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欢

待我熬尽一腔苦意,自虚无中化出一点甜来。
再写点东西,让你欢喜。

【韩平叶】狙击你的心

1、祝远宝宝生日快乐! @耳东远

2、ooc,bug多,特种兵梗(不是很了解特种作战,不当之处请多多包涵)

3、写得太急了……捂脸,希望阿远不要嫌弃。

孙哲平抱着机枪,慢慢后退到坡后,枪声渐渐变小,逐渐微弱。孙哲平稍稍心安,窜进草丛里,贴着岩壁往东走,来时,他记得那边有个山洞,可以稍作休息。

走到山洞口,孙哲平紧贴岩壁,左右张望着,紧张地注意着四周,生怕岩洞里有人窜出来给他一梭子。一步一步挪进岩洞,刚舒了半口气,孙哲平突然感觉颈侧一凉,继而发现额头上被顶上了一只枪管。

“不许动,哪方面的?”用刀子挟持他的那人问道。

“红方。”孙哲平即将性命不保,连垃圾话都没心情说了,老实坦白道。

“口令。”那人继续逼问他。

“十步杀一人。”孙哲平答道。

“千里不留行。”用枪抵着他额头的人回道。

前后两个人收起匕首和枪,一把把孙哲平扯起来,高兴地说道:“是自己人。”

孙哲平跳起来,借着光一看,这两个挟持逼问他的人,不是韩文清和叶修又是哪个呢?

“原来是你们两个!”孙哲平伸手就欲往二人肩上捣上两拳,韩文清老实受了,却把孙哲平的另一只手拦了下来。

“叶修受伤了。”

孙哲平一听,倒被吓了一跳,疑惑道:“谁能伤了他呀!”

“蓝方的周泽楷。”叶修倒是平静,这次军演,兴欣和霸图军区都被分到了红方,轮回则在蓝方,他和韩文清、王杰希、苏沐橙、楚云秀、于峰组成斩首小队,伸入敌军后方,打算直击蓝方指挥部。

孰料行动中被蓝方特种小组发现,几人被打散,叶修左肩也被擦了一下,不算严重,但暂时是不能再狙击了。叶修和韩文清一样,都是狙击手出身,不过叶修学得更多更杂,除了狙击,也擅长多面策应和指挥,甚至会一点治疗、通讯、机械修理、拆弹等专业工作。叶修自己检查后,觉得自己并无大碍,和韩文清交流后,决定再次潜入蓝军指挥部,伺机而动。

孙哲平本也是特种兵,是名重机枪手,后来手臂受伤,憾而调回原部队。此时听罢叶修的计划,立时就应了下来,决意与韩叶二人同往。

三人简单休整了一下,重新分配了物资。孙哲平背着班用机枪和弹药箱,韩文清抱着自己的狙击枪,还背着叶修那支。叶修左肩受伤,狙击枪是没法用了,不过他还有一只步枪。医疗包也由叶修携带使用,食物被平均分成三份,几个人吃了一些东西补充体力,预备太阳西沉后展开行动。

“我们现在位于蓝军大后方,北侧是指挥所,南侧则是补给基地。虽然打击目标比较集中,但是地形并不利于行动。这里是一处盆地,目标在盆地西北部,这里地势相对较高,守卫也很严密,目标由轮回的周泽楷和蓝雨军区的喻文州保护。”叶修解说道。

“那还真是不好办。”孙哲平摇了摇头,他从特种部队离开的比较早,与喻文州和周泽楷交手不多,但二人的难缠他是知道的。喻文州极擅防守反击,周泽楷则有枪王之称,这两人一起保护目标,任务难度不止翻了一倍。

“不过,也是有点好处的,补给基地也是重要打击目标,如果我们斩首失败,咱们还可以炸了他们的基地嘛。”叶修半开玩笑地说道,继续分析,“你们看这里的河,它上游距离我们很近,中游则靠近补给基地,我们可以从河中泅渡进去,然后老韩在外围寻找制高点狙击,我渗透进蓝方指挥所,伺机而动。不过,仅靠渗透和狙击无法完全保证行动成功,所以,我们需要你在这里——补给基地北侧,制造一场足够大的混乱,将蓝方的主要安保力量吸引过来。”

这是一项艰巨的任务,但以狂著称的孙哲平并无惧意,哈哈一笑把枪背好后,率先走了出去,“走吧,让咱们哥三个好好干上一场!”

