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欢

待我熬尽一腔苦意,自虚无中化出一点甜来。
再写点东西,让你欢喜。

心脏叶瓶尔小草(蛇精王×心脏叶瓶尔小草精叶)


被毒蛇咬伤后该怎么办?

叶修想了想,凶狠地扑上去咬了毒蛇一口,然后捂着受伤的手臂一溜烟消失在森林深处。

蛇精愣了一下,就失去了叶修的踪迹。王杰希从未遭受过如此对待,他从可以出关以来,依靠无迹可寻的蛇型走位和无药可解的毒液,素来是战无不胜,即使偶有失手,也不会如这次一般……被咬一口。王杰希化作人形,看着左胸上还在冒血珠的牙印,面无表情地舔了下毒牙。

“有趣。”王杰希感叹道。他本以为对手不过是个误入他领地的小草妖,法力还挺深厚的,就起了和他切磋的心思,孰料对方竟完全不怕他,还咬了他一口。王杰希伸手摸了摸伤口,却感受到了自己的心跳。

噗通,噗通,分明是再平常不过的跃动,王杰希却平白打了个寒战。这是第一个在他命门处留下的伤口,对方是个反应有些奇怪,法力很是高深,模样非常清秀的小草妖。

王杰希记住了这些,再次化作蛇形,慢悠悠地钻进了草丛。

王杰希回到蛇窟,刚一化作人形,他的崽们便扑了过来。

“领主,东山那窝造反的兔子,已经被我和英杰干掉了!”

“领主,西河领域一切正常蓝雨那群鱼精今天很安分。”

“领主,北原好像有其他妖精活动的迹象,像是皇风那边的豹子精!”

“领主,今天去南林有什么收获吗?”

“没什么异象,但我遇到了一个很有趣的小妖精。柏清,你跟我来一趟,其他人都散了吧。”

看着王杰希带袁柏清离开正厅,众人面面相觑。

“领主是不是受伤了?”高英杰小声说道。

“胸口好像有一点血迹?”柳非想了想,试探着说道。

“居然能伤到领主,敌人一定很强大。”刘小别严肃地说道,“不知道我的剑能不能刺中他。”

“领主只叫了柏清为他处理伤口,而没有去找方长老,应该没有重伤,大家不必太过担心。”许斌分析道,“小别,英杰,你们两个明天随我到南林那边去看看,大家今天都辛苦了,回去休息吧。”

话毕,袁柏清走进聚义厅,眉头紧锁,脸上还带着写困惑的表情。许斌看着他这副样子,心里咯噔一下,忙让众人散了,又把袁柏清叫过来细细地问他王杰希的情况。

“领主只受了轻伤,并无大碍。”他只是被人在胸口种了颗草莓。

“只是这次领主遇到的对手有些棘手,他对领主的毒素天生免疫,我担心在战斗中遇到到他时,我们会吃亏。”而且领主还舍不得用些手段解决掉他。

“领主没有告诉我完整的情况,我现在还无法确定他的本体究竟是什么。”领主只说他容貌清秀,见之可亲,我又能推断出什么呢?这是一个小白脸吗?

许斌沉思片刻,让袁柏清先行离开,自己去找王杰希讨论对手的情况。

“你去探查一番也好,但是不要惊扰到对方,尽量不要和他动手。”王杰希不自禁地抚上胸前的伤口,伤口很小,与战斗留下的可怕伤疤相比,它更像是情人间打闹留下的印痕。

“一个很有趣的小家伙。”王杰希面上露出一点饶有兴味的笑。

许斌知道王杰希起了惜才之心,点点头表示理解,回去自是准备明日所需物品不提。

次日傍晚,许斌带着高英杰和刘小别二人回到中草堂,三人面上都带着些兴奋,一见到王杰希便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

“领主,叶修他太厉害了,他的剑比我还快!他的武器也超级厉害的,它叫千机伞,会变形的!咔咔几声就变成盾牌了,再咔咔两声,就能变成机弩,还能变成战矛、太刀、战镰、法杖、忍刀、东方棍、骑士剑等等,好神奇啊!”这是手舞足蹈的刘小别。

“领主,叶修前辈原来是嘉世探险队的队长,他去过了好多地方,写了好多游记,《一叶知秋》就是他的作品呢。他现在准备找个地方定居,在南林外的山谷里和一些游侠建了个庄子,叫做兴欣。”高英杰把背囊里的书展示给王杰希看,喜爱之情溢于言表。

