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欢

待我熬尽一腔苦意,自虚无中化出一点甜来。
再写点东西,让你欢喜。

【韩叶】含羞草

1.段子,梗源网络
2.长篇写得心灰意冷,摸鱼。

韩文清养了一盆含羞草,含羞草是朋友搬家时送的,花盆上写着它的名字“叶羞”,韩文清盯着这名字看了几秒钟,大笔一挥改作“叶修”。然后,韩文清顺手撸了把叶修的呆毛。
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含羞草并没有合上它的叶子。
这样的事情发生了很多次,韩文清眉头一皱,意识到事情并不简单。
于是在下一次的聚会中,韩文清请教了朋友,关于含羞草不害羞的一百零八种可能性。
“也许,是因为这个含羞草不要脸吧。”排除种种可能后,朋友摸着下巴说出了这个推测。
“胡闹。”韩文清嘴上拒绝这个答案,心里却已经接受了它。
“不要脸。”每次韩文清碰到含羞草的叶子,而叶修却分毫不为之所动时,韩文清总是这样说它。
这天傍晚,韩文清罕见地没有加班,他火急火燎地赶回家去,想要碰碰叶修的呆毛。打开家门,却看到窗前盛满阳光的那块地板上,坐着一个浑身不着一物的男人。
“你是谁?怎么什么都没穿!”韩文清黑脸一板,杀伤力比手里的那只球棒还大。
“我是叶修,”叶修转过头来,极其罕见的,他并没有被韩文清的黑脸吓到,“你养的那盆含羞草。”
似乎要证明他说的话,叶修的掌心里窜出一根含羞草来。
“至于我为什么不穿衣服,”叶修晃了晃自己的呆毛,“我不要脸嘛。”

评论(5)
热度(95)

© 绯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