叶修转头和韩文清对视一眼,在彼此的眼中都看到了坚定与期待——对胜利的期待,二人起身跟上,和孙哲平并肩走出山洞。

太阳收敛了最后一丝余晖,完全沉入地平线下,暮野四合,三人迅速而安静地穿行过树林,进入了蓝方的第一道防守线内。躲过巡逻队,叶修很快就找到了一处隐秘地形可供他们下水,向韩文清和孙哲平发出了集合信号后,叶修匍匐在草丛中警戒起来。不多时,叶修就听到了孙哲平确认下河的声音,韩文清则移到了叶修身边。

叶修诧异地看了韩文清一眼,做手势要他快些下水。韩文清点了点叶修的伤口,凑近他的耳畔,小声说道:“伤口可以沾水吗?”

叶修用一副“你莫不是个傻的吧”的表情看着韩文清,叶修实在是想不出来,为什么韩文清会如此的……啰嗦。

“没事,下去吧您嘞。”

韩文清慢慢后退,泅水前又向叶修投去了一个不确定的眼神。伤口放在自己身上,总也觉得无所谓,可一旦放在爱人身上,就是破个皮,也疼得不得了。

确定二人已经安全入水后,叶修端着枪,慢慢移到水边,悄无声息地沉了进去。

此时正值五月,暮春时节晚间的水尚且有些寒凉,叶修不敢多待,急急地赶上了韩文清,扯着他的背包借力向前。韩文清看了叶修一眼,没有拒绝他“搭便车”的偷懒行为,奋力向前游去。

前方,孙哲平已经上岸,并给叶修和韩文清留了标记,韩文清攀住岸边的岩石,将叶修托上去后,才上了岸。孙哲平用余光瞅了他们两眼,觉得事情不简单。

到了这里,三人就要分别了,孙哲平和叶修渗透进入补给基地,韩文清则去寻找制高点。分手前,叶修扯住韩文清再次交待了预定地点。

孙哲平和叶修边警备,边靠近补给基地,不一会儿就在基地外围找到了一处监控死角。

“你跟韩文清到底怎么了?”孙哲平碰了碰叶修,问道。这地方在两个集装箱的夹缝处,孙哲平和叶修紧紧地挤在一起,腿贴腿,肩并肩,头抵头。

“呵,就那样儿呗。”叶修低笑一声。

孙哲平把头贴在集装箱壁上,扯了扯嘴角,没有说话。他俩贴的太近,叶修的这声笑仿佛是贴着他的心笑的。

哪样儿呢?孙哲平不安地动了动腿,大腿和叶修的贴在了一起。孙哲平和叶修是老相识了,没参军时,他俩天天在一块儿玩,上树掏鸟窝,下水捉泥鳅,跑在路上追蝴蝶……后来叶修自己报名参了军,孙哲平第二年就追着他踏上了这条路。直到孙哲平受伤调离荣耀特种大队。

韩文清算什么,不过是比自己早入伍一年,早跟叶修对上一年而已,孙哲平心里想道。我对叶修的感情,可比你深多了。

不远处传来了换岗的声音,孙哲平竖起耳朵听着他们的口令。

“半壁见海日。”

“空中闻天鸡。”

待换岗结束,守卫巡逻一圈又转回来时,孙哲平猛然从夹缝里扑出去,手中的利刃划向某队员的脖颈,叶修藏在孙哲平身后,几个点射过去将这支巡逻小队剿杀干净。

两人将这些“尸体”推进夹缝里藏起来,叶修一边推,一边小声跟他们说话:“大家协调一下动作,快一点站进去,咱们早点结束,早点回去歇着啊。”

“我现在给你一枪,咱们立刻就能结束了!”一个人开口反驳道。

“你怎么能给我一枪呢?你已经死了呀。”叶修指了指他胸前蔓延开的“血水”,又凑近看了下他胸前的名牌,认真说道,“你叫什么?许博远,蓝雨军团的。好,我记住了。”

“我……”虽然在演戏中不会发生真正的死亡,但是许博远目前确实是在死亡状态。

叶修极快速地剥下他的衣服,又转过身把自己的衣服脱了,套上蓝军军服。许博远不是没见过战友换装,但叶修修长的腿,劲瘦的腰和宽阔肩背上的绷带,还是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瞅啥呢,我的人。”孙哲平已经换好了衣服,把带着浓重汗味的衣服往许博远头上一扔,立时把他的视线罩了个彻底,“别出声啊,要记得你们已经死了。”

