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欢

待我熬尽一腔苦意,自虚无中化出一点甜来。
再写点东西,让你欢喜。

黑道大佬的攻略法则【心脏组叶】【下】

戳这里看色气叶:上篇,  日更第二天, @鹹魚墨初

1. 心脏组3+2*叶修

2. 极度ooc,色气叶和卧底心脏

又一天晨会结束,叶修把人都打发走,要张新杰去备车,他要出门。叶修本是打算独自出行的,张新杰不放心到底是跟着出来了。叶修的车子很普通,装潢也很简单,于是那个不停地吱哇乱叫的导航仪便显得突兀起来。

“前边儿路口准备好左转,乖乖地把方向灯打起来。”

“直行,直行,别东张西望的,我没在路边儿站着,你别研究行人双眼是否一样大了。”

“前边有监控啊,请不要和副驾驶接吻。”

“限速六十,老司机不要乱飙车。”

“前方即将看到我,请准备好你的微笑。”

叶修一边听着导航一边笑着跟张新杰解释道:“好玩吧,我学长给我录的!咱们今天就是去找他玩儿,他是学摄影的,成天闭一只眼睁一只眼的。哈哈哈哈,见了面你就知道了。”

张新杰是知道的,叶修口中的学长名叫王杰希,先锋摄影师,极其擅长把握光与影,能够把简单的景物派出油画大作的既视感。叶修的那组照片就是他拍的。这人行踪不定,有可能今天在B市参加晚宴,第二天一早就去了撒哈拉拍骆驼。除了那身迥异于常人的“艺术家”气质,他最大的特点一个是大小眼,一个是他从不离手的,被称作“灭绝星辰”的高级相机。张新杰回想了一遍王杰希的资料,站在王杰希面前时,既没有对他与众不同的眼睛表现出半点好奇心,也没有对他手里那个可能会毁人一生的相机表现出一丝惊艳。

这反而让王杰希注意到了张新杰。

“小叶说你很喜欢鲜花。”王杰希平板板地说道。

“一般吧,只是叶家太空了,放点花会好看一点。”张新杰解释道。

王杰希点了点头,不知道是在赞叹叶家太空了,还是在表示知道了张新杰对鲜花的态度。“你去水边采一些芦苇来,越多越好。”

这就是故意打发他走了。

张新杰一路走来,并未发现任何异常,便找了个离叶修近的地方,开始捋芦苇。九月的河畔边芦花如雪,茫茫一片。

“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张新杰无端想起这句话来。这是《红楼梦》曲子词里的最后一支,唱的是贾家家破人亡后的凄凉场景,无端的想起这个让张新杰莫名心慌。

待他抱了芦苇出来,只见叶修独自坐在河畔画画,王杰希不知去了何处。张新杰隐隐有些恼怒,把芦花丢在一边,走过去看叶修画画。

叶修膝盖上放着个不大的画本,上面涂着些蓝蓝白白的色块,还看不出具体的模样。

张新杰坐在他身后默默的看,叶修的头发被风吹起来,不时地拂过张新杰的脸,叶修头发十分细软,在阳光下呈现出深棕色,与往日比更显得他单纯乖巧。

眼前的风景在叶修手下逐渐成型,秋日的天辽阔明净,水面宽广通透,河畔的芦花飞扬,本是令人心情舒畅的景色,在叶修的笔下却显得怅惘起来。要人看了便忍不住嘴边的叹息。

“别画了,”叶修放下画笔后,张新杰猛地握住了他的手,“以后别再画这样的景物了,我看着伤心。”

叶修并不辩驳,低低地应了一声好。

王杰希从芦苇丛里走出来,肩头上落了不少芦花。叶修看着他朝自己走来,脸上慢慢挂上了微笑。

“你看起来就像一个天使,被折了翅膀坠入凡间。”

