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欢

待我熬尽一腔苦意,自虚无中化出一点甜来。
再写点东西,让你欢喜。

NEVER【16】

1、ABO,黑化,囚禁,冲击老福特下限。

2、OOC,私设多,刀!刀!刀!

3、热度影响创作者心情,从而间接影响文字质量【疯狂暗示】

【16】

被揍了一顿,并开始了时长一晚的放置play的后果,就是被打的地方出现了青紫的瘢痕。

叶修趴在床上,脸埋在枕头里不肯抬头。方士谦将药油倒在手心里捂热,按揉在叶修的伤处。

“真是想不到,你还会有害羞的时候。”方士谦说着,手下又加了几分力气。

叶修现在浑身上下也没有几两肉,倒是有一半都长在屁股上了。与先前相比较,Q弹软滑的手感分毫不减,衬着他愈发细瘦的腰肢和双腿,反倒更加夺目。

可爱,想捏。

叶秋干咳一声,握紧了自己的右手。叶秋,你不可以再打叶修了,他屁股手感再好,你也不能再打他了。他屁股都有淤青了,你冷静一点!

叶修素来以腰细腿长臀翘闻名于军区,即使穿着麻袋般肥大的作训服,只需要一根腰带,就能勾勒出他的身形,强调出他细瘦的腰身,挺翘的臀部和修长有力的双腿。据说,在叶修走过的地方,爱美女生穿军服的概率能够提高85%。

方士谦用掌心按着一团软肉,打着圈地按摩。叶修害羞的不得了,耳朵都红透了,脖颈上隐隐透着一点红,叫人看了既爱且怜。方士谦力气不小,揉捏地叶修在心里暗自呼痛,一双腿绷的紧紧的,脚趾也蜷了起来。双手分别放在头侧,紧攥着枕巾,额头顶在枕头上。像一只假装海参的猫。

叶秋蹲在他床前,伸手覆上叶修紧握的拳头。慢慢把枕巾从他手里扯出去,将自己的手指塞进叶修手里。“疼得很吗?”

“你魂淡。”叶修闷闷的说道。

“我魂淡,我魂淡。”叶秋应和道,越发觉得他哥可爱,比起那帮私下里脏话说来就来的家伙,翻来覆去只会说魂淡、小狗、恶魔等几个词的叶修,实在是太过单纯可爱了。

方士谦低头避开二人的兄弟情深,专心研究手里雪白的软肉。像所有的omega一样,叶修皮肤细嫩白皙,摸起来像初春时节的风绕过指间一般的顺滑。但是叶修毕竟身份特殊,他曾以alpha的身份在方士谦身边待了很久,一想到自己曾和这个人勾肩搭背,嬉笑打闹,方士谦心里就忍不住生出些别样的感觉。

以前怎么就没觉得叶修这么好捏呢?

叶修的屁屁还肿着,摸起来不但有肉感,温度也略高一些。方士谦又倒了一些药油在上面,看着红褐色的药油顺着臀部曲线慢慢流下去,只觉得心里也躁动起来。看着随着呼吸翕张的那处,方士谦不敢再玩,把药油推开了就急急地给叶修提上裤子,整理好长袍,盖好被子。

叶修左扭右扭,几下就把被子全裹到了身上,伸手一扯,连头都蒙了起来。

方士谦用手拍了拍叶修,笑道:“叶修,你要是每次都能这么配合治疗,该有多好。”

这是在告状了,叶修气得鼓起红彤彤的脸颊不说话。

叶秋伸手把叶修抱起来,要他扑在自己身上。被角掀开一点,叶秋看到叶修红扑扑的脸颊,像草莓棉花糖一样,觉得好玩,就伸手进去戳。叶修一口咬住他的手指,含着不放。

叶秋由着他咬,扭头问方士谦:“叶修平时很不配合治疗吗?”

“是呀,最开始给他用再生性治疗仪,叶修死活不肯插喉管,只能换用治疗效果稍差的初代治疗仪。”方士谦伸手捂住叶修的被子,不肯看他控诉的眼神,“现在他可以不完全依靠营养剂,自己吃一些食物了。明明身体机能没什么大碍,但是他经常吃一点食物就吐个不停。”

身体机能没什么大碍,那就是心理原因了。

叶秋把叶修从被子里剥出来,看到叶修蔫头耷脑,绝望哀伤的样子,心里一痛。

“可以和我说吗?”叶秋贴近叶修的脸颊,温声问道。

“没事啦,只是吃了不该吃的东西。”叶修想让自己尽量表现的轻松一点,可要滴下泪的眼睛却无法与他翘起的嘴角相配合。

叶秋心里一惊,用力拥紧叶修,不敢再看他的脸。生怕自己再看他一眼,就要控制不住自己把那几个罪魁祸首就地正法。

但是他不能,在大选之前,军部必须要拧成一股绳,不能有任何内部矛盾,否则就很容易被敌人逐个击破。现在还不是动韩文清等人的时机,各军区间要合作,甚至要共同出席很多场合,以友好的、亲密的态度。

等到大选结束……

叶秋脑海里涌出许多恶毒的想法,可是转头一想,以叶修的性子,到那时也许会放弃报复也说不定。

这事,恐怕还要自己动手。

虽然说要给大家双更的补偿,但是今天真的太忙的,只写了这么一点。抱歉……
明天再更下一篇吧,头疼的快炸了。

评论(12)
热度(189)

© 绯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