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欢

待我熬尽一腔苦意,自虚无中化出一点甜来。
再写点东西,让你欢喜。

天子笑【楚云秀个人】

【楚云秀个人】

01.

第一次见到楚云秀,是在顶楼咖啡馆。

那日是个阴天,云层深厚地快要坠下来,风不大,却只在窗口徘徊彳亍,像个行吟诗人一样长叹短吁。楚云秀就坐在窗边的高凳上,手边放着一杯雪顶。她并不喝那杯雪顶,只用小勺子有一下没一下的戳着冰激淋吃。指间夹了一支烟,专注地享受着。

咖啡馆里的小哥儿走过去提醒她,咖啡馆内禁止吸烟。她放下烟,漫不经心地瞄了眼我旁边墙上挂着的禁烟标识,手一撑就跳上了窗台,半个身子都探了出去——包括她夹着烟的手。

“这样就不算在店里吸烟了吧。”她笑着说道。

店员小哥儿显然未曾料到她的举动,无奈地提醒她注意安全后,摇摇头走回柜台。

她红棕色的鬈发在风中招摇,像肆意生长的海藻。姑苏天子笑,我突然想到了这么一种酒。楚云秀是千年前的侠士,随意绽放在漠漠阴云之下,却开得热烈而妖娆。

仗剑一长笑,出门游四方*。

她把社会规则踩在脚下,踏着泥泞走出自己的路。这路竟也平坦宽阔。

楚云秀抽完烟,从窗台上跳下来,环顾一周,走到我身边坐下。

“大学生?”她又想抽烟了,从烟盒里取出一支来,拿在手指间把玩。

我点点头,并不敢随意接话。

“你在做翻译。”她窥了眼我的电脑屏幕,肯定的说道。

我又点了点头,她却不说话了,一手托着头,一手玩着细长的女士香烟,看着我的电脑屏幕。或者看着虚空。

我尝试不再关注她,继续做我的翻译作业,她在旁边坐着,一动不动,只有风在撩动着她身上的香气。我猜她用了柑橘调的香水,混着些木质香的味道,闻起来令人清醒,充满力量。

“你打字真慢。”她得出了这一个结论。

我愣了一下,不太好意思的把手指从键盘上移开,缩进袖子里。

“我来帮你。”她把电脑移到自己面前,帮我打字。

“时光不是床榻,大地不是一场昏睡/ 爱之树裸着身躯/ 爱中意的地方无遮无蔽/ 是否,夜晚唤醒了梦/ 任它在太阳的街上奔跑?我想象/ 在爱的天体/ 打着哈欠的那些太阳/ 不过是大地的几处创伤/ 我将为这被照亮的地方歌唱/ 以我之前恋人们的碎片/ 此生此在,不过是用来放歌的一段时光。”*我缓慢地读着这些词句,看着楚云秀的双手在键盘上翻飞,像两只翱翔天际的白鸥。

“此生此在,不过是用来放歌的一段时光。”楚云秀喃喃道,推开电脑仰倒在卡座上。楚云秀伸手拿过烟盒,抖出一支烟,刚想点烟,却瞥见身旁女生和她头顶的禁烟标牌。纯白色的烟在楚云秀指间旋转几周,重新回到了烟盒里。

楚云秀把杯中的冰块倒进嘴里,咔咔地咬碎,起身离开。

“我叫楚云秀,我们有缘再见。”

这就是我和楚云秀的第一次见面。

02

第二次见面依旧是在顶楼咖啡馆,我坐在上次的位置上,看见楚云秀以跺穿楼顶的气势走进来。身后跟了一个大众脸的男子,被乌云笼罩着一般的阴沉。

楚云秀看到了我,但没有同我打招呼,径自坐到我旁边的位子,把烟和打火机拍在桌子上。

“这样可以获得更多的关注度,我们也能接到更多赞助,才能给战队更好的发展。”

“没有钱,我用什么供养你们去打游戏?怎么给你们发工资?”