张新杰听着叶修的话,觉得自己的胸膛仿佛受了他气息的震荡,十分难受。

王杰希和叶修各自收了东西,去河边的农家吃鱼。鱼是早上刚捕获的野生鱼,肉质紧实,滋味鲜美,只要稍加烹饪,便是一道绝味。三人皆口味清淡,只要了一例清蒸鱼,一盆鱼汤并两样野菜。一时间,小屋里充满了饭菜的清香。

这是家常的味道,绝非坐在叶家餐厅的长桌前,对着数道精致菜肴所能感受到的。

叶修虽未如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一般的兴奋,但脸上始终挂着笑,眸子里亮晶晶的看着周围事物,待菜肴一道道的上来,更是急不可待的往嘴巴里送,被烫的直吐舌头。张新杰见状也想笑,赶忙为他剔除鱼刺,以免他吃的太急,被刺扎了嗓子。鱼肉还未放入叶修的盘子,筷子便先撞上了另一双筷子。张新杰和王杰希对视一眼,把鱼肉放入叶修的盘子里。叶修只顾埋头苦吃,对突然凝滞的气氛似乎毫无感觉。

“张管家自便就好,叶修有我照顾。”王杰希说道,语气仍然没什么起伏,对于陌生人,他似乎格外吝啬,连一点情绪都欠奉,“就当做,今天给您放了个假吧。”

“照顾家主是我的职责所在,王先生快吃罢。菜凉了就不好了。”张新杰丝毫不为之所动,又夹了块鱼肉帮叶修剔鱼刺。

“张管家实在是恪尽职守。”王杰希感叹一句,帮叶修夹了一筷子青菜。

“你们在说什么?我的肉已经吃完了!”叶修抬头催促道。

张新杰和王杰希再次对视一眼,从彼此的眼中都看出了志在必得和寸步不让的决心。

今日的菜肴十分鲜美,但张新杰却没有了仔细品尝的心情,只觉得味同嚼蜡。吃完饭,外面的日头正毒,三人都没有要顶着太阳出去游玩的心思。王杰希便取了相机给叶修看他最近的作品,张新杰站在叶修身后,也不得不赞叹王杰希作品的美妙独特。“光影魔术师”的称号,名副其实。

太阳很快西斜,王杰希邀了叶修去河边拍一组写真,张新杰自是跟在叶修身后。那一抱被张新杰丢下的芦苇,遭受过炽烈阳光的鞭笞后,已然萎靡。王杰希将芦苇简单捆扎了一下,交到叶修手里,和他简单说了两句自己的想法,便端起了摄像机。

叶修解开衬衣扣子,任由风将衣摆吹起,露出柔韧笔挺的细腰,握着半枯芦花的手自然下垂,慢慢向河边走去。镜头里,夕阳染红了半边天空,湖水也被镀上金光,青年背对着镜头,沈腰憔悴,风僝雨僽。突然,叶修高喝一声,快速卧倒在地。

张新杰听到一声枪响,心里大喊一声糟糕,压低身子迅速向叶修跑去。叶修刚刚反应及时,并未被击中,张新杰扑上去抱住他,两人一起滚进芦苇丛中。

“咱们的车就在河堤上,距离这里直线距离不到一百米,但是其中有六十米左右毫无遮挡物,而且还有一道阶梯。”张新杰冷静分析着目前的出境。

“不能现在去开车。”叶修坚定的说道,“他们既然知道我在这里,肯定也知道我开的是什么车。如果是我,我一定会提前对车做手脚。”

“你会游泳吗?我们可以从水里逃走。”张新杰一边说,一边思考着附近的地形。

“我不会,而且我们走不了了。”叶修说道。

王杰希已经被抓住了。

“叶家主,我们老板想请您去做客,您是自己跟我们走呢?还是要我们把您抓出来?”一个穿着皮夹克的人高声喊道。

“我手下都是粗人,万一伤着您了,还请您多多担待。”话音未落,便听到一阵密集的枪声,不知有多少人正在芦苇丛中搜查。

张新杰心中焦灼难安,想带着叶修往芦苇深处移动,却被叶修按住了。

“您还不出来吗?那我们就只能先请您的朋友去喝杯酒了,您这朋友好像还挺厉害的吧,摄影师……喂,要是你没了眼睛会怎么样?”那人按住王杰希的头,狠狠地磕在地上。

王杰希惨叫一声,喊的却是:“小修快跑!”

