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欢

待我熬尽一腔苦意,自虚无中化出一点甜来。
再写点东西,让你欢喜。

劳作整日,十分疲惫。
晚上去听宣讲会,十分正确的观点,听起来稳重踏实,不觉间听完全场。归时细雨缠绵,撑着伞走过晕黄的街道,觉得很平静。
桌上的紫色矢车菊已经颓败,花瓣逐渐凋零,不知道还能撑几日。也许是知道这是它必经的道路的缘故,看着它,竟也不觉难过。
晚间未曾用饭,归途中带回一杯芝士奶盖,茶饮十分清淡,奶盖的味道亦不重,平日里或许会觉得太过平淡而不喜,但今夜气氛刚好,也觉得它实在是棒。
在网络上和人讨论角色,有许多共同之处,便觉得愉悦。
读书亦酣畅。从图书馆报告文学柜子里找到了安妮宝贝的《瞬间空白》,实在觉得惊奇,那些大部头中竟也有这样的书。这是一本访谈集,介绍里许多形形色色的人物,共同之处大概在于……他们都是做自己的人。这是非常可贵的品质。
今晚实在是个很棒的夜晚。wanan,我爱你爱你。

评论(2)
热度(7)

© 绯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