“战队现在的战绩并不好,也不是夺冠热门队伍。你不要给我提黑马,战队的战绩你比我清楚,夺冠的可能性很低。现在用这两个新人,可以给我们带来很大的热度。”

“赞助商对她们很感兴趣,联盟总部也同意了我们对她们的炒作。你的反对并没有什么实际的作用,我今天和你说这些,只是因为我觉得作为烟雨的队长,你的支持对队员的发展,和战队的发展都很重要。”

“你再好好想想吧,老板对战队最近的表现并不是很满意。”

那个男人絮絮叨叨地说了很多,楚云秀始终不发一言。男人走后,楚云秀端着自己的柠檬水坐到我的对面,面色凝重。她从烟盒里取出一支烟,抬头看到墙上禁止吸烟和禁止把身体探出窗外的标识,又把烟粗暴地扔进包里。

“艹”我听到她低低的咒骂声。她心情不好。

无论是谁,听了那么一番金钱至上主义的说辞,心情恐怕都不会好到哪里去。何况是随性自在的她。

“我是个电竞选手。”楚云秀兀自说道,她知道我在听,“通俗点说,打游戏的。我打的不坏,是个不大不小的战队的队长。战队成绩一般,盈利有限,老板对我们失去了耐心和信心。所以他决定引入一对新人,双胞胎,美女,热度很高。”

“但是我的队伍体系无法同时容下她们两个人。我们可能会输得很惨,而我的骄傲和信念不允许我输。”

我默默地听她讲话,她的嗓子有些哑,声音很沉重,可以听出心里面包裹着的那块石头——冷、硬、重、多棱角。把她和那个男人都磨得疼痛难耐。

“所以,除了大幅度提高个人技战术,和继续寻找新的战术方法,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我问道。她说完话,一口气不停地喝光自己的柠檬水,像是渴了很久。

可是她刚刚在那个男人面前,一口水都没有喝。

她不是对那个男人不屑,她只是不愿意显示自己的虚弱。她永远强大,不可不饿,不惧不累。我突然走神想到这里,在心里无声地叹息。

侠士要背负起剑的重量。此生都无法卸下的重量。

“真是的,完全没有办法呢。”她用手缠绕着发尾,嘴角带起一抹苦笑。“就算是叶修那个大心脏来了,恐怕也是没办法解决这问题的吧。”

我完全不懂她的话,只能找来服务生给她续了一杯柠檬水。然后陪她看天上的云彩,今天是个阴天,云朵虽然多,但完全无法看到云的轨迹。其实并不美。

“你有兴趣来看我的比赛吗?”她走的时候,给我留下了一张赛场的入场券。却并没有听我的回答。

03

第三次见面,是单方面的。

我坐在比赛看台上,仰望着转播屏幕里的画面。风城烟雨挥舞着自己的法杖,天雷地火,雨雪冰雹将战场一寸寸覆盖,战场上仅余他一人站立着,冷漠地扫视着匍匐的人们,他仍念诵着咒语,一道道法术从法杖中飞出扑向敌人。来自敌方的子弹和气波也向他倾泻,逼着他不不后退,直到退无可退……

一颗角度刁钻的子弹飞来,直射进风城烟雨的眉心,血花迸射而出,风城烟雨身形一晃,还未站稳,背后突然闪过两道剑光。血量清零!

烟雨战队终究是败了。比赛已结束多时,我仍坐在观众席上,久久不能回神。为什么依旧输了呢?我兀自瞪着眼睛看向比赛场,仿佛风城烟雨自枪林弹雨中向我走来,身边的同伴却一个接一个倒下,最终风城烟雨也倒在了战场上。我猛地站起来,这一刻,我很想站在风城烟雨身后为他撑起一片屏障。

04

“你也在打荣耀啊。”楚云秀的声音突然在我身后响起,把我吓了一跳。我摘下耳机回头,看到她站在光明前微笑。她的头发好像又长了,下端蜷曲着,像水中蜿蜒的海草。

“是啊,不过,我打的不好。”我低下头,不太好意思地把手指从键盘上移开,缩进袖子里。

“你要是打的不好,就不会坐在这里了。来,让我看看你的训练成绩。”楚云秀拉了一把椅子在我身边坐下,这个暑假我来了烟雨的训练营,现在已经进入第一梯队——距离正式队员仅有一步之遥。

“你用的是守护天使啊,”楚云秀翻了翻我的训练记录,脸上一直挂着笑,“很适合你的职业,来,你们几个过来,我们打一场。”楚云秀随意点了几个人,抽了张账号卡就拉着我进了竞技场。

三打二,我方有治疗。我清楚自己的短板在于接触荣耀的时间过短,因此并不敢随意出招与对方硬碰硬,只伴在楚云秀左右为她掠阵,窥见空档时,才出招限制对方。楚云秀的能力即使在职业选手中也属于一线大神级别,我们这些训练营的学员如何是她的对手呢?只是为了指导我们,才故意拖长了战斗时间。十几分钟后,对方的最后一人落败。楚云秀调出比赛录像分别指点着那几个少年,末了转头对我嫣然一笑:“打得不错。”