叶修抓紧张新杰的手,对他说道:“你待着别动,一会儿找机会跑回去搬救兵。”然后站起来,向男人走去。

张新杰伸手想抓住他,却抓了个空,眼睁睁地看着叶修走到男人面前。

“吴老九,你跟着二叔这么多年,长进不小啊。”叶家二叔,跟叶修关系最差的那一个,叶明远在世时,就对他洗白叶家的举措很不满意,更看不上离家出走的叶修。

张新杰心里咯噔一声,叶二老爷在道上的风评很差,据说落在他手里的人往往受尽各种折磨,非死即伤。张新杰感受到周围的芦苇猛烈晃动起来,于是动了一下,便被吴老九的手下拎了出去。

“客人来齐了,我们走。”三人头上都被套了面罩,被人推搡着上了车,不知道开往何处。一路上,三个人都十分沉默,并不言语,张新杰默默感受着车辆的颠簸,猜测着他们被带到了何处。伪装成手表的信号发射器已经开启,不知道韩队什么时候能带人来救他们,究竟是谁透露了他们的行踪,那个人究竟有什么阴谋?张新杰的大脑里乱成一团,只要想到叶修有可能受到的折磨,他就难以平静。

三人很快被带下车,张新杰被惯倒在地上,压在一个人身上。那人一声闷哼,听着像是王杰希。头罩被人拿下,张新杰看到他们现在位于一间废弃厂房内,四周零零散散的堆放着废旧的机械零件,自己和王杰希都躺在角落里,王杰希额头上的撞伤不轻,半边脸都是血。三四个人在旁边看管着他们,两个人手中有枪。叶修坐在一个特制的铁椅上,手被分别拷在椅子的两个把手上,脚被绑在一起,椅子很高,他并不能踩在地上。

“大侄子,二叔今天请你过来是想和你商量一件事。”叶修对面,一个身穿唐装的老人说道。

“二叔看起来并不像是要与我商量的样子,不如直接说出你的决定吧。”叶修靠在椅子上,懒洋洋的语气仿佛是在自家花园里晒太阳。

“大侄子是个明白人,二叔也就不跟你兜圈子了。”老人仿佛是在赞扬叶修的优秀品质,欣慰地点了点头。

“大哥去世前,将一些东西放进了银行保密柜里,二叔呢,想把那些东西取出来。”老人说道,“放心,那些东西也不是什么值钱玩意儿,就是些我们兄弟两个年轻时的回忆。你父亲去了,二叔也想留点儿东西在身边,时时念着他些。”

叶修沉默片刻,说道:“只怕二叔睹物思人,万一想我爸想得紧了,直接就去见他了,侄子担待不起。”这是在拒绝了。

“小修你真会开玩笑,只要你把保险箱打开,把东西给了二叔,什么都好说,回去了你还是堂堂正正的叶家家主,二叔也不图那些金银权势的虚物。你再好好考虑一下。不过二叔没什么耐心,你别跟二叔墨迹太久了。”老人说完,状似不经意地看向王杰希和张新杰,“你们几个怎么办的事?就派这几个人看着这个条子!”

张新杰听到这话,心中一惊,迅速从地上弹跳而起,长腿扫向面前的人的脑袋,马仔们显然没有想到张新杰本事了得,一时也慌了。张新杰又是一个膝撞,打向来人,接着就是一套腿法组合技。但终究是寡不敌众,很快就被几个人压住了,被迫跪倒在地上。

“大侄子做事也太不谨慎了,一个条子在你身边呆了这么久,居然都没有发现。”叶二叔依旧是一副慈爱的模样。

叶修不由得的坐直了身子,冷冷地盯着张新杰,张新杰和他对视片刻,想要解释自己并非是来收集证据对他不利的,只是受命保护叶修。又一想,自古黑白不两立,这话自己都不会相信,更何况叶修呢。便偏过头不去看叶修,像是默认了。

