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欢

待我熬尽一腔苦意,自虚无中化出一点甜来。
再写点东西,让你欢喜。

【黄叶】车

1、黄叶温馨向,OOC预警

2、有车,有小奶狗,有天雷滚滚,小心点入


叶修决定报名学车是在渡劫前半年。

它们这些妖怪在建国后的日子分外难熬,先不说国家不承认妖怪身份,就说这渡劫一事,便让大妖小妖愁秃了头发,用霸王洗发水都救不回来的那种。

日子久了,妖怪们也琢磨出了些弯弯道道,找到了好些渡劫圣地,比如无人问津的度假海岛,少有人烟的深山幽谷,荒废已久的烂尾小区,以及开在偏远郊区的驾校。

驾校可谓是妖怪渡劫的最佳选择,不但地偏人少,而且可以开着车满山地跑着躲避雷劫,唯一的缺陷是:70年的身份证有效期内里只能用一次。综合考虑后,叶修也决定去报个驾校。

这些年妖怪也开过不少驾校,起初主打“人少地方大,车载避雷针”,这几年随着驾校教练和学员的矛盾不断加深,又挂上了“微笑服务,温和耐心”这样的标语。

叶修去妖怪联盟群里问了问,选定了蓝雨驾校。据说蓝雨驾校的主教练喻文州态度极其亲切和蔼,未语先笑,苏的不要不要的。叶修倒不怕教练性子急脾气差,他自己就是一张嘴能说死个人的性格,不可能怼不过一个凡人。叶修担心的是他这次渡的劫是千年大劫,足足要挨九九八十一道天雷,天雷威力大,间隔短,整体时间长,要是教练性子急脾气暴不好惹,只怕要惹上大麻烦。

等到叶修见了喻文州,就愈发觉得自己选对了人。喻文州说话不紧不慢,态度温和有礼貌,教导学员以鼓励为主,偶尔见学员犯上点儿不大不小的错误,也会耐心讲解,几乎不会摆冷脸,也不会大声喝诉,最可贵的是,他的驾考通过率极高。

叶修去了几次驾校,就掌握了开车的精髓:油门要慢慢地踩,离合要缓缓地抬。*

距离渡劫还有一段时间,叶修不着急考试,平时也没什么事情,就在驾校帮着喻文州教小学员。

蓝雨驾校的特色有两个,一个是喻苏苏教练,一个是一只叫黄少天的小奶狗。

小奶狗也不知道是什么品种,有人猜测是串了的柯基,反正就是那种肚皮圆滚滚,小腿短趴趴的类型。黄少天从不认生,只要给吃得,谁都能被蹭蹭腿,有时候还会扒着人的膝盖站起来,和你握握手。就是总喜欢叫,略微有些烦人。

叶修总去驾校,一来二去也跟黄少天混了个脸熟。叶修总觉得黄少天是只有灵性的狗,这一点尤其体现在每当学员出了岔子,黄少天就蹲在一旁汪汪汪地叫个不停,直到学员改正了错误。

叶修觉得有趣,便时常拿了火腿、水果、雪糕什么的去逗黄少天,要他听从自己的口令或坐或蹲,或躺下翻个身让自己埋一会儿他软软的小肚皮。

黄少天初时还算听话,后来就“皮”了起来,非但不听叶修的话,而且还要骗他手中的零食吃。

“皮皮黄,”叶修蹲下来戳了戳正在啃鸡腿的黄少天,“皮皮黄,你怎么就这么皮呢?你是不是一只癞皮狗呀?”

黄少天听闻此语,骨头也不啃了,一扭身便向叶修扑去。只可惜他腿短身子矮,这一下刚好撞在叶修膝盖上,顿时疼得捂着鼻子哼哼唧唧地趴在地上。

叶修看着好笑,抄起黄少天仔仔细细地给他顺毛,从头到脚都伺候舒服了,才让黄少天“不计前嫌”地翻了个身,让叶修摸肚子。

“你呀……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有个金罗大仙来收了你。”叶修本想说,我叫喻文州来收拾你,继而想到满场子就喻文州最宠爱黄少天,天天罐头零食小玩具地伺候着,黄少天玩闹时,也会尽职尽责地陪在一边,半点厌烦的样子都没有。若是叫来喻文州,黄少天就要闹腾的更欢了,还是自己来收拾这个小祸害吧。