“叶修交游广阔,与蓝雨霸图轮回等势力都有交情,他对我们毫无敌意,还请领主您明天去兴欣吃鸡。”许斌比高英杰和刘小别稍稍冷静一些,还能把重要事件说给王杰希。

王杰希被他们吵得有些头痛,就让高英杰和刘小别先回去休息,和其他人说说今天的见闻,只让许斌留下汇报。

“我们起初也只是在外围侦查,但很快就被发现了,并收到了和他们一起吃早饭的邀请。早饭是叶修——也就是打伤您的那只大妖亲自下厨做得,摊好的鸡蛋饼里放了薄荷碎,夹着煎蛋和煎肉饼,还涂了他们管家娘子特制的酱料。汤是用鸡汤冲的蛋花,不但鲜美香浓,而且蛋花长而不断,就像傍晚挂在西天的云霞……”许斌觑着王杰希愈发阴沉的脸色,迅速把吹叶的话吞了下去。

“兴欣的领主就是叶修,本体是一种植物,叫什么“心脏叶甁尔小草”,天生便可法器是一把会变形的伞,名为千机。兴欣的成员不多,水平也参差不齐,水平较高的有苏沐橙和方锐两人,苏沐橙的本体是狸花猫,法器是手炮,人很漂亮,和叶修十分亲近。方锐的本体是白虎,学的是名家正派的功夫,瞧着一身正气,不可小觑。除此二人外,其余诸如多年幼,但根基都很稳固,资质不凡,长成后必是大才。”

王杰希眯了眯眼睛,心思千回百转,面上却半点不露,许斌也摸不清王杰希的想法,只能据实汇报。

“兴欣目前的规模尚小,规模也不算大,但庄园内的气氛很好,恐怕很难拉拢人才。”

“叶领主邀请您明日到兴欣一叙,这是他给您的拜帖。”

王杰希接过帖子,既没说去,也没说不去,就让许斌下去了。许斌走后,王杰希拿着帖子慢慢翻看,帖子是个白底红边纹的折子,封面画着团形状奇异的火,是兴字的变体,像枫叶,也像对翅膀。

王杰希翻开折子,只见里面写着三行大字:

微草王杰希亲启:

大吉大利,明晚吃鸡。

兴欣叶修拜上

内容十分直白,前一句表达了对微草领主王杰希的美好祝愿,显示了叶修对王杰希的亲近之意,后一句说出了邀请王杰希前来赴宴的愿望,并用“吃鸡”这么一件朴实无华的事情吸引读者兴趣,而且点明了时间——明晚,更蕴含了叶修对王杰希的殷殷盼望和英雄相惜,可我相识相见相知相交的情感。这两句话读来朗朗上口,便于记忆,使得读者难以忘却。

王杰希看完拜帖,随手丢在桌上自去休息。

次日一早王杰希一改从前睡到太阳升了才起的习惯,早早地就起床梳洗。丢下平日用惯了竹纹布斤,该带夔龙纹白玉冠;抛开昨天换下的竹根簪子,换用银质龙衔环簪。好不容易制服了脑袋上的一丛乱毛,王杰希打开衣柜,拣选出一套青色的广袖交领上衣并深绿色齐腰下裳,又取出一件墨色竹纹大氅披在身上。

王杰希整理好衣服,又理了理发冠,才昂首挺胸地走了出去。

因着蛇妖生行喜暖,清晨时分并未有太多人目睹王杰希的风采。踩着五彩祥云,刚一踏入兴欣的地界,王杰希就看到一个小妖精朝他奔来。

“王领主,”那小妖先向王杰希施礼问好,言语间透着对王杰希的尊敬,“叶领主派我来接您。”

王杰希跟着这个叫乔一帆的小妖七拐八绕地进了兴欣的庄子。兴欣的庄子名为“上林苑”,占地不大,但景致十分精巧。王杰希随着乔一帆进了正厅,只见门口挂着副山水画,画的是一挂白瀑坠绿潭,弄琴林间舞仙鹤,飞鸟投林夕阳懒,青松翠柏百花奇。

