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欢

待我熬尽一腔苦意,自虚无中化出一点甜来。
再写点东西,让你欢喜。

E=mc²

时间线有些乱……

考试周不想复习的产物,下周会认真开个坑的。



part.1 许墨日记

1. 今天的BLACK SWAN会议上,关于使用QUEEN做人体试验的议题再次被人提起。对此,我只能沉默。直接从QUEEN的血液或其他组织细胞中提取EVOL基因的议题是我提出的,如今也不可能使用“道德”的观点来驳回议题,或许“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句俗语是对的,我终有一天将自食恶果。

再一次和她去看了《罗马假日》,很喜欢这故事的开头,两个本不相关的人遇见了对方,并且互相补全了彼此的世界。虽然我不喜欢它的结尾,但也不得不承认,就此分别,再不相见是最好的结局,就像黑夜永远难同光明并行。和她在一起的时间越久,越难下定决心做出选择,一想到她躺在实验台上了无生机的模样,我就感到心脏一阵钝痛。我的世界没有赤橙黄绿,也没有苦辣酸甜,只有在看到她的时候,会看到暖黄色的光晕,舌尖也仿佛尝到了一丝甘甜,她是我的太阳,她是我的橘子糖。

不知不觉间,又说了好多废话,是时候做出正确的选择了。

2. 研究有了新的进展,也遇到了新的瓶颈。我们分析出了EVOL基因的缺陷,但弥补这个缺陷,需要QUEEN的协助。她虽然隐约间已经有了即将觉醒的迹象,但现在尚处于未曾觉醒的普通人状态。我掌握着强行觉醒EVOLVER的技术,然而那过程太过痛苦,而且,在觉醒后她要面临的是什么呢?

日复一日的被提取各种组织细胞,做着各项身体检查,甚至是身体潜能的开发吗?

看着助手拿给我的各种可行性项目报告书,我仿佛被人攥住了喉咙,喘不过气来。如果可能,我真希望她永远不要觉醒。

3. 向组织提交了关于封闭EVOL基因,阻止可能持有高攻击力的evolver觉醒的项目启动报告书,费了好大力气才把顽固的BOSS说服。我从未如此迫切的想要完成一个项目,即使是开发EVOL基因,也不曾让我如此兴奋。我恨不得现在就飞奔去实验室,收集数据进行计算,我觉得我的精力十分充沛,可以在实验室中待上十天十夜也不会感到疲累。但理智告诉我,我现在最好躺下睡一觉,然后明天以最完美的状态和她去做节目。

她和我的每次见面,总与她的工作有关,这让我既高兴,又难过。高兴的是,我可以帮到她。难过的是,我们在生活上竟然很难有真正的,天然的交集。我多想每天都去见她啊,但现在还不行,她还处在危机之中。不过,明天可不能和她说这些,万一吓到她该怎么办呢?嗯,等到我把她的EVOL基因封印,危机解除后再告诉她吧。

或者,一辈子都不告诉她,让她做一个单纯而快乐的普通人也好。

4. 实验的进展异常顺利,我已经完全掌握了封印EVOL基因的方法,虽然还没有临床试验研究,但是已经在其他生物体上得到了关键的实验数据。下一步要做的,就是封印她的EVOL基因了。

明天约她去看烟花,在那里希望可以实施“玛丽皇后”计划。

part.2 玛丽皇后计划

看着她小跑着朝我奔来,唇角不自觉的就挂上了一抹微笑。

“对不起,我来迟了,路上有些堵车……”她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

“没关系,你来了就好。”我说道,“想吃点什么吗?”

我和她坐在湖畔,草地上铺着野餐垫,我精心准备好的餐点散发出诱人的甜香。

“这味道是……souvenir的布丁!”她惊喜地叫起来,捧着小盏笑得眉眼都弯作彩虹的模样。

“要试试新的吃法吗?”我笑着递上一杯红酒,不敢看她的眼睛。

“咦,好像确实更好吃了呢!”

我扭头不敢看她,恰此时烟花一朵朵升上夜空,我看着烟花凋零在冷风里,顿生悲凉之感。

烟花易逝,至少也曾绽放过。若我从这世上消失,又有几人能记得我呢?

转过头看到她亮晶晶的眸子,心中大为不忍。却依旧伸手过去,敷在她的眼睛上。

“睡吧,睡醒了,噩梦也就消失了。”

计划出乎意料的顺利,我坐在会议室里参加新一期例会时,还觉得有些恍惚。与会人员争论的依旧是那些老议题,如何开发evoler,要不要抓捕携带evol基因的普通人,怎么诱捕……queen。

听到他们喋喋不休的争论,我突然觉得很可笑,queen啊,已经被我亲手毁灭。她将一世平庸,也将一世安稳。你们所有的争执和努力都是无用的,这些黑暗里的斗争,永远都不会显露在人类面前。

我努力地忍笑,忍得胸口都痛了。

“许教授,你决定什么时候收网?那个女孩究竟是不是queen?如果不是,你是不是应该放弃观察了?你对她的跟进观察已经浪费了太多资源。”

听到对面王博士的话,我的心倏地一下就提了起来。

她虽然此生永远无法觉醒,但目前依旧被认为是最有可能觉醒为queen的人,组织对她的监控严密依旧。我必须要想办法把组织对她的评级降到最低。

“观察大概可以结束了,我认为她不是queen,evol基因觉醒的概率也很低。没有跟进研究的必要。”

“那就好。”王博士朝我笑了一下,扭头继续和别人说话。不知怎么地,我觉得他似乎别有深意。

为了降低她的评级,我向组织递交了她的观察报告,并申请了新的观察者。为了表示她只是一个普通人,我不可以再花费那么多时间陪伴她,也不可以与她联系过密,我将更多的时间投入到实验和数据分析中,常常几日不出实验室。

