,这世界早已变了模样,就该好好地闹一闹。

一支烟刚刚燃尽,叶修就被人从背后抱住,强大的冲击力险些把叶修怼进墙里。

“老叶,记者刚才质问我们,是不是和队友白朵朵不合。”黄少天把脑袋埋在叶修的肩膀处,闷闷地说道。

当他们取得了胜利,雄赳赳气昂昂地站上采访台时,伴随着闪瞎人眼的镁光灯铺天盖地的问题却是——蓝雨队内是否存在排斥新队员的问题;女队员是否遭受不公正待遇;蓝雨多年来从未有过女队员是否与歧视女性有关……

叶修转过身去,虎摸了两把黄少天的脑袋,额头贴着黄少天的额头,安慰道:“别担心,我们都是男人,平常当然是和男人一起玩的时候多,对待女队员当然会有一些疏离。这很正常。”

想了想,叶修又补充道:“你不用担心记者,我想,喻文州和你们战队的公关部会解决这些好的。”

黄少天点了点头,不再纠结被无故质疑的糟心事,拉着叶修往外走。

“老叶,老叶,我们一起去吃夜宵吧,我早就想喝马蹄糖水了,上场前就想喝的不得了。快快快,陪我去喝糖水,我们战队旁边那条街刚开了一家新店,平时排队的人可多了,我去了两次都没排上号,队长又不让我们晚上出门。队长管的越来越严了,现在队里的门禁时间比我家的都早……”




————————————————————————————

这章的天天不是特别攻,是因为被寒冰攻击后的本公子越来越受小太阳需要充能啦,只要充满了太阳能,小太阳就可以持续放热温暖修修啦!


评论(3)
热度(21)

© 绯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