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欢

待我熬尽一腔苦意,自虚无中化出一点甜来。
再写点东西,让你欢喜。

【黄叶】体内缺修

复健摸鱼,各种OOC乱入,慎!


说好的要发糖,结果句句都是刀……嗯,结果还算不错?


新的一年想写黄叶长篇,未来paro,穿越梗,有人想看吗?


“老叶,老叶,我真生病了!”黄少天紧紧抱住叶修,跟在他身后在厨房里跑来跑去,像叶修的大尾巴。

“就你这一天说话的数量,我可看不出来你生病了。”叶修一边照看锅里的面,一边应着黄少天的话,“我就真想不通了,你现在正当打呢,小卢也还没长成,你怎么就决定退役了?”

“因为我生病了嘛。我现在手疼腿疼头疼肚子疼,浑身上下没一处地方不疼!老叶,你别看着面了,你看看我呀……我可难受啦!”黄少天把头埋在叶修背上,说话的声音低沉暗哑,真有几分生病的样子。

“好好好,一会儿看你!面快好了,你先把碗筷拿桌上去!”叶修说着,熄了火,看着黄少天端着碗筷出去,无奈地摇了摇头。

叶修他好不容易带领中国队拿了冠军,本以为可以轻松几天,还不到一周,黄小麻烦就自动找上了门,张口第一句话就是——“叶修,我决定退役了。”

“嘿,我说,你生病了就去看医生嘛,看我做什么?”叶修一边盛面,一边问道。

“我去看过医生啦。”黄少天咬着筷子,眉头紧皱着,似乎不知道该怎么说。

“医生说什么?”叶修把面条推给黄少天,奶白色的汤汁里窝着一只白胖胖的荷包蛋,看着霎是可口,“给你的病号餐。”

“医生说,我体内缺修!”黄少天瞪着叶修,认真地说道。

叶修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瞪着黄少天半天吐不出一个字来。

“医生还说了,要缓解症状呢,就得亲亲才行,每天至少一个……不,二三四五六七八个亲亲才可以!要根治嘛,这辈子估计都没办法了,医疗技术还达不到那个水平,不过,咱俩要是一辈子都在一块儿,估计就不会再犯病了,要一辈子都在一块儿哦。起床要在一起,洗漱要在一起,吃饭要在一起,打荣耀要在一起,出去散步在一起,买东西在一起,就是做梦,咱们俩都得在一起才成!”黄少天的话不一会儿就填满了他面前的碗,马上就要溢出来了。

“啾咪~”叶修突然起身弯腰,在黄少天额头上亲了一下,“这样行不行?”

叶修坐回去,偏过头,眼神从筷子尖扫到挂钟指针,从百合花蕊移到窗外彩灯,就是不看黄少天。一股子蒸腾热气不知道从哪里漫上来了,熏得叶修的脖颈耳垂面颊额头都一片粉红。

“行……不行不行,要亲这里才行!”黄少天急忙反驳道,胡乱蹭了蹭嘴唇就吻上了老叶的唇。

黄少天一击得中,也不管叶修软绵绵的推拒,无力的斥责,只管抱着他傻笑个不停。

“诶,面条你还吃不吃了?你不吃我就倒了啊。”叶修敲了敲碗问道。

“吃吃吃,你亲手煮给我的面呢,我当然得吃了。”黄少天抱过面碗,不顾面坨成一团,汤也凉透了,呼噜噜地往嘴里扒。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吃了冷的饭食,到了晚上,黄少天就一趟又一趟地跑卫生间,不停地呕吐,不但吐光了晚上吃得面条,连叶修喂给他的半杯水也吐了个干净。

“少天,我带你去医院吧。”叶修侧卧在客卧狭窄的单人床上,劝着黄少天。

“我不去!我不去医院!我真的不用去医院的,老叶。我吃了药了,一会儿就能好,真的。”黄少天紧紧地抓着被子,生怕叶修送他去医院,“你给我讲个故事哄我睡觉吧,我睡一觉就能好啦。”

叶修狐疑地看着他,满脸都写着不相信。

“真的,我拿队长的手速发誓,我要是听了故事还没好,就让队长的手速降低一半!”黄少天从被子里伸出三根手指起誓。

“那好吧,你先闭上眼睛,我再给你讲故事。”