转过画屏,只见堂上摆着两排桌椅——这就是待客的地方了。

“王领主稍等片刻,我们叶领主马上就到。”乔一帆请王杰希坐下,给他端上茶水点心,又拿了本书放在他手边供他消遣。王杰希点点头表示知道了,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是极好的雀舌,香气浓郁,甘醇爽口。王杰希品了两口茶水,放下杯子,瞄了眼书,但见书封上写着《列屏群山游记》。王杰希正准备拿起书来翻看,便看到一人走了进来。来人身穿红色短打,白色绸裤并黑色皂底长靴,头发用一根发带松松地绑起,一派悠然自在的模样。

“王领主来的真早。”我约你晚上来吃鸡,你却早上来吃蛋。

“自前日同叶领主一见,便觉有缘,此后 对叶领队念念不忘,今日便心急来得早了些。”王杰希抬头看着叶修,青年相貌白净,眼角微微下坠,唇角自然上扬,颊上微微嘟起两团雪肉,端的是见之可亲的好相貌。

 啧,想捏脸。王杰希攥了攥拳头,压抑下心中的妄念,继续与叶修说些冠冕堂皇的场面话。好累哦,作者什么时候才能写到我和修修撕坏衣服,弄乱床单,颠龙倒凤,巫山云雨呢。

叶修素来直率真诚,并不是个会说场面话的人,只讲了几句你好我好大家好,就不再开口。一想到和这人互咬过两口,他就有些小生气,有些小尴尬,有些小委屈——这么想着,叶修难免带了些小情绪在脸上。

而王杰希何许人也?号称左眼通天,右眼通灵的大小眼是也,自是一眼便望穿了叶修的异样。

“是不是我前日咬痛了你?可要我帮你看察一二?”若不提此事,也就罢了,叶修一听到王杰希的话,立时就爆发了。

“你瞧瞧,我这现在还没消肿呢。”叶修瞪了王杰希一眼,微微偏头,伸手把衣领拉低了一些,露出一块桃红色的印痕。

王杰希凑上前去,观察叶修的伤势,叶修伤口上的毒素已经消失了,只是还未完全消肿,并无大碍。

王杰希伸手抚上叶修白如玉的脖颈,清点在那块肿痕上,他的手微凉,点按在叶修肿热的伤痕上,并未让他感到太难受。王杰希输了一丝妖力给他,为他疗伤。然后,王杰希抽回手,在空中挽了两个花,嘴里哄小孩般的温声说道:“痛痛,飞~”

陈果打起帘子进屋,恰好目睹了这一幕,不禁捂脸——自家领主又萌翻了一个人,偏他自己不知。算了算了,由他自己懵逼去吧。

“领主,王领主,早餐已经备好了,请二位移步花厅用餐。”

三人进了花厅,兴欣众人已经排排做好,只能客人就坐开餐分果果。

王杰希随着叶修坐好,扫了眼餐桌上的食物。但见远处叠红倚绛,酱肉肘子,鸡丝鱼脍,近处却是清汤碧水,环苍拥翠。

“今天我还不能吃肉吗?”叶修可怜巴巴地问身旁的苏沐橙。

“是啊,”苏沐橙微笑着宣布了这一噩耗,“不过,今天的汤是柔柔烧的牛肉粥哦。”

“呵呵,好棒棒啊。”叶修棒读道。

“叶领主身体已无大碍,适当吃些肉食是可以的。”王杰希说着,夹了只藕盒给叶修,叶修飞快地接过藕盒,嗷呜一口就吞了一半。

藕片切得极薄,里面填的是肥瘦得宜的肉馅,一口咬下,牙齿历经脆皮面挂,略硬的藕片和香软鲜嫩的肉馅,香气直达灵魂深处。

叶修奋力咀嚼着一大口藕盒,感受着莲藕的清香和肉馅的鲜美,只觉得自己自从被王杰希咬了就开始禁肉的枯萎灵魂再度活了过来。因为嘴巴里塞了太多食物的缘故,叶修的腮帮子一鼓一鼓的像一只软和和的小仓鼠。

王杰希瞧着有趣,不断和兴欣众人一起投喂叶修各类食物。咀嚼骨汤素肉发出的吱吱声,咬断青菜的咔嚓嚓声,吸粉条的呲溜溜声,在饭桌边组成了一曲使人胃口大开的交响乐。

吃罢早餐,王杰希由乔一帆和安文逸领着参观上林苑,叶修则被陈果揪去处理积压的公务。

“你也是蛇妖吧,怎么没有去微草?”王杰希问乔一帆道。

“是的,我的本体是竹叶青。”乔一帆坦然承认,“我本也是要去微草的,只是在去的半途中遇到了叶修前辈,就跟他来了兴欣。”

