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欢

待我熬尽一腔苦意,自虚无中化出一点甜来。
再写点东西,让你欢喜。

【all叶】NEVER 20

1、ABO,黑化,囚禁,冲击老福特下限。

2、OOC,私设多,刀!刀!刀!

3、热度影响创作者心情,从而间接影响文字质量【疯狂暗示】

4、前文戳tag:NEVER

【20】

王杰希身高腿长走得快,在黄少天进病房前就做完了所有想对叶修做的事。黄少天一进房间,就把刚刚还纠缠不休的周泽楷挤到了旁边,自己像只小狮子一样,扑到叶修身边,亲亲热热地抓住他的手,放到自己脸边,眨了眨眼睛,还没说话就被端着餐盘进屋的张新杰打断了。

“你今天出去了。”张新杰放好餐品,拿起检查表开始查看叶修的情况。

起初叶修很排斥张新杰的存在,几度因为他在病房而出现剧烈的情绪波动,但张新杰始终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无论是安文逸、方士谦明里暗里的挤兑,还是叶修的不合作,张新杰都淡然处之,恍若无事。久而久之,叶修也不再排斥他的存在,虽然没有主动交流,但是对于张新杰的治疗也不再置之不理。

而今,叶修和张新杰之间保持着一种微妙的平衡。

叶修跟着张新杰一个指令一个动作,很快完成了日常检查。张新杰把小餐桌搬到床上,示意叶修可以吃饭了。王杰希已经拧好了帕子,慢条斯理地给叶修擦着手。

已经有几日没有输液,叶修手上的针眼和淤血已经淡了很多,但依旧细瘦,骨节都凸了起来,看着脆弱而苍白。王杰希把叶修的手包在热帕子里,细细擦过每一寸皮肤后,才收起帕子,把汤匙塞进叶修手里。

“你先自己吃,我去把毛巾放回去。”

叶修搅了搅碗里的白粥,今天的病号餐是一碗淡盐的白粥,里面放了一点点香油,算不上什么好喝的东西,不过也不是太令人难以下咽。叶修垂眸看着粥,半晌方舀起一勺粥,送进嘴巴里,还未咽下,叶修就将这口粥喷了出来。

张新杰还未出门,见状急忙走过来查看叶修的状况。叶修剧烈咳嗽着,整个人都缩成一团,张新杰几乎扶不住他,手里的勺子掉在地上,叮叮当当地滚出好远。王杰希听到声音,也顾不上清洗毛巾,快步走到叶修床边,甩开空伸着手,不知所措的黄少天,一把抱住了叶修。

在张新杰和王杰希的安抚下,叶修的咳嗽逐渐平息,熟料刚一抬头,看到张新杰的脸,想起曾经被迫做过的事情,又想到被迫吞咽下的,与白粥相似的液体,一种难以自抑的呕吐感便向他袭来。叶修来不及跳下床,偏头就吐了张新杰一身。张新杰退开一步,看着叶修趴伏在床边,身体因为难受或者害怕而轻轻颤抖着。黄少天、周泽楷和王杰希伸手试图安抚他,却被他僵硬着身体一一避开。叶修猛烈摇着头,凌乱的发丝在阳光下无助地摇晃着,是令人心碎的脆弱。张新杰心中一悸,仿佛是被什么人捏住一样,满腔苦水倏地迸溅而出,让他难以承受。

苦水盈怀,他却要咬牙咽下。这是自己种下的苦果,再难受也要吞下去,吞到肚子里,不得诉苦,不得逃离,不得解脱。便是日日煎熬……

张新杰低头借着推眼镜的动作,抹去眼角的泪水,快步走出病房。张新杰,你有什么资格去哭,被你深深伤害过的人尚且忍耐着泪水,你怎么可以哭,哭你曾做出的错误选择,还是哭你永远得不到的救赎?

张新杰走进无人的楼梯间,扯下眼镜,用手捂住眼睛,痛哭失声。

眼泪流尽,张新杰用手帕擦净眼角的泪珠,想到叶修刚刚因为那碗白粥呕吐,肯定是不肯再吃粥,回去换了身衣服便往公共厨房走去,打算给叶修做点其他的。

进了厨房,张新杰看到王杰希正在流理台边忙碌,上前一看,见王杰希正在将菠菜榨汁。张新杰也不说话,默默地站在旁边看着。叶修反感白色粘稠的流食,用蔬菜汁做些食物,兴许可以让他多吃两口。王杰希的办法不错。

“叶修为什么频繁呕吐?”王杰希突然开口问道,声音平板,听不出喜怒。

张新杰反倒因此而感到忐忑,略作斟酌后,还是决定道出实情:“叶修的消化系统并无问题,频繁呕吐是因为……因为对*液的厌恶。”

话音未落,王杰希便猝然出手,一拳击中了张新杰的上腹部,要他几乎要呕出来。张新杰捂着腹部踉跄后退,心里反倒觉得有了些安慰。请惩罚我吧,请让我承受与叶修相同的痛苦。

打完这一拳,王杰希转身将菠菜汁倒出来,与面粉揉在一起,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这种漠视让张新杰觉得难受,开口刺激王杰希道:“你出来做饭,就不怕黄少天和周泽楷趁虚而入?”

“噗,我只要叶修平安快乐,”王杰希嗤笑一声,说道,“谁在他身边,与我有什么关系。”

张新杰一愣,他从未有过这个念头——只要叶修平安快乐,一直以来他所计划盘算的,都是将叶修据为己有,却几乎不曾想过,叶修和他在一起是否是最好的结局,叶修是否想要和他在一起。

原来在念头方生之时,他便输了。

“我知道了。”张新杰直起身子,静默片刻后,快步离去。

只要叶修平安快乐就够了。

只要他平安……

评论(21)
热度(183)

© 绯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