叶修想了想,开口讲道:“从前有座G山,山上有个蓝雨庙,庙里有个老和尚叫魏琛,还有一个小和尚叫黄少天。魏琛在做什么呢?魏琛在给黄少天讲故事呢。讲的是什么故事呢?讲得是啊,从前有座G山,山上有个蓝雨庙,庙里有个老和尚叫魏琛,还有一个小和尚叫黄少天。黄少天在做什么呢?黄少天在听魏琛讲故事呢,讲的是什么故事呢?讲的是……”

待黄少天的呼吸平稳了,叶修才起身离开客房。经过客厅时,叶修看到茶几上扔着的药包,停下了脚步。沉思良久,叶修拿起药包,走进电脑房开了笔电,查起了资料。

黄少天是被白粥的香气唤醒的,他迷迷糊糊地走进厨房,倚着门看叶修忙碌。

“睡醒啦,我的小病号。”叶修笑眯眯地转身看着黄少天,“早餐马上就煮好了,你快去洗漱吧。”

等到早餐上了桌,叶修才开口问道:“你得了胃癌,为什么不和我说?”

黄少天闻此,险些被嘴巴里的豆沙包崩了牙齿,支支吾吾了好半天,才憋出一句:“我怕你为我忧心。”

“所以你不好好准备比赛,跑来我家,还吐了一卫生间?”叶修反问道,他的眸子深邃幽黑,看不出喜怒来。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黄少天吐出包子,放下碗筷,双手交握放在腿上,一副乖乖认错的模样,“我也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

“为什么不治疗?”叶修问。

“医生说,要动手术切除病变组织,但是发现的比较晚,所以手术有失败的可能。我还不想这么早死,我想多多和你在一起。”黄少天小心翼翼地瞅着叶修。

“傻瓜,”叶修愣了一下,伸手握住黄少天的手。他的手温暖、干燥、有力,黄少天的掌心里却是冰凉而黏腻的。“去治疗吧,明天就去。我会陪着你的,每一年,每个月,每天,每个小时,每分钟,每一秒都会陪着你的。你别多想,安心治疗。”

叶修履行着他的诺言,见证了黄少天的头发,因为化疗而日益稀少,渐趋于无的过程。在黄少天被推入手术室的前一刻,还答应他,等他出来了一起刷新荣耀新副本的通关记录。

但在手术室大门关上的那一刻,叶修转身快步走出医院,打车前往郊区的叶家大宅。

“爸,求你个事儿呗。我要用我的一条尾巴去救个人。”

叶修本是一只幼生期的九尾猫妖,十二年前才生出了第二条尾巴,能够化作人形。九尾猫妖的每一条尾巴都能救一个人,只是救了这人后,猫妖的一条尾巴也就消失不见了,甚至在尾巴新修炼出来前,连人形也维持不住,只能以猫的形态示人。

在被叶爸爸操起扫帚把儿打了一通后,叶修终于如愿。对猫妖来说,拔除一条尾巴不啻于剥皮抽筋。不多时,叶修便昏死过去,醒来时已是月至中天。

“叶秋,麻烦你送我回去呗。”叶修勉强化出人形,趴在叶秋背上,要他送自己回医院看黄少天。

“你都这样了,还想着那个人类呢!”叶秋又急又气,半搂着叶修带他上车,“哼,等到你被那混蛋赶出来了,你可别回家求救!”

“少天不会赶我出来的。”叶修靠着车窗,笑得十分温柔。

叶秋看着他的笑脸,有一瞬的呆愣,才凶巴巴的开口斥责他:“你别做白日梦了,猫的一辈子可有十几年呢,少说有人类能养猫养这么久!再说了,你又丑,又调皮,还不愿意跟人类亲近,小心那混账天天打你屁股!”   

叶修只是笑着不说话,他原本就容易晕车,再加上刚刚受了“酷刑”,此刻胃里正倒海翻江地不安生,好不容易挨到医院,一下车就扶着道旁树吐了起来。

“我说了让你在家休息几天,你偏要赶回来,现在难受了你就自己扛着吧!”叶秋一边给叶修递水,一边抚摸着他的背帮他顺气。

“谢了啊,叶秋。”叶修冲叶秋笑了笑,转身进了医院。

黄少天下午就出了手术室,此刻已经醒了,从护士那里得到的叶修的消息显然让他很不开心,嘴巴撅得高高的,几乎能挂住一个输液瓶。

“醒了啊,少天。”叶修推开门走进病房。

“老叶,老叶,你去哪里了?不是说好的等我出来吗?你怎么又乱跑?每天让我乖一点乖一点,你自己都不听话!哼,我生气了,我决定和你绝交一分钟!”黄少天说着,扭过头去不看叶修。