叶修见张新杰如此反应,便知道二叔说的恐怕并非空穴来风,“那还要多谢二叔帮我揪出内贼了。”

“哈哈,这可不是二叔的功劳,都是小肖心细去查了这人的底,才发现的。”叶二叔笑着,冲站在外围的肖时钦挥了挥手,示意他走到自己身边来,“小肖是个好的,能力不低,最重要的是做事情心细谨慎,你以后要做什么,不妨多问问小肖。”

肖时钦脸上挂着浅笑,对叶二叔的夸赞一阵谦虚,却在用余光默默地观察叶修的反应,见他先是露出愤怒的表情,复又靠回去,依旧是懒洋洋的,不甚在意的样子。心里便生出一丝不悦来,原来自己不辞辛苦地为他排除身边的险情,他对自己依旧是不在意的吗?这种不悦立时便转化成了愤怒。

“我有什么辛苦的呢,要说真正辛苦的,只怕是喻特助吧。若非他动用人脉找王先生约稿,又故意向王先生传达出叶家主在家中无趣的消息,还煞费苦心地调走叶家主身边的护卫,只怕我们今天很难请家主来这里呢。”

若你对我浑不在意,那么与你朝夕相伴的喻文州还能让你保持这一分淡然吗?

叶修果然被激怒了,眼睛里充满了怒火。“肖堂主只怕是心思太多,想多了吧。我听说,看谁都是敌人是一种精神病。有了病,还是尽早治比较好。”

“小修啊,你做事还是太莽撞了些,若是没有确凿的证据,小肖会这么说吗?”叶二叔带着志得意满的笑走到叶修身边,伸手抚上叶修的脸,“做事情,尤其是做大事,光靠脸是不够的,还要靠脑子。”

看到叶二叔的动作,张新杰猛地挣扎起来,身后的人几乎要压制不住他。他绝不许别人侮辱叶修,况且哪只脑子告诉叶二叔,叶修是靠美貌做事情的!

叶二叔见状哈哈大笑起来,“你这人到是奇怪,明明是条子派来的卧底,却还想护着叶修?莫非也是被我这侄儿迷倒了?”说完,掏枪射向张新杰的腿。

叶修见张新杰低喝一声,鲜血迅速染红了衣服,也是一惊。虽然刚刚得知,张新杰是卧底,但旧日里张新杰确实是用心待他的,见状大为不忍,用巧力挣脱了腿上的绳索,便要发起反击。

张新杰洞察出叶修的意图,再次出声呼痛,借着叶修看向他时,朝叶修摇了摇头。

“二老爷,喻文州刚刚带着人来,已经被我的人抓住了。”肖时钦靠近叶二叔说道,并可以强调了“我的”二字,让叶修明白这里人手虽多,但大多是效忠于他的人。而肖时钦,是对叶修无害的。

听到这话,叶二叔也顾不上张新杰了,高声叫道:“把他拖上来!”

又转头对叶修说道:“原本你去学画画,我就是不同意的,咱们家与别人家大不一样,若不从小跟着长辈学习,长大了就很难应付这些。大哥去的早,就只能让二叔代他管教你了。”

“只是不知道二叔您是鸠占鹊巢的那只斑鸠呢,还是狐假虎威的那个狐狸呀?”叶修嘲笑道。

叶二叔确实是个没什么耐心的暴烈性子,听了这话伸手就打了叶修一记耳光,见喻文州被人推搡着进来,急急地站到叶修身后。喻文州身手了得,在道上是能排的上名的高手。

“喻特助,啊,不对,应该叫您蓝雨少主才对。”肖时钦说道。蓝雨是多年前被叶家干掉的一个帮派,当年是叶二叔带人动的手,不但杀了蓝雨的帮主和所有高层,连他们的妻儿都没有放过。当时的喻文州正在国外留学,才侥幸逃过一劫。事后,叶二叔曾多方搜寻喻文州的下落,却不曾想到喻文州会通过叶修加入叶家,并迅速成为叶明远倚重的得力干将,还在叶修继任家主后,成为他身边的特别助理。