这么想着,叶修手上不停,从头到尾顺毛撸,不一会儿就把黄少天哄睡了。

此时已是初秋时节,西伯利亚的冷高压已然开始酝酿起自己的势力,随时准备在秦淮以北嘚瑟两下。连日的阴天预示着一场大雨,叶修看着天边厚重的云层,叹息一声,撑了把伞朝驾校走去。

莫不是要渡劫。

到了驾校,叶修才知道要渡劫的是黄少天——黄少天也是只功力深厚的大妖,只是修炼期间出了岔子,一时间无法化作人身。这次渡劫后,便应当可以做个人了。

叶修抱着黄少天做在副驾驶的位置上,看着黄少天扒着车窗向外张望的样子哭笑不得,一般的妖都是避着天雷走的,哪里有像黄少天这样的。若不是喻文州喝住了,只怕黄少天自己就要爬到避雷针上去了。

喻文州开着车载着黄少天和叶修向山里开去,虽然性子温和,平日里也总是斯文模样,喻文州开起车来却是风驰电掣。只要开得足够快,天雷也追不上他。约莫过了两个小时,雷电渐止,黄少天这一关终于过去了。

黄少天摊在叶修身上,即使喻文州能避开一些雷劫,他自己也承担了不少,此时法力不足,精神萎靡,眼皮直往下掉。不过他还记得化形一事,急忙在心中默念口诀。叶修看到黄少天身上流光回旋,便知道他要化形,心下也有了些期待。

几息过去,只见流光大盛,黄少天长成了一个黄发少年的模样,一双圆溜溜的眼睛和小虎牙倒是与原来颇为相似。喻文州坐在一旁,有一种“吾家有女初长成”的老父亲般的欣慰。喻文州和叶修一起帮助刚刚化形的小奶狗黄少天穿上准备好的衣服——白T恤和一件牛仔背带裤,还没来得及给黄少天套上袜子和鞋子,又一道天雷落在周遭。叶修一惊,这是自己要渡劫了。

“我们快走,我要渡的是千年大劫,只怕你这辆车扛不住。”叶修催促道。

黄少天知道这已是危急关头,也不再吵闹,乖乖窝在叶修怀里,观察着天劫。

喻文州车技过人,一道道天劫擦着车身落下, 截止到第35道雷劫,还没有一道真的打在叶修身上。也算是印证了那句话:“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但随着落下的天雷越来越多,喻文州的车不断发出嘎吱嘎吱的抱怨声。

第49道,叶修默数着,眼见第50道雷即将落在车上,叶修猛地推开车门,向外跑去。天雷也随之落在了车外。

事情至此算尽了人事,接下来便只能看叶修的天命了。喻文州叹息一声,也下了车,看着叶修拿着自己的本命法宝千机伞抵挡雷劫。黄少天坐不住,也召唤出冰雨前去助阵,将一些雷劫引到一边,帮助叶修。

99

最后一道天雷落下,叶修疲惫地坐在地上,略闭了闭眼睛,就听到黄少天的声音“老叶,老叶,你没事吧!我们快回去休息吧,你有没有受伤?队长带了伤药来,你要酒精还是碘伏,还是双氧水啊?”

叶修无力抬头,只看到黄少天沾满泥土的小脚丫在自己面前站定:“别闹,少天儿。让哥歇会儿。”

说着,叶修伸手揽住黄少天的腰,把脑袋抵在他软软的小肚皮上,沉沉睡去。

次日醒来,叶修坐在床上揉着脑袋,苦恼地问道:“所以说,埋肚皮是你们一族中表示友好的最高礼节,如果被人揉了肚子,你们就要把那个人娶回家?”

黄少天红着脸点了点头,突然感觉腰上一重,叶修又一次趴在了他的肚皮上。

“那就让我多埋一会儿。”叶修打了个呵欠,“好困。”

阳光照进室内,暖洋洋的仿佛是春日。









不用找了,没有链接的。









真的没有。

评论(9)
热度(56)

© 绯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