王杰希点点头表示知道了,继续跟着乔一帆逛园子,看尽了姹紫嫣红开遍,王杰希走进休息室,终于看到了他心心念念的美人儿。美人儿换了身天青蓝色的袍子,束着条镶玉革带,半仰在宽大的锦榻上,更衬得他肤白貌美,细腰盈盈不足一握。

“王领主回来了,今个儿天可热?”叶修撑起身子,向王杰希挥了挥手里的烟枪算是打招呼。

王杰希坐到叶修旁边的椅子上,瞅着他那杆白玉烟枪。劣质,这玉还没叶修的手好看!

“外面不算热,风吹在脸上又暖又软和,像只橘猫蹭在脸上一样。”

“唔,听你这么一说,我也想出去走走了。”叶修吸尽烟枪里的最后一口烟,把它放回桌子上。

“快到中午了,太阳多少有些晒人,你若想出去走走,不如等傍晚出去看西天的云霞。”王杰希把叶修按回软榻上,手拂过他的眉心,温声问道,“可是累了?”

“是啊。”叶修懒洋洋地答道。

“我帮你按摩一下解解乏吧。”王杰希说着,坐到叶修身边,把他的头放在自己膝盖上,为叶修按摩头部的穴道。

二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兴欣的美景,不一会儿,叶修就睡着了。

王杰希手上的动作未停,低头仔细看着叶修。叶修额头略高,额上有细碎的刘海垂下遮掩了大半,眉毛从刘海中间半露出来。叶修的眉毛虽然浓密,但是眉形却不乱,眉峰很明显,透着股坚毅果敢的劲儿。眉毛里藏着一颗小痣,不仔细看很难发现。眉里藏珠,这是大富大贵的面相。眉毛下的眼睛如今紧闭着,弯成一条驯服的弧度,睫毛很长,且自带弧度,王杰希伸手触了下叶修的睫毛。痒,王杰希战栗了一下,得出这个结论,痒意顺着指尖一直传到心底,让心脏狠狠地跳了两下,才摆脱这难受的境况。王杰希不敢再碰叶修的睫毛,手机顺着叶修挺拔的鼻梁向下滑,摩挲过叶修微微翘起的鼻尖,点上叶修的唇。叶修的嘴唇很薄,唇色很淡,但触感是令人惊奇的和软。王杰希没有在叶修的唇上停留太久,很快就伸出两根手指捏住叶修脸上的软肉。叶修的脸不是像面团一样的柔软,而是非常的Q弹,有种柔韧的触感。王杰希伸手贴上叶修的脸,感受它的顺滑,观察它由浅粉到深红的变化过程。

“笃笃笃。”安文逸敲了敲门,推门进去时就看到自家领主躺在王领主膝盖上,双颊睡得红扑扑的,一派安然模样。

“什么事?”王杰希低声问道。

“午饭已经备好,请王领主移步花厅用餐。”安文逸答道。

“好,我这就叫叶修起来。”王杰希说着,轻轻拍醒叶修,“叶修?叶修!先起来吃了午饭再睡。”

“唔,”叶修被王杰希推着坐起来,却依旧摊在王杰希身上。“多谢王领主了,真是歇个好觉。”

“你我一见如故,又是邻居,不必如此生疏,叶修。”王杰希任由叶修靠在他的肩膀上,伸手揽着他的腰,防止他掉下去。姿势十分亲密。

“王领主说得没错,”叶修长舒了一口气,“明明你才是第一次来兴欣,我怎么就有种跟你过了百八十年的感觉呢?”

“既然这样,那我们也别见外了,以后,我就叫你王大眼儿吧。”

王大眼儿吧。

大眼儿吧。

眼儿吧。




小剧场:

  1. 满心想听叶修叫“杰西哥哥”的王杰希一低头就把叶修亲的说不出话来。

  2. 王杰希前日独自去南林的原因是——晚上卜卦,卦象显示:南方红鸾星动,于是就撤下原本负责南林巡视的英杰,守株待叶。


评论(3)
热度(82)

© 绯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