“小修啊,当年蓝雨的事情想来你也是知道的,那次我办事不周全,让他们的少主走脱了,原以为是个小差错,现在看竟成了大威胁。”叶二叔缓缓说道。

喻文州左臂受了伤,半身浴血,形容狼狈。听到肖时钦的话,喻文州惊恐地扑到叶修身边,紧紧抓着叶修的双手,辩解道:“家主!我虽然曾经是蓝雨的少主,但我是真心待您的啊!我若是有半分对您有害的心思,便叫我生前受尽折磨,死后坠入阿鼻地狱!”借着接近叶修的机会,喻文州悄悄给叶修开了手上的锁。

“是你!一定是你再家主面前挑拨离间!蓝雨是你带人灭的,魏帮主和方帮主也是你杀的!我若是复仇,何必跟在家主身边呢?哼,既然你说我要复仇,那我就先杀了你!”话音未落,喻文州就冲向叶二叔,作势要锁住他的喉咙。叶二叔急忙扭身闪避,却不料叶修自高椅上跃下,顺势便劫持了他。

从叶二叔手上夺下枪,叶修一边挟持着他一边往门外走。

“让你的人放开张新杰和王杰希!”叶修向肖时钦命令道。

肖时钦本就不欲伤害叶修,一直听从叶二叔的话,也不过是想要借机做掉喻文州和张新杰,好让叶修以后全新全意地依赖自己一人。见叶修挟持了叶二叔,便知今日大势已去,乖乖地放叶修离去。

几个人刚出了厂房,就看到另一批人急匆匆地向这里赶来,是邻市轮回帮的人,领头的是他们的二当家江波涛。

江波涛见状,迅速盘算了一下当前的形势,还是觉得帮叶修能给轮回带去更多利益。便亲自带着人手护送他们离开。到了医院,叶修把几人送进病房后就消失不见。几人出院后通过各种消息渠道打听叶修的下落,终于得知,目前叶修正在S市轮回做客,并将在几日后回到B市,协助警方将叶家的地下产业全部清算。

“叶家的创始人原本是警方派去整合黑道的卧底,叶家明面上看是黑道帝国的掌控者,实际上却是国家平衡各方势力的一枚棋子。但这件事隐藏地非常深,只有在新家主继任时才会得知。叶二叔想要得到的那份被锁在保险箱内的资料,是他这些年的犯罪证据,叶明远无法硬下心来把这些证据交给国家,便将它们封存起来,钥匙只给了叶修一人。让他在叶二叔死后,再将这些证据上交。目前叶修已与我方取得联系,很快就会回到叶家,协助我方打击黑道各方势力。但是,听说轮回的二当家江波涛也会陪同叶修一起回来。”张新杰将他所知道的全部消息一一坦白,“今后,大家就不需要共享情报了,各凭本事吧。”

“不过,追求叶修的前提是——不能伤害到叶修。”喻文州冷脸看着肖时钦说道。

“也不可以随意造谣中伤其他人。”肖时钦补充道。

“我觉得我们最好先一致对外,那个江波涛素是个会讨好叶修的。”王杰希甩出一个猛料,并在其余人眼中都看到了一丝无奈。不过这与他有什么关系呢?和这些背叛过叶修的人相比,只有他与叶修没有半分利益冲突,也没有斩不断的羁绊孽缘。他,才是获胜几率最大的那一个人呢。想到叶修这几天与自己的即时通讯消息和视频通话,王杰希的脸上浮现出一个志得意满的微笑。

对面坐着的三人对视片刻后,慢慢点了点头,先把江波涛那个外来户干掉,就解决王杰希这个祸害!世间美景千千万,王杰希你慢慢拍去吧!

END

绯欢于4.7午后,风吼马嘶,瑟瑟发抖



下篇有点赶进度,没有认真描写叶修的美貌,改天补上!

评论(4)
热度(154)

© 绯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