说完话,孙哲平故意揽着叶修的腰走了出去,两人持着枪并肩走着,做出在巡逻的样子。

靠着口令,孙哲平和叶修逐渐接近指挥所,在这里二人便要分手。

“你可小心点儿啊。”孙哲平把叶修领口的扣子全部扣上,嘱咐道。

“放心吧。”叶修朝孙哲平得意一笑,转身朝哨卡走去。

孙哲平瞧着他顺利混入指挥所,才大步往补给基地里面走,他刚才注意到蓝军油料库的所在,打算炸掉那里引起蓝军骚动。

叶修则凭借其出色的侦查能力顺利混入蓝军指挥所内部,并侦查到蓝军指挥官目前正处于西侧住所内,而指挥部在东侧小楼二楼中,从住所到指挥部要经过一座小桥。

叶修在小桥上放置好信号接收器,给韩文清做标记,而后藏身于桥下,等待孙哲平的行动。

“轰!”一声巨响从南边传来。叶修心中暗喜,知道是孙哲平开始行动了。

不一会儿,就有一队蓝军士兵通过小桥从指挥部往补给基地方向走去,叶修看得分明,带队的人是周泽楷。叶修在黑暗中呲出一口白牙,调虎离山,这是他未曾料到的好事。

又等了片刻,又有几个人从指挥部往指挥官居所走去。叶修翻身跃上桥面,手起刀落干掉了两个拦在前面的士兵,转身飞起一脚,朝那个军官服饰的人踢去。那人往旁边躲去,叶修却猝然收招,扭身割喉。

“又一次输给你了,叶修。”那人小声笑着说道,是喻文州。

“我以为你已经习惯了呢。”叶修把他拖到桥边,小声问他,“你是自己下去,还是我推你下去?”

“我还是自己来吧,叶修前辈。”喻文州知道叶修这是要“毁尸灭迹”,立刻表示自己愿意配合。

“对了,你和指挥官的口令是什么?”叶修问道。

“原谅我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叶修前辈,我已经死了。”喻文州指着自己胸口闪烁的信号灯提醒道。

叶修撇了撇嘴,没有说话,看着喻文州磨磨蹭蹭地跳到桥下,才重新隐入黑暗中。

喻文州趴在桥下丛生的杂草中,希望周泽楷能早点解决南区的危机赶回来,不过,似乎已经来不及了……

叶修在指挥官住所外,巡逻队极易发现的地方放置了一处定时炸弹,而后趁着骚乱进入了指挥官住所。

“报告指挥官,外面发现定时炸弹四枚,疑似由红军特种小队放置。喻队让我带您前往指挥中心。”叶修汇报道,面上满是急切之色。

指挥官不疑有他,立刻跟着叶修出了门,刚上了桥,叶修就看到周泽楷迎面走来,心里大叫一声不好,微微低下头隐住面容,加快了脚步。

周泽楷并未注意到叶修,但指挥官深夜外出并非正常,走到指挥官身前,还未敬礼,便听到啪地一声。

指挥官胸前的血浆袋破了。

周泽楷立刻隐蔽起来,举枪朝向子弹飞来的方向,刚要开枪,却听到了耳麦里提示死亡的声音。

“对不住啊,小周。”叶修用刀把蹭了下鼻子,稍微带了点得意之色。这次的斩首行动,可以说是大获成功。

演习结束后,叶修坐在医疗室,靠在韩文清身上,肩膀上的伤口被医生重新处理过,包扎得十分齐整。

“合作愉快啊,老韩。”叶修伸手欲同韩文清击掌,却被韩文清抓住了手指。

“诶?”叶修挣了一下,却没能挣脱韩文清的手,疑惑地抬头看向韩文清。

“我想,和你合作一辈子。”韩文清捏紧叶修的手,认真说道。

“你……”叶修还未说话,就被大步走进来的孙哲平打断了,“我说你俩是不是忘了我了?这次的行动能成功,我可也是有功劳的!”

“以后要合作,也得加我一个吧。”孙哲平在叶修身边挤着坐下,把他的腿搬到自己身上放着,挑衅地看向韩文清。

这个人我可是势在必得!

“那先预祝今后,我们合作愉快。”

-End-

评论(6)
热度(77)

© 绯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