见此,我长舒一口气,悬在嗓子眼儿里的心脏终于落了下去。

此后,楚云秀时常到训练营来,有时与我切磋,有时带着我分析比赛视频,有时和我吐槽联赛里的遇到的奇葩事。

一年后,我坐在经理办公室内,看着楚云秀及腰的长发发怔。

“愣什么呢?对合约不满意?”楚云秀再也绷不住脸上的严肃表情,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不不不。”我胡乱摇了摇头,抓起笔在那份合约书上签下自己的名字。

我终于,有机会为风城烟雨撑起一道绝对防御的屏障了。

05

我在烟雨战队过得很艰难,烟雨的远程攻击手太多,且防御都不强,我作为治疗职业身上的担子格外重,每场比赛都要来回奔波,一刻也不得放松。赛季初我们的战绩一如往常,不算坏也不算太好,生活平静地像一潭死水,让人觉得惫懒。只是看着楚云秀每天越发明媚的笑,也就觉得自己的努力兴许是有用的。

烟雨的队伍是双治疗,目前仍以牧师为主,我只在打消耗战时上场。每次坐在赛场下看着风城烟雨在战场上穿梭,带着大家东冲西突,我都暗自发誓,总有一天要站在楚云秀的身边,和风城烟雨一起夺取最终的胜利。

那时候,我还不知道,这一天会来的如此之快。

兴许是受到幸运女神的眷顾,这一赛季,我们竟杀入总决赛。几乎所有人都在赞叹我们的好运,连我们自己都有些相信我们受到了上苍垂怜。

“运气?毛线的运气!”楚云秀阴着脸训话,“我们杀入总决赛,靠的是日复一日的练习,是我每天逼着你们做的加训,是我们自己的努力!接下来只有一场比赛要打了,所有人都打起精神来,继续努力!”

“这场比赛,我们的治疗用守护天使。每天训练结束后都留下来,我单独对你进行辅导。”楚云秀点了点我,让我大吃一惊,我并不如牧师厉害,每次上场发挥的作用有限,而且我不如牧师在队的时间长,于情于理这位置都轮不到我。

“你不要多想,我要你参加这场比赛仅仅是因为我们的队伍需要守护天使,而你恰好能胜任。赛场上,我们从始至终追求的都是胜利,与资历无关,与金钱更没有关系。”加训时,楚云秀状若不在意的说道。我抿着笑看她,这时的她看起来格外好看,既有信念坚定,勇往直前的刚毅,也有一丝温柔。

比赛一如我们所设想的困难和惨烈,我所守护的人一个接一个的倒下,对手的血条却似乎只是一滴一滴地往下掉。我心中焦虑却只能逼迫自己冷静下来,认真照看队友的血量。我跟着楚云秀且战且走,左支右绌,虽然形容狼狈,却也拿下了对方的四个人头。在圣盾术消失的那一瞬间,对方将子弹从四面八方向风城烟雨袭去,我焦虑更甚,却毫无办法,风城烟雨抬手推开挡在他身前的我。

“转火战斗法师。”

这是楚云秀留给我的最后一句话。守护天使的攻击技能不多,我只能挥舞着十字架贴身近战。对方的角色血量不多,我防御力很强,解决掉他并不是问题。但是比赛,终究是无力回天。

走下比赛台,经理略带不满地看着我说:“输赢已成定局,风城烟雨死了以后,你就可以投降了,为什么还要继续打呢?你是治疗,打起来很难看的。”

为什么还要继续打呢?还要用难看的姿势?我想了一下,一字一顿地对他说道:“因为烟雨,永、不、认、输。”

走在我前面的楚云秀停了一下,回头紧紧地盯着我,突然高声喊道:“烟雨,永不认输!”

我看见她的笑,绚烂的好像夏日雷雨后的太阳。


*仗剑一长笑,出门游四方:语出宋代胡仲弓诗《侠客》。

*诗句源自《我的孤独是一座花园》



个人认为,楚云秀像极了夏日的山雀,傍晚归巢前,总要在空中飞舞鸣唱不停,直至太阳完全落下。雷雨前,欢乐更甚,天愈阴,鸣声愈大;落雷声愈响亮,飞舞速度愈快。仿佛在向上苍请战。

这样的人,我只能旁观,用苍白的语言平直叙述他们的精彩故事,无法写出他们灵魂的万分之一。

评论(6)
热度(29)

© 绯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