一切和从前没有任何区别,我依旧是那个为人淡漠处事低调的工作狂许教授。但我心中的火,却无论如何也无法熄灭了。

她跟踪我到了小剧院,我坐在前排,从纷杂的声音中细细分辨着她的呼吸。头靠在椅背上,不觉已是泪流满面。

小心地把她背回家中,安置在沙发上。看着她安恬的睡颜,我只觉得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猛然间,一阵绞痛自心脏处传来,让我痛的眼前发黑,狠狠地咬着袖子不让自己痛呼出声,我佝偻着身子挪到卧室里,翻出抽屉里的药嚼碎了咽下,待嘴中的苦涩蔓延到胸口,我方觉得疼痛缓解了一些。

我的evol基因本就是有缺陷的,这几年对evol的过度开发更是让身体难以负荷。除了利用queen的基因补全自身,我就只能依靠组织提供的药剂暂时缓解身体衰弱的速度了。

听到客厅传来的声音,我打开房门走出去。

“早上好。”不知道我还能对你说几次早上好呢,我的爱人。

直到那个能操纵风的警察找到我,我才知道我所作的一切已经被组织所知,而且我早已成为组织的弃子。但我不知道如今组织对她的评级如何,我真是被她迷了心,居然不怕来自组织和警方的追杀,只担心自己死了以后护不住她。

那日傍晚,我正在整理组织进行的各项关于evol研究的实验和活动,打算秘密发送给警方。却突然收到从前同事的消息。

“今晚十点东海湾孔明灯会,boss要杀她。”

心脏猛地停跳一拍,我痛的跌在座位上。努力平复着情绪,让心脏不要再和我闹别扭,我开车向东海湾驶去。

不知是不是今晚有活动的缘故,路上车堵得水泄不通,待到距离会场一站地的地方,更是寸步难行。心中急躁更甚,我把最后两枚药片塞进嘴中,停车向会场跑去。狠狠地磨着药片,我只希望我没有来迟。

许墨啊许墨,麻烦你的身体再坚持一下,待过了今晚,我绝不麻烦你分毫。

我赶到会场时,灯会恰好开始。所有人都在仰头看灯,唯有我穿梭在人群中寻找她。他们所爱的都在未来,只有我所爱的,就在眼前。

她独自站在场地边缘,正摆弄着一盏孔明灯。

“悠然!”我跑过去一把扯起她的手,“现在跟我走!”

“诶,许墨?!发生了什么事吗?你怎么这么狼狈?你要带我去哪儿?”她的问题一个接一个,却很听话地跟着我往会场外走去。

“不要问,跟紧我。”我无法回答她的问题,只是带着她朝停车场走去。

“许教授,好久不见。”身后传来的阴冷声音让我如遭雷击。

“好久不见。”我停下脚步,转身看着那个黑衣人,不着痕迹地把她护在身后。

“许教授想必是直到boss的命令了。”他一步步朝我们走来,带着一抹势在必得的微笑,“那么,就把她交给我吧。说来也要感谢许教授,否则我也很难从那么多人中分辨出这丫头。”

我努力告诉自己要冷静,突然感受到一股冷风。

“白起!”我高喝一声,旋即展开绝对防御结界,挡在我和她面前。我如今身体破败,能量不足,也不知能支撑这道结界到何时。

“你不要怕……我会护好你的。”我努力回头向她挤出一个微笑。不知是受到了惊吓还是怎么地,她满脸是泪,我却连抬手给她擦一下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僵站着维持结界不破,看着她的泪水滑过脸颊落下。

白起似乎直到我能力不足,难以长时间支撑结界,正努力地把黑衣人往无人处引导,但黑衣人又岂是简单之辈?一边招架着白起的风刃,一边攻击着我的结界。我从未有一刻如当前这般痛恨自己的evol,连伤人的能力都没有。

不知过了多久,白起把那人斩杀在风刃之下,将悠然护在自己身后,定定的看着我。

“你收到的命令,是要连我一道抹去的吧。”我笑了一下,白起实在是个很好的人,有他护着悠然,我也就不必担心了。

“是。”白起简单地答道,他偏头看了一眼悠然,又说道,“你走吧。”

走?我还能走到哪里去呢?想来组织也下了同样的命令吧,即使白起今日放我离开,明日后日,也会有其他杀手奉着同样的命令前来杀我。

“绝不能让许墨活着。”这样的话,早不知道传进了多少人的耳朵里。

不过,能不要死在她面前,也是件好事。以免吓到她。

“和你在一起的时光,很开心。谢谢。”我笑着说道,“那么,再见。”

我转身离开,恍惚间瞥见远方一点红光。

我这一生,不识色,不知味,不懂人心,不明爱恨,活得懵懵懂懂,走得跌跌撞撞。我曾以为世间所有事物都能用数据表达,也曾以为世间最强大的能力莫过Evol。但你让我知道,世上还有一种东西名为“爱”,它无法度量,无法描述,它的作用无穷小,它的作用也可以无穷大。爱是能量,爱让我们拥有的最美好的东西倍增,且避免人类在盲目的自私中毁灭。*

能够明白这个,也不妄我在世上走这一遭。

我听到远方枪响,我看到你朝我跑来,不小心跌倒,膝盖受了伤。我只觉心痛,痛的难以站立,世界天旋地转,继而天昏地暗。恍惚间,我又嗅到栀子花香。

*语出爱因斯坦写给女儿的信。

评论(8)
热度(29)

© 绯欢 | Powered by LOFTER