“好好好,绝交一分钟。”叶修说着掏出手机来设了个一分钟的倒计时,“59、58、57……”

“老叶你就气我吧,你是不是想气死我好继承我的夜雨声烦?”黄少天扭过头来,装出一副我超凶的模样瞪着叶修。

“夜雨声烦吗?你退役了,夜雨声烦的价值就没原来那么高了,我觉得流云和小卢都还不错,我就继承他们好了。”叶修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老叶!”黄少天捉住叶修的手贴在自己脸上,气鼓鼓地看着他。

“我去给你求了个平安符,听说很灵的。”叶修说着,把那个红色的小荷包挂在黄少天脖子上。

“嘿嘿,我就知道你心里想着我呢。”黄少天摸了摸那个小荷包,捏起了软软的,也不知道里面装了些什么,“队长和小卢、徐景熙他们刚刚来过了,还问我你为什么不在,是不是嫌我剃了个光头太丑所以走了。我觉得你不会走的,老叶你最爱我了对不对?”

黄少天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生病,所以特别脆弱,一天要问叶修八百遍爱不爱他,最爱的人是不是他。叶修每次都很耐心地回答他,最爱少天了。

“别说话了,你才做完手术,就不累吗?”叶修见黄少天的眼睛噌地一下亮了起来,知道他接下来还有八百句话要说,急忙捂住他的嘴,“快睡觉吧,已经很晚了。”

两个人一个因为生病元气大伤,一个因为断尾妖力不足,每天要睡到日上三竿才醒,起床挣扎着下楼取份外卖,草草吃完,继续上床歇午觉直到天昏地暗。

一日黄昏,夕阳铺满了房间的每一个角落,照在身上温暖地让人想沉入梦境永不醒来。黄少天从被子里做起,看着旁边窝在叶修家居服里的白猫发了好一会儿呆,才从床上一跃而起。

“老叶,老叶,老叶?”黄少天跑遍了每一个房间,连壁橱都打开翻了一遍,也没看见叶修的身影,“老叶你去哪里了?买猫粮了?买东西准备做晚饭?家里有急事回去了?联盟总局有任务?”

黄少天攥着手机拨通叶修的电话,熟悉的铃声却从卧室传来,“老叶你又不带电话就出门!”

那只通体雪白,只有尾巴尖和额头上有一撮白毛的猫被手机铃声吵醒,悠悠地下床走到客厅,跳到黄少天的膝盖上。

“叮咚!”门铃响了。

“所以说,这只猫就是叶修?”听完叶秋的讲述,黄少天小心地举起白猫,叫了两声,“老叶?叶修?修修?修宝贝儿?叶子宝宝?”

“喵呜~(你闭嘴,好吵哦)”猫咪一爪子拍到黄少天的脸上。

“他说,你太吵了,闭嘴。”叶秋翻译道。

“耶?你能听懂他说话?”黄少天好奇地问道。

“嗯,随着妖力的慢慢恢复,叶修很快就能说人话了。”叶秋揪着叶修的尾巴给黄少天看,“从尾巴尖儿上的黑毛,可以看出他妖力的多少,尾巴完全变黑了,就代表着他的第二条尾巴长全,也就能化作人形了。”

“大概要多久呢?”黄少天撸了撸猫尾巴,问道。

“大概要到他死吧。”叶秋面无表情地吓唬黄少天。

看着吓成仓鼠状的黄少天,叶秋十分开心,好心补充道:“是猫的一生,大概12~15年吧。”

“你可得快点长大啊!然后咱们继续玩荣耀,下副本,打竞技场,抢野图BOSS,抢别人的装备!”黄少天把叶修举起来,叶修长长的尾巴翘起来,卷住黄少天的手腕,动作十分轻柔。

“这是我的名片,你要是不想养这个混蛋了,就给我打电话。”叶秋递过一张名片。

“那我大概永远都不会给你打电话了!”黄少天收下名片,十分不服气地抱紧猫咪,瞪着叶秋

“喵呜~(笨蛋弟弟你快回家吧,我就不留你吃饭了)”叶修叫了一声。

“就你这小模样,进了厨房小心被火燎了胡子。”叶秋伸手摁着叶修翻了个跟头,不屑道。

“我走了,你……对他好点,不许打他屁股,不许不给他吃饭,不许扔掉他,不许嫌弃他!”叶秋走到门口,突然回头对黄少天呲开一口大白牙,“否则,猫妖可不止会报恩哦。”


评论(3)
热度(84)

© 绯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